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33章 停留在此刻的时光

第233章 停留在此刻的时光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王家人怎么会来京城了?他们被废了皇商的封号,完全算的上是家道中落,如今却怎么也敢大张旗鼓的进京?

    王家进京,会不会是冲着她来的?

    季心禾想起当初在连安镇的花灯节上,王家安排的那一场刺杀,秀眉不禁微微蹙起,他们倘若真的是冲着她来的,那未免对她也咬的太紧!

    季心禾捏了捏自己袖中的那块帕子,面色微微一沉,她还没来得及将这帕子查出什么眉目来,王家的人却已经追来了,这可如何是好?

    关键是时间太短,她来京城如今不到一个月,脚跟都没站稳,要查这帕子,谈何容易?更何况,这帕子是跟权贵皇宫有关联的东西,她实在不好下手。

    而且就这么一块帕子,除此之外半点线索也没有,京中权贵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她这能从何查起呢?盲目的去找,怕是也只能靠运气。

    或者就是等到她在京城有了一定的势力和根基,能够进入那上层的权贵圈子,或许就能够轻而易举的调查,可这样的话,要等太久了。

    发展生意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她的青禾小铺发展的算是最快了,因为借助了归林居的双赢合作,所以算的上是一步登天,但是距离一定的根基还是有一定的距离。

    她没有太多时间了。

    那为今之计······

    季心禾忽而转过身,看向那王家的马车离去的方向,眸光微亮,在他们找上门之前,先发制人,或许还有很大的机会。

    季心禾立即雇了一辆马车,对着车夫道:“追上前面的马车。”

    “哎,好咧!”

    马车绝尘而去,季心禾一路跟着王家的马车,直到他们的马车在前面一带停下来了,这才付了钱给车夫,自己悄声进去瞧。

    王家原本在京城是有一个豪宅的,季心禾前些日子做生意偶尔路过过一次,虽说没有人住了,但是依然奢华无比,是个一看就充斥着铜臭味的地方。

    可王家这次来京城,却并没有直接住到那个豪宅,反而这住的宅子是个很低调又简单的小宅子。

    季心禾秀眉微蹙,王家这个样子,看上去反倒像是偷偷回京的。

    幸而今日在街上无意间看到了,否则王家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来京城了,她却半点不知晓,那岂不是要吃了大亏?

    季心禾也懒得多想,只暗自记下了王家的这小宅的位置,便闪身离开了。

    回到了家里,便让人叫来了福全。

    “姑娘有什么事吩咐?”福全躬身道。

    季心禾道:“这几日把作坊的事儿放一放,让李三儿去给你顶几日,你帮我去办件事。”

    福全一听便知道,这是姑娘信任他,看重他才特意给他分派的任务,想也不想便连忙点头:“姑娘只管说,小的一定竭尽所能!”

    “你去给我盯着一户人家,小心点,切莫惊动了他们,只要那边有丁点动静,都一定要回来呈报给我,明白了吗?”

    “姑娘放心,小的一定办好。”

    “你向来是最机灵的,这事儿你也机灵些,盯紧些,尤其是那家的主子老爷和夫人,出门去了哪儿,见了什么人,都得看清楚。”季心禾嘱咐道。

    “是。”

    福全这才匆匆出去了。

    他前脚出去,穆侯楚后脚就来了。

    季心禾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心情赶他了,反正赶了也是白赶,这男人脸皮越来越厚,尤其是她还打不过他,真真的憋屈!

    季心禾低头看着账簿,头都没抬。

    穆侯楚脚步声放的很大,她却似乎没听到似的,穆侯楚却也不恼,走到她的身边微微弯腰,轻声笑道:“看什么?”

    季心禾古怪的看了他一眼,这男人今儿怎么怪怪的。

    这一脸的春光明媚的笑意便罢了,走路都轻快的不得了,难不成涨工资了?

    “你做什么笑这么开心?”

    穆侯楚勾了勾唇:“没事,看到你就开心。”

    季心禾瞪了他一眼,她才不信!

    穆侯楚随手端起茶杯,优哉游哉的喝了口茶,圣上已经下旨,段家和乐元侯府的婚事板上钉钉,再不能改,他当然开心。

    除掉一个极其碍眼的段澜,他心情都舒畅了许多。

    季心禾只觉得古怪,不知道为什么,却也懒得多问,只管自顾自的看账簿清账去了。

    凌风很快也送了新的公文来,搁置在了书案上,穆侯楚便十分自觉的霸占了她的书案来看公文。

    他偶尔抬头,便能看到她在圆桌前,或是蹙眉,或是欢喜的神色,她那青葱般的手指在算盘珠子上敲的飞快,眼睛也随着那算盘的敲起跟着发光发亮,怕是在她的眼里,这些算盘珠子就跟钱差不多。

    这个女人,这辈子最爱的估计也就是钱。

    穆侯楚突然觉得这样的日子很安逸,他从前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在书房,面对一堆棘手的事情和繁杂的公文,因为他喜欢清静,或者是从小到大习惯了孤单,可如今看着她在旁边,算盘珠子的声音不时清脆的响起,他此时便觉得从前的那些年,自己过的未免太孤单,太寡淡。

    天色渐渐暗了,跳跃的烛光透着些许暖意,屋里一室静谧。穆侯楚想着,就算时光一直这样停留在此刻,其实也挺好。

    ——

    没过几日的功夫,福全便回来汇报了。

    “如何了?你可打探到什么消息没有?”季心禾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她觉得王家这次冒着这么大的风险特意偷偷的来京城,是绝对不会是呆在那小宅子里虚度时光的,必然是打着算盘。

    季心禾就是想借机探查一下,跟王家接触的是哪些人,王家对这块帕子这么敏感,必然是跟这帕子有牵扯,还对她追杀,那说明背后的秘密更深,她只是大胆的猜测,王家的背后,有人!

    福全连忙道:“小的这几日守在王家外面,王家前两日是没有出门的,直到今日,王老爷坐着一辆青灰色的小马车,悄悄的出门了。”

    “去哪儿了?”季心禾眸光一闪。

    “小的一路悄悄跟过去,发现那马车直接进了乐元侯府的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