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34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第234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季心禾眸光微沉:“乐元侯府?”

    “小的看的千真万确,那马车的的确确就是在乐元侯府的后门口停下了,从那车上,王老爷下车来了,便直接往后门进去了。”福全道。

    季心禾摸了摸下巴,思量了起来,乐元侯府?

    王家和乐元侯府有这么深的关联,让王家不惜偷偷返京,还这般见不得人的样子,季心禾便要怀疑那王家背后的人,是不是就是乐元侯府。

    那刺杀之事,也会有乐元侯府的授意吗?

    季心禾沉声道:“你继续去盯着,王家有什么动作都得盯着。”

    “是。”

    ——

    乐元侯府。

    一个小厮引着王老爷穿过那山水画一般的假山湖畔,沿着九曲回廊一路往前,便终于到了一个阁楼里。

    此时乐元侯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王老爷进来,便连忙恭敬的行礼:“给侯爷请安。”

    乐元侯沉着脸道:“你来京城做什么?让你安心在蓝山城呆着,如今这种时候,你们家的事儿风头才过了不到两个月,陛下心里的火气还不一定消了,让你起码呆着个半年了再来,怎么就是如此胡来?若是让陛下知道,还不一定要如何拿捏你!”

    王老爷讪讪的道:“侯爷息怒,我这是私下里偷偷来的,根本没有惊动任何人,侯爷还请放心。”

    “那你这个时候来做什么?就算要我给陛下求情,现在也为时尚早,还得再过一阵子,王家的事情我必然不会不管,你何必如此着急?”乐元侯瞪着他,显然很是不满。

    王老爷一副卑躬屈膝的作态,舔着脸笑道:“侯爷的话我怎敢不放在心上?只不过,额,想起这京中还有这么多产业,如今我不在这京中,下面的人打理也懒散,生意上的事儿都被耽误了,我实在是放心不下,这才······”

    侯爷重重的冷哼一声:“你少拿这些话来搪塞我!”

    王老爷叹了口气道:“侯爷也知道,我们这王家在京中十多年,在就把这里当自己家了,亲朋好友也都在这里,呆在连安镇,便觉得一切都陌生的很,我那老婆子又是个极其念旧的人,又思念一些旧友,尤其是······大小姐。”

    侯爷听到这里,面色才稍稍缓和了些许:“罢了,你们既然不远千里的来了,我还能把你们给赶回去不成?君瑶这孩子最近又胡闹,我给她关禁闭了,再过几日了再见她吧。”

    王老爷一愣:“不知大小姐是犯了什么错?”

    虽说黎君瑶性子刁蛮,但是侯爷却是向来多加包容,很少有特别惩罚的时候,这次怎的竟还罚了关禁闭?

    侯爷冷哼一声道:“她现在性子越发的跋扈,不知收敛,前几日生日宴上,当着众人的面故意想要捉弄一个商女,谁知被拆穿,她后来胡搅蛮缠的吵着要杀人,被穆相给教训了一顿,当着满府宾客的面儿,把我这侯府的脸面都给丢光了!”

    商女?本朝风气虽说不算特别保守,但是抛头露面做生意的女人却几乎是没有的几个。

    所以这提到商女,王老爷脑海里便不由自主的冒出一个人来。

    王老爷突然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便试探的问了一句:“不知侯爷说的那位商女是······”

    侯爷凝神想了想,才道:“似乎是刚来京城的,做葡萄酒生意的一个姑娘,叫······季心禾。”

    因为当初第一面对她十分眼熟,所以侯爷之后特意让人打探了她的消息,得知她手上如今的产业竟都是她自己白手起家发展起来,王老爷因此心里也是很佩服。

    年纪轻轻的一个女孩子,能做到这般,的确不一般了。

    可王老爷就在听到那“季心禾”三个字响起的时候,整个脸都白了一白。

    季心禾?!

    竟然是她。

    她才来京城多久?竟然就已经跟乐元侯府有所接触了,这可如何了得?

    王老爷心里悔恨不已,到底还是来晚了一步啊!

    “罢了,你先回去吧,既然来了京中,你便私下里打理那些生意就是,切莫惊动了旁人,行事低调一些,否则落在陛下眼里,自然也膈应,日后王家想要恢复从前的荣光,恐怕难了。”

    侯爷让王老爷一家子在连安镇老实呆着的原因,就是让他们收敛锋芒,乖巧老实一点,这样时间久了,陛下心里难免松动几分,到时候他再去一劝,没准儿王家的荣光便可以回来了。

    王老爷连忙道:“是是是,侯爷说的是。”

    总算辞别了侯爷,王老爷这才打道回府。

    府中,王夫人早就着急的等着了,瞧见王老爷回来,便连忙围上问:“怎样了?侯爷那边可有责怪?”

    王老爷面色有些不好:“侯爷倒是没责怪。”

    王夫人这才松了口气:“那你这副样子是做什么?”

    王老爷沉声道:“但是季心禾已经开始跟乐元侯府有所接触了,此事,实在等不得了。”

    王夫人的心也瞬间跟着提到了嗓子眼儿,慌忙道:“那可如何是好啊?咱岂不是还是来晚一步?”

    王老爷眸光都染上了几分狠厉之色:“就算是为了我王家世世代代的基业,也绝不能任由事情这么发展下去了。”

    ——

    福全这日依旧来回报王家的行踪,说是王家只去了一趟乐元侯府,之后便安分的呆在府中,哪儿也不去了,毕竟是偷偷来的,不敢大张旗鼓。

    季心禾沉声道:“你去铺子上,给我取一坛葡萄酒来。”

    “姑娘要酒做什么?”

    “去乐元侯府一趟。”

    福全怔在了那里:“姑娘去哪里做什么?上次姑娘去,还差点儿被那侯府的大小姐整治,做什么去哪里找罪受?”

    季心禾笑意微凉:“我自然也没这个心思找罪受,但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她倒是要查查明白,这乐元侯府,到底跟王家那种东西有着什么勾当,背后又是什么样的阴谋!

    如今王家已经来京城,必定要冲着她下手,她如今,是半刻也等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