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36章 只能依靠我

第236章 只能依靠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乐元侯神色凝重,他总觉得此人来者不善,不论说的话,或者问的事情,都似乎略有针对性,看似笑意盈盈,实则锐利无比,可这样的人,为何会跟乐元侯府扯上关系?

    她说起牡丹······

    乐元侯心里突然乱的很,难不成,她知道些什么?

    ——

    季心禾一路从乐元侯府出来,眸光也渐渐冷了。

    果然有问题!

    这府中,到底是藏着什么秘密?那些要杀她的人,也跟乐元侯府有关系吗?

    季心禾脑子转的飞快,越发的觉得不对劲,蹙着眉头想的正入神。

    便忽而听到路边似乎有人在议论。

    “段家三少爷和乐元侯府千金的婚事,你可知道了昨日圣上亲自赐婚,那可风光了呀!”

    “这门当户对的,也算是情理之中,倒是没什么可说的。”

    “只是我听闻,这黎家大小姐,性子跋扈又嚣张,还其貌不扬,段少爷那般才名,娶这样的女人,怕是委屈了。”

    “谁说不是呢?”

    季心禾听着,便是一愣,昨日圣上赐婚?此时突然想起昨日穆侯楚那莫名其妙的笑容,似乎明白了什么。

    回到家里,穆侯楚果然已经在等她了。

    季心禾瞪着眼睛道:“穆侯楚!段澜和黎君瑶的婚事是不是你干的?”

    穆侯楚十分无辜的从一堆公文里抬头:“管我什么事?”

    “你别跟我装!段澜前几日才来跟我说要跟黎家退婚,怎的突然圣上就赐婚了?这不是你的手笔?”

    除了他没人能干这种事!

    穆侯楚笑的微凉:“所以你舍不得了?”

    季心禾瞪着他:“这与我舍不舍得有关系吗?你分明知道段澜对黎君瑶无意。”

    “那他对你有意,是不是也该帮帮他?”穆侯楚笑容尽数消失,眸光透着几分寒意。

    季心禾顿了顿,不知为何有些心虚:“我,我,这分明是两码事!他你凭什么轻易决定他的婚事?”

    说完却又觉得自己怎么在他面前如此没出息?他们现在分明什么关系也没有,她到底心虚什么?

    穆侯楚忽而站起身来,如同一座大山压来的气势,逼近了她:“你知不知道我的行事准则里有一句话?”

    季心禾咽了咽口水:“什么话?”

    穆侯楚覆在她的耳边,低声道:“谁挡我的路,就该死。”

    季心禾忍不住浑身一个寒颤,看着他眸中冰霜一般的寒意,和那隐隐嗜血的光芒。

    季心禾顿时有些恼火:“他如何惹你了?他就算对我有意,难不成你要将这全天下对我有意的男人都弄死不成?!”

    “季心禾,他有今日也是你造成的,你若是不跟他走的近,他不必这般,我已经算是对他仁慈了,你也可以再跟他走近点试试,看看他有没有这个好命活到成亲那日。”穆侯楚声音阴冷,带着狠厉之色。

    季心禾心都惊的跟着漏跳了一拍,心里突然只恨如今的自己还不够强大,不能与这个男人对抗,事事都得受他的摆布!

    季心禾狠狠的咬了咬唇,这才道:“我不过把他当一个帮过我忙的朋友,从未有过别的心思,我以后不找他便是,你去求皇上收回成命。”

    因为她而毁掉一个人的终身,她这辈子都会因此而愧疚。

    更何况,黎君瑶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她不是没见识过。

    穆侯楚冷冷的掀唇:“是么?那你查王家和乐元侯府的事情似乎也没瞒着他,却对我只字不提,你信任他至此?”

    季心禾瞪大了眼睛:“你······你怎么知道?”

    穆侯楚捏着她的下巴,压低了声音道:“这满京城都是我的眼线,便是段家府内都不曾逃出我的视线之外,你以为你在京城的那些小动静,我不知道?”

    她要查谁,要对付谁,他都无所谓,只要她一句话,便是这江山他也给她夺来。

    可唯一让他恼火的,便是她要查的这些事情,连段澜都知道一些,可他却一无所知。

    季心禾突然恼火:“你监视我?”

    穆侯楚随手一抽,便从她手中抽出了那块帕子:“那你有想过来问我吗?”

    季心禾别过头去:“这事我自己能解决。”

    关于这块帕子,她连大哥和弟弟也没告诉,她本就不是喜欢依赖旁人的人,更何况,穆侯楚如今和她这不明不白的关系。

    穆侯楚看着她又犯倔的样子,强自压下心里的火气,这才道:“所以不用我帮忙?”

    季心禾冷声道:“我求你帮忙的事情你答应了吗?我让你放过段澜你答应了吗?”

    随即转身便要走,段澜的事情已经足够让她恼火,此时根本不想再跟他废话。

    谁知身后却传来穆侯楚幽幽的声音。

    “你是不是查到这帕子是从乐元侯府出来的?蜀锦名贵,一年也就那么几匹,皇帝一般都赏赐给后宫宠妃了,能赏到宫外的,没有几家能有这么大的脸面。”

    季心禾脚步一顿,转过身来道:“然后呢?”

    穆侯楚微微勾唇:“现在想起问我了?”

    季心禾瞪圆了眼睛:“然后呢?”给点春光就灿烂的男人。

    “乐元侯府虽说有爵位在身,但其实这些年衰败了不少,从先帝开始,便一直没有拿过实权,更别提被赏赐这等稀罕的东西了。”

    季心禾眉头一蹙:“那不是乐元侯府的?”

    “不过二十年前的乐元侯府,却是满京城盛极一时的名门望族,黎家将才辈出,为大乾守卫江山,屡立战功,当时的仁宗帝极其看中黎家,根据宫里尚宫局记录,黎家盛宠之时,的确得过一次赏赐蜀锦的机会,只是那时候,黎家的侯夫人,还不是这位孙氏。”

    “是黎君瑶死去的母亲?”季心禾诧异的道。

    “对。”

    季心禾心里越发的狐疑了,若是这帕子是上一位侯夫人的,那怎会辗转流落到她娘的手里?

    穆侯楚眸光灼灼的看着她:“心禾,不管你查什么,做什么,我都随你,你要的,我一样不少的给你,独独一件事,你只能依靠我,旁人,任何人都不可以,不然,你不知道我嫉妒的时候会做什么更不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