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38章 你可愿意?

第238章 你可愿意?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季心禾拿起手上的这块帕子,一边细细的看着一边道:“穆侯楚说,这帕子大概是从前乐元侯府的侯夫人,也就是黎君瑶的母亲的,却至于让王家人看到这帕子就对我起了杀心,我倒是不觉得这帕子有什么稀奇,不然他们早想抢了去,可他们却只想杀我,这说明,他们只是对这个帕子的主人有恐惧心理。

    如今瞧着这王家派来的杀手对黎君瑶,尤其是她身边的那个蔡婆子如此听从,我倒是觉得奇怪,或许她知道什么。”

    福全心里暗暗佩服自家姑娘心思敏锐又细致,便道:“所以姑娘是觉得那蔡婆子可以利用?”

    “我今日注意到她了,胆小怯懦,而且,算不得忠仆。”

    一见杀手第一件事是躲到车下,生怕牵连到自己,连自己还在车里险些被人砍死的主子都不管了,之后若非是看出了那些杀手是王家的,她恐怕也没这个胆子站起来。

    季心禾秀眉微蹙:“唯一一点我还没想明白的,就是那位从前的侯夫人到底是怎么死的,听说那位侯夫人是十六年前死的,我娘也只是十六年前在王家做了差不多一年的事,这时间上,未免有些太巧合了点。”

    话音刚落,便见穆侯楚走进来道:“十六年前去世的那位侯夫人吴氏,是难产死的。”

    季心禾诧异的道:“难产?”

    她还以为,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没想到是这么个原因。

    穆侯楚坐下,福全连忙机灵的道:“小的去给相爷准备茶水。”

    穆侯楚一向清冷的面色此时多了一抹难以言喻的幽深之色:“二十多年前,这江山还不姓冷。”

    季心禾眸光一闪,等着他接着说下去。

    穆侯楚淡声道:“可后来大乾遭受敌国入侵,举国大乱,皇室的人曾经流离失所,当时的仁宗帝包括太子,等一众皇子,都在逃亡之中接二连三的暴毙身亡,最后是冷家权臣扭转了局势,驱赶了敌军,才保住了大乾的江山,最后也是自然也是他们家占了皇位。”

    “那这跟乐元侯府有什么关系?”

    “乐元侯府的侯爷,那时还是威武大将军,年轻气盛意气风发,带着妻子在边关驻守安家,当时的侯夫人也是跟他一起在边关,后来敌军骤然压境,他为了保全妻子,命人保护侯夫人先逃,自己则在边关抵御敌军,而那时,乐元侯夫人已经怀有身孕,颠沛流离,还一路遭遇追杀,最后在半路上生下了孩子,自己却没能挺下来,死了。”

    季心禾听着都不禁暗暗心惊,断然没想到,一二十年前,就在她脚下的这块土地上,还存在着这么惊心动魄的历史,她不知该不该庆幸,自己好歹是穿到了这安稳盛世。

    “这似乎听上去和王家也没什么关系啊?”季心禾蹙了蹙眉头。

    “可若是如你所说,王家对这位已故的侯夫人如此敏感,就说明是有问题的。”

    季心禾轻轻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或许,那位侯夫人的死和王家有关,所以,我想试试看。”

    正好福全端了茶水上来,季心禾便道:“福全,你也不必盯着王家那边了,盯着那蔡婆子,看看她什么时候出门儿了,趁机接触她一下,就这样······”

    福全眼睛一亮,连连点头:“小的明白了!”

    次日黄昏时分。

    李三儿便匆匆回来道:“姑娘,福全那边来了消息说,说是蔡婆子现在已经出门了,打算往瑞福楼去,黎小姐打算明日在那里宴请朋友,让她去预定席位。”

    季心禾挑了挑眉:“是么?”

    “福全说,他那边都已经准备好了,小姐要是不放心,可以去看看。”

    季心禾轻笑一声:“没什么不放心的,福全做事一向机灵,我不担心想,你赶紧先过去,福全在侯府露过脸,不方便行事,还是你出面比较好。”

    李三儿连忙应声:“是。”

    随即匆匆出去了。

    季心禾也不急,便在家里等着消息。

    这一把,她只是想赌一次,如果赌对了,恐怕能省下她不少事。

    季心禾捏了捏手上的帕子,面色又凝重了几分。

    却在此时,一个小丫鬟匆匆的进来道:“姑娘,段公子来了。”

    季心禾先是一愣,随即连忙道:“快去请进来。”她早就想找他了,没想到今日难得找上门来了。

    “是。”

    不多时的功夫,段澜便被带进来了,看着模样很是憔悴的样子,一向干净的脸上,此时隐隐沉着一股浊气,怕是心里不好受的很。

    季心禾连忙道:“我这几日一直想去找你的,只是想着直接去你家也不好,也没法子找到你,你······”

    话到嘴边,她却是问不出了,段澜现在这样,她总下意识的觉得是她害的。

    段澜在见到她后,黯然的眸光亮了几分:“心禾。”

    季心禾给他倒了杯茶,才道:“你这好些日子也没出现,我也不好去你家找你,总担心你出了什么事。”

    “我没事。”段澜扯出一抹笑来,却明显勉强的很,顿了顿,才道:“那件事,你也知道了?”

    季心禾点点头:“圣上赐婚,已经传的满京城皆知,我怎会不知道?”

    段澜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也是我自找的,这婚事既然不满意,早早的就该退了去的,如今等同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你也不必这般绝望,兴许·······兴许还有别的办法呢?”季心禾这话说的,自己都有些心虚了。

    圣旨已下,这就是天子的尊严,岂容他人打脸?

    段澜突然抓住了心禾的手:“心禾,你可愿意跟我走?”

    季心禾呆了一呆:“啊?”

    段澜眸光都染上了几分恳切之色:“心禾,你若是愿意,这圣旨也好,皇命也罢,我统统不顾,只想与你在一起,我带你远走高飞,从此隐姓埋名,此生此世,我也待你百般好,你可愿意,可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