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43章 该来的躲不了

第243章 该来的躲不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是。”小厮连忙应下,转身便要走。

    乐元侯却突然喊住了他:“等等。”

    “侯爷请吩咐。”

    “还是晚些再去吧,夜都深了,莫要吵着她。”侯爷说着话,喉头都带着几分哽咽。

    孙氏冲着那小厮挥了挥手:“等天亮了再去请,你先退下吧。”

    “是是,小的这就退下。”

    侯爷一手捂着脸,整个人都似乎苍老了不少,这心里几乎是五味陈杂,吴氏的死一直是他心里的一个痛处,这些年来他都为此懊恼,也是因此,才会对她留下的这唯一的一个女儿疼爱有加,便是孙氏后来得的那一子一女,他也都没有对她这般呵护。

    他一直将对吴氏的悔恨弥补在孩子的身上,只希望吴氏九泉之下好歹能安息。

    却未曾想到,这孩子,竟是个假的!

    忽而,一个小丫鬟满脸的惊慌的跑进来:“侯爷,侯爷,大小姐院子里······”

    孙氏喝斥一声:“慌慌张张成什么样子?不要拿那些鬼怪乱神之事来胡说八道!”

    那小丫鬟却连忙摇头道:“不是的,是大小姐的院子里,找到了大小姐了,大小姐没死,这会儿,这会儿正安然无恙的在屋后的草丛里昏睡着呢。”

    乐元侯一愣:“那门上的血是?”

    “有人去细瞧过了,好像,是鸡血。”

    孙氏不由的狐疑的道:“侯爷,今日之事,怎么觉得像是有人故意整出来的闹剧呢?”

    乐元侯冷声道:“谁整出来的闹剧那是一回事,可事实真相,却是另一回事!去!将大小姐给我带来!”

    小丫鬟连忙应声:“是。”

    话音刚落,便见黎君瑶已经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哭闹着道:“爹,你不可听信旁人胡说,我不是王家的女儿,我是爹的女儿,爹不要听歹人挑拨?爹你不能不信我啊!”

    黎君瑶清醒之后,便亲眼看到王家老爷被拖出去,这才明白一切都已经暴露。

    乐元侯捏着拳头看着自己辛苦养了十六年的“女儿”,眼睛都通红:“既然你说你是,那你娘当年留给你的东西,却为何没有?”

    黎君瑶脸色一白,她就知道,他会问起这个的。

    王家千算万算,只算漏了一件事,便是当初的乐元侯夫人留了一样信物给自己的孩子,当初王家老爷送还在襁褓中的黎君瑶和已经死去的乐元侯夫人的尸身回京的时候,侯爷便问起,可是漏掉了什么东西。

    当是王老爷心里也觉得害怕,便咬死了说应该是没有的,或许是路上丢掉了,侯爷没法子,便也没再多问,但是黎君瑶知道,乐元侯这些年,从未放弃过找寻那件东西。

    那件,她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乐元侯痛心疾首的指着她:“十六年来,我把你放在心尖尖上疼爱,便是半点委屈也舍不得你受,府中你的弟弟妹妹,哪个犯了错不得祠堂里罚跪至少七日?你犯再多的错我也舍不得罚过三日。什么好东西不是先可着你,你奶奶,便是对嫡孙也疼的没你多。

    我感激王家救我孩子,这十多年来一路提拔,便是他们家不知死活的触怒了圣上也暗地里帮忙,却不知到头来,我竟成了那个被耍弄的人!你们王家人,耍的一手好手段啊!掐死我的亲生孩子,竟还有脸这么多年肆无忌惮的享受我乐元侯府给予的一切?!你心里真的受的住良心的谴责吗?!”

    黎君瑶冷笑一声,即使满脸的泪水却也满是狰狞:“你说你对我好,可你对我再好,不也一样不信我,不然这些年为何暗地里还非要追查那件信物的下落?你分明就是从来都不信我!”

    乐元侯气的一巴掌扇过去:“你个养不熟的混账!”

    这么多年,他都没舍得打过她,今日是头一次,只因为心都被伤透了。

    “满京城皆知,你乐元侯府大小姐的风光,事到如今你竟然说我待你不好!吴氏留下的唯一信物,我如何能不找?她不是你亲娘,你自然不知底心疼,难怪你要拔了那满院子的牡丹,全改种桃花,我早该看出来,你若是当真心疼你死去的娘,你便无论如何也不会做出这等事情来!”

    乐元侯气的又重重的咳了起来,孙氏连忙在一边帮他顺气儿:“侯爷当心气坏了身子。”

    乐元侯冷眼看着她:“王家把我乐元侯府当傻子耍,我自然也不会轻易的放过你们去,我乐元侯府失去了什么,必然让你们,一一偿还!”

    你们?

    黎君瑶脸色都白了,他说你们,他是真的不要她这个女儿了?

    她从前不论犯什么错误,都有恃无恐,只想着反正爹疼着,天塌下来都不怕,却未曾想到,也会有今日,他将她叫做王家人。

    黎君瑶突然怕了,连忙哭着求饶:“爹,爹你不能不要我啊,君瑶就算不是爹的亲女儿,可君瑶被爹抚养长大,爹一直都对君瑶疼爱有加的,爹怎么舍得啊?”

    乐元侯咬着牙道:“你分明知道一切,却心安理得的占着这个位置这么多年,我才知道,你这小小年纪,心思多么歹毒,可恨我养了你十六年,却也未能将你看透!”

    随即厉喝一声:“来人!给我把她拉下去,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

    “爹,爹你不能这么对我,爹他们都是骗你的,我是你养了十六年的女儿,你怎么能不要我?爹!”

    这一夜,乐元侯府灯火通明,没有一人安眠。

    季心禾也一夜未眠,捏着那帕子翻来覆去的想了一夜。

    她的身份发生了变化,那么对她的未来会有什么改变?若是侯府是个金丝笼,岂不是因此将她困进去了?她好不容易走到今日这一步,最不想要的就是拘束,而且,若是她当真是侯府的千金,那大哥和小北怎么办?

    天色一亮,便见福全在外面匆匆敲门:“姑娘,乐元侯府来人了,说是请姑娘去一趟。”

    季心禾秀眉微蹙,果然该来的躲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