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44章 人算不如天算

第244章 人算不如天算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季心禾直接推门出去:“知道了,我马上去。”

    她便是如今再抵触,这也是本应该属于季心禾的一切,她既然占了人家的身子,便也理所应当的将这一切要回来!

    门口乐元侯府的马车已经等在了外面,大气又威风,那赶车的小厮更是恭敬有加:“季姑娘请。”

    季心禾抬脚就要上去,却见穆侯楚忽而扣住了她的手腕。

    他昨夜没有回,便是在这庭院里枯坐了一宿,季心禾在想的问题,他也在想,季心禾的身世当真与乐元侯府有关联,那对于他们的未来有什么影响?

    “怎么了?”季心禾疑惑的道。

    穆侯楚握着她的手腕,此时却不知该说什么好,他多想自私的说一句别走,可他却不舍得让她连自己的家人都无法相认。

    穆侯楚神色微微凝滞着,抿了抿唇,才终于开口道:“心禾,你记不得我从前说的话?”

    “什么话?”

    “我会答应你所有事,除了离开我。”穆侯楚深深的看着她,那双向来清冷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她。

    她知道这句话,他上次同她说起,目光冷冽,霸道又蛮横,可这次他说起,却带着几分不清不楚的落寞。

    就在季心禾还在微微怔忪的时候,他便已经放开了她的手:“去吧。”

    季心禾这才点点头,转身上了马车,心里却莫名的五味陈杂。

    目送着乐元侯府的马车渐渐远去,穆侯楚的脸色才一点点的冷了下来,站在一旁的凌风有种不好的直觉。

    穆侯楚面色都有些阴森森的:“段家和乐元侯府的婚约,具体是怎么回事?”

    凌风浑身一个哆嗦,讪讪的道:“此事·····属下并未细查过,主子对段家和乐元侯府的婚约似乎不感兴趣的。”

    穆侯楚凉飕飕的看着他:“还不快去查!”

    凌风连忙道:“是。”

    随即跑的飞快。

    不多时的功夫,便回来了。

    穆侯楚就在季心禾的屋里等着,凌风回来便连忙汇报:“属下调动了乐元侯府的暗线,细查了乐元侯府十多年前的事情才知道,这乐元侯府的前一位侯夫人吴氏,和段夫人,其实是一母同胞的姐妹,感情十分要好,当初两人同时出嫁,一位嫁到京中段家,一位则是要远嫁边关,姐妹二人十分不舍,便给自己的孩子定了娃娃亲,交换了信物,这亲事,便就是这么定下来的。”

    穆侯楚脸上多了一抹阴沉之色。

    凌风腿肚子哆嗦了一下,这才接着道:“原本吧,吴氏去世了,这婚事要算了也是算了的,但是段夫人极其念及旧情,所以执意将这婚约给保留了,直到前些日子······”

    凌风顿了顿,才道:“皇上亲自赐了婚······”

    穆侯楚脸色已经不能用阴沉来形容了,浑身都散发出浓浓的杀气,冷冷的扯了扯唇角:“是么?”

    凌风讪笑一声:“是啊······”

    这就是传说中的,人算不如天算。

    费了这么多的劲,结果谁知绕了一大圈的功夫,转回去了!

    “滚!”穆侯楚脸色阴沉的抿了抿唇,才吐出这么一个字来。

    凌风求之不得,他总觉得他再待下去,很有可能有生命危险了。

    “是!”

    ——

    乐元侯府。

    季心禾进入府内的时候,便能感觉到一种奇怪的气氛,这府内的人八成都知道了什么似的,此时看着她的目光都带着几分复杂之色。

    小厮这回没有将她往前厅引,而是径直去了后院。

    直到走到一个挂着“命慧堂”三个字的牌匾门口。

    那小厮才停住了脚步:“季姑娘请进吧,我们侯爷正等着呢。”

    季心禾微微点头,看了一眼这匾额,便抬脚进去了。

    这大堂明显是内堂,装修少了几分大气,多了几分温馨,大堂内,侯爷已经等在了那里,看到她进来,看着那张有三分像的脸,侯爷这方才才好些了的眼睛又瞬间泛红。

    一时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都局促了起来。

    “坐,快坐。”侯爷隐忍着情绪。

    季心禾行了礼,便点点头坐下了。

    小丫鬟给端了茶水上来。

    侯爷看着她,双眸泛红:“上次你来,说起你是连安镇人,是也不是?”

    季心禾点头:“是。”

    “我听人说,你娘留给你一块帕子,可否,给我瞧瞧?”侯爷哽咽了一下,满是期待的眼神。

    季心禾早已经知道一切,自然也不瞒他,将那帕子拿了出来:“这就是我娘当年留下的。”

    侯爷看着那帕子,瞬间老泪纵横了:“是的,是的,就是这帕子,这是,这是你娘生前最喜欢的东西。”

    季心禾面色平静的坐在那里,没有对他脱口而出的“你娘”感到惊诧或者疑惑。

    侯爷这才正色道:“你可知道,你与我死去的夫人长的有三分像,第一次见你我便觉得面熟,直到今日瞧见这帕子·····我才知道你·····”

    后面的话不必说下去,季心禾便已经明白了,这个结果,她早已经知道,可此时听着乐元侯亲口说出来,那平静的心绪,却还是忍不住泛起了些许波澜。

    直到一个衣着华贵的老太太踉踉跄跄的走进来,一把将季心禾抱在了怀里:“我可怜的孩子啊,你该是受了多少的苦啊!”

    若是没猜错,这老太太八成就是老夫人了。

    侯爷连忙道:“快别吓着人孩子了。”

    那老夫人却是不依,哭的老泪纵横:“我抱一抱我的乖孙怎么了?这十六年来,我竟一直疼错了人!”

    侯爷也满是懊悔的看着季心禾:“都是我的错,孩子,让你受苦了。”

    季心禾前世从未有过亲人,对于感情这种东西,本来就有些迟钝和生涩,便是对大哥和小北,也是时日久了,渐渐培养出来的至亲之情,此时面对这般突如其来热情的“亲人”,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老夫人抹了把眼泪,拍了拍季心禾的头:“好孩子,以后你便回家了,从此再没人敢轻易欺负了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