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45章 穆侯楚PK段澜

第245章 穆侯楚PK段澜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乐元侯府找回了嫡千金的事情瞬间传遍了整个京城。

    满京城都跟着炸了锅,谁都想不到的是,十六年前那场战乱,让多少百姓流离失所便罢了,竟也让这么一个天之骄女流落民间?!

    “你听说了没有?乐元侯府的嫡千金流落民间,昨日才终于找回来!听说只流落到了民家,真是福大命大,还能活着,如今又能突然享这么大的福,真是此生无憾了!”

    “就是啊,一个小小农女,突然之间就成了侯府嫡千金了,你说这事儿咋没搁我身上呢?”

    “得了吧,那是人家本来就有这个凤凰命,咱这平头百姓,还是别做这个美梦了的好!”

    “哎,不过说起来,圣上前些日子才赐了婚,不就是段家和乐元侯府的婚事吗?这下乐元侯府的千金都换人了,这婚事怎么算?!”

    这话一出,原本就炸锅的人群瞬间沸腾了,不知又多了多少茶余饭后的话题。

    这会儿段家那边得知消息,也是吓傻了。

    青云急匆匆的跑到段澜的院子里,还没进屋便开始喊了:“少爷,少爷!出大事儿了,出大事儿了!”

    段澜散漫的坐在楼阁的窗台上,一手拿着个酒壶,一口接一口的喝着,已经是微醺的状态了,听到青云这般着急的喊声,却也没有丝毫的动静,反而淡然的很,只是又喂了一口酒。

    青云急的要死,连忙爬上了楼阁,这才对着段澜道:“少爷出大事儿了!”

    “何事?”段澜语气不轻不淡,似乎没有生气。

    自从那日去见了季心禾回去,连最后的希望都破灭了,他便成了这样,从前几乎极少喝酒的人,却成了酒不离手,在这楼阁的窗台上一坐便是一整日,直到醉的不省人事,才让青云给抬下去,府里府外,什么事情都引不起他的兴趣来。

    青云着急的道:“是乐元侯府,好像说是昨日才查出来,黎君瑶是个假的,真正的侯府千金流落民间了,似乎是十六年前被掉包了的!昨儿竟给找回来了!”

    段澜面上却没有丝毫的波澜,举起那酒壶又喝了一大口,闷声道:“是不是掉包了有什么区别?娶谁不都是一样?”

    不是娶她,哪个女人对于他来说都没有任何区别。

    青云试探的道:“娶季姑娘也没区别?”

    段澜神色一滞,心里莫名的有种想都不敢想的预感,僵硬的转过头看他:“你什么意思?”

    “小的的意思是,那个刚刚被迎回府的侯府千金,听说好像是季姑娘·······”

    “咚”的一声,段澜手上的酒壶应声而落,从窗台处摔下去,碎的稀烂,段澜面色一瞬间变化的精彩纷呈:“你说什么?”

    青云这才又说了一遍:“小的说,刚刚被迎回府路的侯府千金,好像是季······”

    青云话还未说完,段澜却已经“噌”的一声从窗台上翻身而下,快步往外走去。

    “少爷你去哪儿啊?”

    段澜的身影片刻却已经消失在了他眼前。

    他不知道此时算是什么心情,兜兜转转这么久,她反而成了自己的未婚妻,他这几日心里渐渐绝望,渐渐都已经想要放弃,可谁知一个这样的阴差阳错,将他们再次绑在了一起。

    段澜只觉得,他那颗渐渐死了的心,似乎又重新复活了一般,死灰一般黯然了数日的脸色,此时都多了几分非同寻常的光彩。

    段老爷正好来找他,一见他便连忙道:“你可知道乐元侯府的事情了?皇上宣你进宫,似乎就是想问问这事儿,哎这事儿吧,真是凑巧了,谁知道那黎君瑶是个假的,这又牵涉到你的婚事,皇上便也为难了,这次也算是你的一个机会,你若是实在不想要这婚事,大不了趁此机会跟皇上说,这婚事大概也是可以作废的。”

    毕竟新娘一下子换了人,搁谁谁受得了?

    段澜闻言只是抿了抿唇,微醺的眸光此时都跟着清冷了几分,立即道:“我立刻就进宫。”

    随即快步出去。

    段老爷连忙追上:“你急什么?等等,我跟你一同进宫去!”

    ——

    段家的马车一路快马加鞭的往宫里敢。

    到了大殿外,却没想到,就碰上了穆侯楚。

    段老爷连忙拱手作揖:“穆相也进宫有事?”

    穆侯楚眸光扫向段澜,微凉:“一点小事。”

    段澜看到穆侯楚却没有半分诧异,他知道他会来,所以他才一路紧赶慢赶的来,只是不想被他捷足先登。

    这个男人掌控了一次他的命运,他不会再给他第二次机会。

    一个小太监高声唱道:“宣,穆相,段阁老,段公子觐见!”

    三人同时进殿。

    皇帝已经在殿内等着了,一身便装,没了素日里在朝堂上的威严感,显然就是要闲话家常的意思了。

    “参见陛下。”

    皇帝笑了笑:“爱卿平身,穆相今日怎会突然进宫?可是有什么急事?”

    穆侯楚眸光微沉,淡声道:“微沉今早听闻了乐元侯府嫡千金流落民间之事,觉得此事非同小可,便特意进宫一趟。”

    皇帝微微诧异:“你竟对这种事也上心?”

    “正是。”

    皇帝这才笑道:“正好朕宣段阁老进宫,也是为了此事,今日便是要问一问,关于前些日子朕赐的那一桩婚事,原本那婚事便是段澜与黎君瑶的,却不曾想,竟突然生出这么大的变故来,黎君瑶被逐出侯府,那位流落民间的侯府千金也被迎接回府,这一时间,朕也觉得犯了难。”

    毕竟,段澜和黎君瑶才是“青梅竹马情投意合”,这临时换新娘子,总也有些不地道。皇帝赐婚的举动,其实主要是为了拉拢段家,这么随便的对待肯定不成。

    穆侯楚拱手道:“臣以为,当初定下婚约的是段少爷与黎君瑶,既然如今黎君瑶已经被逐出侯府,那这门婚事也只有作罢。”

    皇帝沉思着点头:“朕其实也是这么想的。”

    段老爷正想激动的应是。

    却见段澜上前一步,眸光灼灼的道:“多谢陛下体恤,但臣以为,当初这婚约是指腹为婚,与臣定下婚约的就是侯府大小姐,就算此时突然换了人,但是婚约尚在,不可轻易作废,尤其是,皇上圣旨已下,临时反悔岂不是有辱君威?臣,理所应当为陛下分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