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46章 她为我穿过嫁衣

第246章 她为我穿过嫁衣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段老爷几乎吓傻了似的看着自己“忠肝义胆”的儿子,怀疑他是不是这几日给闷傻了?!

    皇帝一愣,突然觉得很是感动。

    穆侯楚却道:“皇上此前赐婚圣旨便是写着赐婚段澜和黎君瑶,如今黎君瑶已经被逐出侯府,段澜此时若是再娶这位新进府的侯府千金,与圣旨不符,实在有损君威,所以这门婚事万万不可。”

    皇帝点了点头:“穆相说的也是有道理的。”

    段澜却坚持道:“陛下圣旨所言为乐元侯府大小姐黎君瑶,臣便只需谨遵圣意,与侯府千金黎君瑶成婚便可,从前的黎君瑶是假的,那么如今被找回来刚刚迎进府的那位就是真的侯府千金黎君瑶,她既然是黎君瑶,那陛下这道圣旨何来不符之说?臣以为,圣旨既出,便是天意不可违,段家愿谨遵圣意!”

    说罢,便一撂衣摆,跪在了地上,抱拳请缨:“臣恳请陛下勿要收回成命,臣甘愿听从圣命!”

    皇帝连忙将他扶起来:“你能有如此忠肝义胆,朕也实在是欣慰,这门婚事本就是你的,既然你坚持不退,朕自然也不能拂了你的一番心意。”

    穆侯楚薄唇紧抿,袖中的手却已经紧握成拳,心里很是恼火。

    事情已经决定,再无回转的余地。

    皇帝心情舒畅,显然并未将此事当成多大的一件事,摆了摆手:“既然如此,那此事就这样吧。”

    “臣告退。”

    穆侯楚面色已经冰冷如霜,和段澜一前一后的走出金銮殿。

    穆侯楚脚步一顿,凌厉的眸光落在段澜的身上:“一纸婚约,想绑住她?”

    段澜掀了掀唇,笑的安逸:“总比没有好。”

    穆侯楚看着他,唇角忽而勾起一抹森森然的弧度:“是么?她连嫁衣都为我穿过,这一纸婚约,也抵不了多大作用。”

    这话一出,段澜面上的笑意微微一滞。

    段老爷一脸懵的看着这两人,说着莫名其妙的话,显然完全没搞清楚状况。

    穆侯楚却不多呆,阔步离去。

    段澜看着穆侯楚离去的背影,额角青筋都隐隐的跳了跳,嫁衣?

    他们之间,到底有过多少往事?

    段澜心里憋着一口气,方才明朗的心情,此时因为穆侯楚的挑衅而瞬间阴郁,那一向温和的眸子,此时都染上了几分凉意。

    “澜儿,你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婚事你之前还非不要,这次这么好的机会可以退婚,你怎么又······”

    段澜看向段老爷,沉声道:“这婚事既然已经定下,便断然没有改的道理,既然是两个月后成亲,我们家也该早做准备了。”

    段老爷目瞪口呆,他儿子真的没病吧?

    ——

    穆侯楚出了宫门,脸色也很是寒霜如雪。

    凌风谨慎的道:“主子去哪?”

    “乐元侯府。”

    “是!”

    ——

    乐元侯府。

    琉璃轩内,丫鬟婆子们忙的不得了,搬东西,做清理,安排陈设物件,进进出出的,络绎不绝。

    独独那里间是安静些,那老夫人一脸慈爱的拉着季心禾的手,轻声道:“让你去住那舒玉阁你又不肯,那舒玉阁可是最好的院子了,便只好给你安排这琉璃阁,这琉璃阁从前没什么人住,所以陈设也比较简陋,我让人在我那边库房里挑了些上好的东西来,先给你摆着,你若是觉得哪里不好,便同我说,我再让人改。”

    季心禾看着眼前这位年近花甲的老太太,虽然已经是满头白发,却十分的精神,那通身的气派,带着些许威严感,但是只要对着她说话,便是再慈爱不过的一个寻常老太太一般。

    季心禾心里微微动容,乖巧的点头:“多谢老夫人。”

    “叫什么老夫人?你是我的乖孙,快叫一声奶奶我听听,奶奶可真是······”老夫人说着,眼睛便又红了。

    季心禾瞧着她又要哭,便连忙喊了一声:“奶奶。”

    老夫人红着眼睛笑了:“都是奶奶的不是,让你在外流落这么多年,若是你娘在天有灵,该多心疼呐!”

    季心禾扯出一抹笑来:“正是我娘在天有灵,这才让我平安长大,找到家人,奶奶何必伤心?”

    老夫人听着这话才稍稍缓和了情绪:“是啊,你娘生前最心善,天地菩萨肯定也保佑她。”

    季心禾其实听说过,老夫人和从前的侯夫人吴氏婆媳感情格外要好,不然,老夫人也不会独独对吴氏的孩子这般疼爱。

    面对这样的真心,季心禾说不感动是假的,或许本就是骨血相连的亲人的缘故,所以她才越发的觉得暖。

    一个婆子走近了来,道:“老夫人该睡下午觉了,昨儿就一夜没睡,这下午再不好好睡一觉,怕是不好。”

    老夫人这才拉着季心禾的手道:“可我舍不得我这可怜的孩子啊。”

    季心禾笑了笑:“奶奶先去睡吧,等醒了,我再陪着奶奶吃晚饭,身体为重。”

    “也好,也好。”老夫人心里的一颗石头落下了,自然也安心。

    终于送走了老夫人。

    季心禾从里间走出来,看着那些在外面忙碌的丫鬟婆子们,便也懒得在这屋里多呆,干脆去园子里走走。

    突如其来的接受这一切,她自己都有些缓不过神来,可当真见了乐元侯,见了老夫人,她看着他们对自己付出的真心真意,便也不由自主的接纳了这里,毕竟骨子里流着一样的血,她狠不下心拒绝他们。

    季心禾忍不住扯出一抹笑来,她在这个时代带的时间长了,似乎整个人也温暖了许多,从大哥小北,到乐元侯府的亲人,似乎都是为了弥补她前世孤身一人的遗憾。

    孤身一人······

    季心禾莫名的想到穆侯楚,想到早上她离开时,他略显单调又落寞的身影,他那么孤傲的一个人,也会觉得孤单吗?

    “侯府住着可还好?”凉飕飕的声音从她背后响起。

    季心禾这才回过神来,也不大吃惊,毕竟她也熟悉了这男人神出鬼没的,转过身看着他:“你怎么来了?”

    穆侯楚看着她这一脸懵懂的样子,原本满肚子的火气都消散的差不多,只是扯了扯唇角:“想你了。”

    分明才半日,就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