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48章 冷血的男人

第248章 冷血的男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段家和乐元侯府的婚事,变成了段澜和季心禾之间的婚事。

    这件事不过三两日的功夫,便传遍了京城。

    季心禾也是这日一早,才知道此事,当即愣在了那里:“我和段澜的婚约?!”

    伺候她的小丫鬟是老夫人亲自给挑的,单纯又天真,半点没听出不对劲来,反而还十分兴奋的点头:“对啊!段少爷可是咱京城出了名的大才子,原本还以为这婚事怕是要吹了,没想到段家十分守信,段少爷亲自进宫去求了这门婚事,可见段家的诚意,小姐嫁过去,日后必然不会受苦。”

    季心禾却是秀眉一蹙,段澜亲自进宫求的旨?

    “这婚事我都不知道,怎的就成了板上钉钉了?”

    “小姐不满意这门婚事?”

    季心禾面色微沉:“我为什么要满意?”

    她的婚事都已经可以沦落到让旁人来操控了吗?

    这便是她当初得知自己是侯府千金的时候最为担心的事情,得到了身份地位,便注定了会随之多一些束缚,她原本想着侯爷开明老夫人也疼她,或许也不会有什么强迫她的,但是却不曾想,自己才住进侯府两日的功夫,竟就被这么一纸婚约给困住了?

    老夫人进来道:“你这孩子,段澜哪里不好了?他才学品貌都是一等一的好,性子又温和,你嫁过去如何也不会受委屈,而且,段阁老为人端正,段夫人又是你的亲姨母,她必然会万分疼爱你,这样的好人家去哪里找?”

    一边说着,便拉着季心禾的手道:“孩子,我是过来人了,这嫁人呐,首先还是得看看对方的家世人品,若非是段家家风端正,你娘当初也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结这门亲的。”

    季心禾抿着唇,良久才沉声道:“奶奶是过来人,心禾明白,但是身在其中的只有心禾,所以心禾明白,该嫁谁。”

    今日抛开她对段澜无意这一点,便是这莫名其妙的被扣上一个婚约的事情,她便已经心生不满。

    老夫人看着她道:“你莫不是中意那穆侯楚?”

    季心禾心口漏跳了一拍,似乎做贼被抓了一般的心虚:“奶奶怎么知道?”

    “从前你第一次来府中,被穆侯楚带走的事情,传的街喻户晓,当我这老婆子深居宅院不晓得?”

    老夫人说着,便叹了口气:“若是你中意穆侯楚,奶奶才是真的放心不下了,你从前不在京中,自然不知道他的手段,这等阴狠之人,能有几分真心?从一介布衣走到今天这个地位,他手上不知沾了多少鲜血,更别提他自幼无父无母,骨子里染着冷血,奶奶是真心疼你,才不愿你与他走的近。”

    季心禾面色微微一凝,原来他在旁人眼里,就是这样一个存在吗?

    “我的婚事自有自己主张,奶奶心疼我嫁给穆侯楚那种人,难不成就不心疼我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

    季心禾说出“穆侯楚那种人”的时候,心里莫名的一阵不舒服。

    老夫人却道:“这婚事你实在不乐意现在也没法子呀,段家已经亲自进宫求了旨意,怕是······不好反悔啊。”

    随即又叹了口气:“等下次进宫,再说吧。”

    ——

    次日一早,贵妃娘娘生辰,皇上对贵妃向来宠爱,这次生辰又是二十的整岁,便打算大操大办,但凡朝廷命妇都在受邀之列,很是热闹。

    乐元侯有意借此机会让心禾正式在众人面前以侯府嫡女的身份露面,自然特意嘱咐让孙氏带着她进宫去。

    老夫人甚至一大早就特意让老嬷嬷送来一套百蝶穿花裙,布料是上好的织锦,针线则是满京城最好的绣庄茯苓轩的绣娘做的,心禾倒是头次见到这般漂亮的裙子,除了当初那件嫁衣。

    “小姐果然是天生的美人胚子,这衣裳这般漂亮,也只有小姐这天仙似的容颜和身段儿能够衬的出来。”小丫鬟书兰给心禾整理好了衣裙,便笑道。

    心禾看着镜中的自己,却是微微蹙眉:“会不会太张扬了点?”

    京中那群闺秀她是见识过的,善妒的很,树大最容易招风,她虽说也不怕她们,但是也实在是没有心情跟那群人浪费心情。

    “小姐怕什么?乐元侯府也不是好欺负的,从前大小姐都是怎么张扬怎么来·······”书兰说出口,这次啊察觉自己说错了话,连忙道:“奴婢失言了。”

    心禾笑了笑:“有什么失言的?黎君瑶什么性子我还能不知道?罢了,都是老夫人的一片心意,就这样吧,也来不及换了。”

    “是。”

    孙氏早已经在院外等着了,瞧见心禾出来,便笑盈盈的迎上来:“心禾打扮起来真是漂亮的很,可是准备好了?”

    对孙氏这个后娘,心禾接触的不多,但是目前为止她没给自己使过绊子,她倒是也没有多少排斥,这侯府的当家主母,跟丁氏那种人肯定不是一个路子的,这侯府还另外有三五个庶子庶女,过的虽说比不得嫡出的体面,却也是衣食无忧,安逸非常,阖府上下也没什么人说一句这孙氏的不好,这便是当家主母做的稳妥了。

    心禾微微福了福身:“已经准备好了。”

    “那好,现在就进宫吧,早些去,也省得路上出了什么岔子。”孙氏说着,便领着她往府外走去。

    府门口已经停了一辆大马车,这次进宫,虽说命妇可带子女进宫,但是带多了也不体面,侯爷吩咐了让心禾去开脸,自然也就只有心禾和孙氏进宫去。

    “给夫人,大小姐请安。”丫鬟婆子们早在外面等着,行了一礼,便给她们搬好了脚凳,打算扶着她们上车去。

    季心禾正打算上车,却见迎面而来的一辆熟悉的马车。

    段澜从车上跳了下来,眉眼里掩不住的神采,似乎又回到了初见他时的那般。

    “心禾!”段澜笑道:“我听说你也要进宫,我同你一起去。”

    心禾想起那婚约的事,从前当朋友那般亲近的人,此时却莫名的有些抗拒了:“还是分开走吧,省得惹出闲言碎语也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