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49章 若是我非要呢?

第249章 若是我非要呢?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段澜面上的笑意微微一滞。

    孙氏连忙解围笑道:“心禾自然该与我一起,毕竟是乐元侯府的千金,段少爷与心禾虽说有了婚约在这里,但是怎么说也该避嫌不是?”

    段澜神色微微僵硬的看了看心禾,这才道:“也是。”

    孙氏这才带着心禾上了马车去了。

    看着那乐元侯府的马车渐渐远去,段澜突然觉得,似乎有些事情,开始悄然改变了······

    “少爷,咱走吧?”

    段澜眸光微沉,不论变不变,他都不会再轻易放手了。

    “走。”

    ——

    马车进入了宫门,一路往靖安门去。

    那靖安门处,已经停留了长长的马车车队,但凡车马,到了靖安门便是再不能入内半步,只能由宫女太监们带着步行进去,除了穆丞相的马车。

    孙氏带着心禾从马车上下来,便立即有恭敬的小太监迎上来,打了个千儿,笑道:“奴才给乐元侯夫人请安。”

    随即看向心禾,却一时有些迟钝了。

    孙氏笑道:“这是侯府嫡长女,心禾。”

    那小太监立马晓得了,这便是那位流落在民间才找回来的侯府千金呐?

    小太监忙不迭的道:“是奴才眼拙了,给黎大小姐请安!”

    心禾如今进了侯府,乐元侯府都已经命人将她编入族谱,改回了黎姓。

    心禾轻轻点头。

    小太监状似无意的抬了抬头,打量了她一眼,心里暗暗啧啧道,果真是骨子里流着名门贵族的血的千金,即便头一次进入这巍峨气派的皇宫之中,却也半点生疏畏缩都没有,气质落落大方。

    小太监引着她们往宫内去。

    这次是宁贵妃的生辰,皇帝最为宠爱宁贵妃,特意命人在景和宫大摆筵席,今日进宫的车马这般多,全都是为了给宁贵妃庆贺生辰而来的。

    这皇宫之中处处朱墙黄瓦,宫宇无数,气势巍峨又雄浑,就连铺在地上的砖都是上好的大理石砖,连路上的石子儿也是圆润透亮的鹅卵石,就是这样的一个极尽奢靡又威严气派的地方,不知多少人挤破了头的往里冲。

    宁贵妃的景和宫更是奢华又气派,难怪是皇帝最宠爱的妃子。

    只是这一路再多繁华奢靡,再多惊艳,心禾面上却也只是波澜不惊,她习惯了隐藏情绪,前世也见多了稀奇珍宝,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人,自然没必要大惊小怪。

    “宫里规矩也多,你且跟着我便好,一会儿要先去给贵妃请安,你也不要太紧张。”孙氏低声嘱咐道。

    “多谢母亲。”

    孙氏眸中微微诧异,看着她这般沉稳大方的模样,顿时觉得自己操心多了。

    殿内,宁贵妃懒懒的坐在贵妃榻上,一身玫瑰红蹙金双层广绫长尾鸾袍,不单单衬的那凝脂般的肌肤美艳动人,也不失威严,单单瞧一眼便知那一身的造价不菲,高高束起的发髻上,带着一对金累丝嵌红宝石双鸾点翠步摇,最为亮眼的,自然还是那一支碧玉蚕凤钗,金光闪闪的,象征着身份。

    她随意的歪在那贵妃塌上,轻易便能看出她一身娇媚,难怪如此得宠。

    “臣妇给贵妃娘娘请安,贵妃娘娘金安!”孙氏带着心禾进来,便端庄的下拜。

    宁贵妃勾了勾唇,笑的有几分妖娆:“起来吧,这丫头便是乐元侯府方才寻回来的千金?”

    “正是,侯爷特意命臣妇将小女带来,给贵妃娘娘庆贺生辰。”孙氏道。

    “抬起头来让本宫瞧瞧。”

    心禾闻言便不急不缓的抬了头:“臣女给贵妃娘娘请安。”

    宁贵妃看到她的脸的一瞬倒是眸中闪过一抹惊艳,随即笑了笑:“倒是个好模样。”

    “贵妃娘娘天姿国色,臣女不敢比较。”心禾这话说的不卑不亢,却也落落大方。

    孙氏很是满意的轻轻点头。

    宁贵妃笑了:“嘴巴倒是也甜,既然第一次见面,本宫瞧着你也合眼缘的很,便赏你一只金雀钗,算是见面礼了。”

    一边说着,那边的宫女便拿着一个精致的楠木小匣子过来,送到了心禾的手上。

    心禾谢了恩,贵妃这才摆摆手,让她们先去园子里了。

    因为后面还有人在外面等着进来请安。

    孙氏出了殿门,这才笑道:“本来还怕你出事,现在看来一切都还好,既然给娘娘请过安了,下面就是酒宴,你也不必太拘着了。”

    “嗯。”

    心禾刚刚应下,便瞧见段澜站在不远处看她。

    孙氏便道:“你且在这里转转,我去那边和其他的命妇见个礼。”

    这准备摆宴的园子格外大,如今春光正好,满园花开,格外漂亮。

    待到孙氏走了,段澜便过来了,神色上带了几分小心翼翼:“心禾,你是在生我的气?”

    心禾抬眸看着他,眸光带着几分清冷:“我这人向来不喜欢束缚,我以为你与我认识这么久,该明白我的性子。”

    没有明说,却也十分明显了。

    段澜神色都僵硬了几分,随即抿了抿唇,才道:“这婚事是圣上早先下旨,如今只是阴差阳错······”

    “但你有机会拒绝。”

    段澜沉默了许久,才沉声道:“我为什么要拒绝?心禾,我说过,别再给我任何机会,否则,我绝不会轻易放手,这个机会既然是老天爷要给我,那我也绝不会再轻言放弃,我只想自私这一回,如此都不可以吗?”

    心禾别过头,声音淡淡:“你的选择是你的选择,我的坚持是我的坚持,既然道不同,自然不相为谋。”

    这样决绝的一番话,敲在段澜的心头,心都跟着痛的一抽,段澜惨笑一声:“是么?可若是我非要呢?”

    心禾抬眸看着他,却没再多说,只是转身便走。

    段澜袖中的手紧握成拳,面上的笑意都染上了苦涩,他也不知为何,他们就走到了这一步,是他太贪心,还是她太无情?

    既然走到了这一步,便走下去吧,他只想自私这一次,就一次。

    不多时,几乎所有进宫来的人都给贵妃娘娘见了礼,宴席也即将开始,连皇帝都亲自来了,只为了给自己的爱妃过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