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50章 我向来善妒

第250章 我向来善妒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这园子里瞬间热闹非凡,尤其是因为季心禾的存在,这气氛便是更为不同寻常了。

    陈易凝今日也来了,从前黎君瑶是和她作对的最厉害的一个,自从陈家失势,黎君瑶几乎事事都要欺负她,如今黎君瑶已经倒霉了,她自然可以放宽心出来了。

    尤其是,季心禾也来了。

    “这位便是季姑娘吧?”陈易凝随即笑着摇头:“说错了,现在改喊黎大小姐才对。”

    心禾看到陈易凝的那一刻,便从心底里窜上来一阵不痛快。

    对穆侯楚的感情无法忘怀,是她无可奈何,可卡在心里的那根刺上不来下不去,便是这个女人的存在。

    心禾面上淡淡的:“陈小姐过奖了。”

    “你认得我?”陈易凝微微诧异的样子,笑了:“可是侯楚与你说起过我?”

    心禾看着眼前这个笑的灿烂又虚假的脸,突然明白了她的来意。

    侯楚?

    喊这么亲热?

    她的的确确的刺激到她了,但是季心禾向来,是不愿意落下风的。

    季心禾点点头,很是淡然的道:“他与我在一起时向来不喜欢提没什么必要的人,只不过我前几日听闻陈阁老突然被革职闲职,我便好奇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了陈小姐。”

    陈易凝面上的笑意瞬间凝滞,袖中的帕子被揉的稀烂,这个女人,踩她一脚还故意在她最敏感的伤口上撒盐!

    果然不是省油的灯!

    陈易凝僵硬了片刻,才暗自咬着牙道:“我知道你心里对我不满,可侯楚当日特意赶回京城来救我也不是我能左右的,毕竟我与他从小一起长大,十多年的感情,总不能让他轻易放下的。”

    心禾心里冷笑一声,十多年的感情?

    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如此听来,的确是情深意切。”

    陈易凝笑的带着几分得意:“侯楚性子孤傲清冷,这些年来身边都没什么女人,只有我常常陪伴在侧,他自小无父无母,也没有亲人,我们之间,便已像亲人那般。”

    再如何,十多年的陪伴,也不是他们那不足十个月的感情能比的!

    “陈小姐说的如此真心,怕是日后也只能非他不嫁?”季心禾很是好奇的问道。

    陈易凝娇羞一笑,却是没有否认。

    心禾勾起一抹凉飕飕的笑:“是么?若是如此,可是难办了。”

    “如何难办?”

    “他说要娶我为妻,你却也想嫁他,那岂不是只能当妾?”季心禾挑了挑眉。

    “什么?”陈易凝面色瞬间涨的通红,妾?她堂堂阁老千金,怎可能沦落到去给人当妾的地步?!

    心禾却是接着摇头道:“毕竟,我乃侯府嫡长女,家中尚有爵位,你虽说是阁老千金,但是父亲已经是没有半分实权,就算按着身份地位,你也只能当妾了。”

    “你!”

    心禾睨着他,眸光冷的渗人:“尤其是,我这人向来善妒,眼里最容不得沙子,府中若是有妾室,怕是会被我整的很惨,陈小姐瞧着娇娇弱弱细皮嫩肉,可要仔细了。”

    陈易凝一张脸脸色瞬间从黑变青,真是精彩纷呈,她原本以为她一介农女,配了再高的出身,那也改不了骨子里低贱的事实,如何也会带着卑微,却没想到,她竟然比黎君瑶还要嚣张跋扈!

    不单单拿她爹的事情来羞辱她,还用侯府嫡长女的身份来压她!甚至公然扬言日后要整死她去。

    这种女人,这种女人!

    心禾却已经懒得跟她废话,转身便走了,留下陈易凝一人在原地怄的半死。

    忽而听到一声传唱:“穆相到。”

    话音一落,便是一阵躁动,人人面面相觑,穆相竟也来参与这种宴会?

    穆侯楚却已经阔步进来,他向来一身墨色衣袍,衣着低调,但是却也掩不住通身的气势,便是往人堆里一站,也是鹤立鸡群的存在。

    满园子的人的视线几乎都紧锁在他的身上。

    他冷眸一扫,便轻易的看到了站在花簇边的心禾,眉头不禁微微一蹙,大步过去:“怎么穿这样?”这般招眼夺目,不知又要便宜多少不知死活的男人饱眼福。

    心禾瞪了他一眼,什么语气?说的好像她穿的多暴露似的。

    心禾语气凉的很:“那又如何?”

    穆侯楚眉头蹙的更深了,昨日还说不气了,怎么今日又这样了?

    却在此时,一个小太监恭敬的过来:“穆相,皇上和贵妃娘娘还在殿内,是否先去请安?”

    穆侯楚这才对着心禾低声道:“等我。”随即进入内殿。

    心禾才是一肚子的火气,冲着他的背影瞪了一眼,心里暗骂:等你做什么?等你纳妾啊!

    没一会儿的功夫,这人都几乎到了,宴席也要开始了。

    宁贵妃娇滴滴的攀着皇帝的胳膊从内殿走出来,很是妩媚娇柔的姿态:“陛下亲自为臣妾过生日,臣妾只觉得倍感荣幸,如此荣宠,真真的让臣妾受宠若惊呢。”

    皇帝哈哈笑了:“爱妃也会觉得受宠若惊?你不是一向最自傲?朕为你准备的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

    宁贵妃嗔笑一声:“皇上~”

    皇帝抬眼扫过这一园子的贵家子弟千金,这才道:“今日既然是贵妃的生日宴,也只算是家宴,不必过于拘束,只当得个乐子。”

    “谢皇上隆恩。”众人齐齐行礼。

    皇帝摆了摆手:“成了,开宴吧。”

    说罢,便带着宁贵妃坐到了上首的主位上,让下面的人自行安排。

    孙氏带着心禾坐到了右下首靠前的席位上,这席位都是按着品级阶位做划分的,越靠前,便是地位越高,同时按男女分了左右两侧来坐,园子中央则是空出来的。

    在这满园的花香之中用膳,也的确算是惬意了。

    只是这园中的人,却不知有几个人心思惬意。

    心禾面色沉静,只是眸子里却明显染着凉意,穆侯楚眉头微蹙,远远的看着她,便知不对劲。陈易凝手中的帕子都几乎要绞烂,隐隐可见浑身依然气的发抖。段澜一言不发,面上却难掩黯然。

    至于这大殿之中的其他人,也都是各自揣着心事,在这貌似欢快的气氛里,神色各异。

    隐隐似乎嗅到了暗波涌动的味道,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