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56章 当她好骗啊

第256章 当她好骗啊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一刀接着一刀下去,分明才不过半柱香的功夫,心禾却觉得生生熬了一年。

    终于,御医收起了刀,擦了把额头上的汗珠子:“好了,老臣帮穆相再包扎一下,按时换药便可以了。”一边说着,便已经开始手脚麻利的帮他上了药包扎。

    心禾悬起的一颗心这才终于落下,浑身都瘫软的没了力气一般:“多谢御医了。”

    “无妨,这本就是我职责内的事情,那我先下去吩咐旁人熬药,这身上的药每日早晚都要换,也切记大幅度动弹,否则伤口裂开就不好了。”御医嘱咐了一番,这才带着医药箱子起身离开了。

    房内其余伺候的人也十分识相的退下,整个屋里便只剩下心禾和穆侯楚。

    “你还疼不疼?要不要喝水?”心禾眼睛都红红的,虽说强忍着没哭,喉头却是哽咽的很,说话都有几分嘶哑。

    穆侯楚趴在身子躺在床上,浑身的力气都几乎要没了,却还是强撑着抬了抬手,摸了摸她的脸,声音轻的很,却隐隐似乎带着笑:“怎么像是要哭了?小孩子似的,这么点伤就吓成这样?从前还总在我面前逞能来着。”

    心禾没好气的别过头,眼睛却更红了:“我才没有。”

    看着她这般模样,穆侯楚只觉得满心心疼:“别哭,我不疼了。”

    听着这话,心禾那原本还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却是再也忍不住,一串串的泪珠子瞬间落下,湿了那面色微白的小脸,气的瞪他:“你哪里不疼了?前几日还说再也不骗我,今日便又说谎,我才不信你!”

    这话说的孩子气,可她此时却半点也不想多稳重,看着他倒下的那一刻,她的心都几乎要停滞了,那一瞬间,她好怕他死了。

    她突然好后悔,后悔浪费那么多的时光跟他生气,浪费那么多的时光想要推开他,可当她真正的要失去他的那一刻,她才发现从前的自己多么愚蠢,他就像毒,早已经深入骨髓,她怎么戒得掉?

    心禾趴在床边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哭,这一路都忍下来了,因为知道哭泣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她要给他找大夫,要给确认大夫说他性命无忧,要看着他伤口被处理好,她还要守着他,她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要做,所以知道哭泣这种浪费时间的事情做了多无用。

    可当一切都解决完了,他终于没了性命之忧了,却因为他那么一句“别哭”就轻易崩溃。

    似乎想要将方才咽下去的泪水全都吐出来才甘心。

    穆侯楚瞧着她这般,心都乱了,他几乎从未见过她哭,这个小女人骨子里都带着倔强,什么事情都想着自己扛,她唯一哭过的一次,便是他终于在京城找到她时,她愤怒又委屈的崩溃大哭,那么一次落泪,让他把满肚子的火气都给咽下去了。

    那时起他便在心里暗暗立誓,再不让她落一滴泪,受半点委屈,因为这个小女人丁点难过的样子,都似乎在戳他的心。

    可却没想到的是,他还是让她哭了,穆侯楚连忙哄道:“别哭了,心禾,心禾。”

    可她却是越哭越凶,就像那喜欢耍赖的小孩子,大人越是在意了,他便越是得寸进尺的哭的更厉害。

    穆侯楚无奈的叹气,他从来没有哄人的经验,此时更是不知该说什么好,上次她哭的那么厉害,最后他那么一句暂时放过她,她便立即好了,这次他又该说什么才好?

    他说他伤无大碍,她反而哭的更凶。

    穆侯楚不由的苦笑,他现在是越发的不知该拿这个小女人如何是好了。

    “心禾,我穆侯楚这辈子最大的克星便是你,你总是轻易让我手足无措。”穆侯楚叹着气轻声道。

    心禾抬起头,那张小脸早已经哭花了,小花猫似的,泪水糊了一脸,却还是有些高兴的瘪了瘪嘴:“那你是后悔遇到我了?”

    穆侯楚却笑了,抬手擦了擦她脏兮兮的小脸:“不后悔,我甘心栽在你手里。”

    他只后悔,没有更早一点遇到她,不然,自己从前这些年也不必这般孤单的走过,遇到她开始,他才渐渐的找到了自己活着的意义。

    心禾脸上微微一红,有些不自在的避开了他的眼睛,这男人素日里瞧着冷冰冰的,说起情话来却是半点不含糊,偏她怎么就吃这一套。

    “那你好好养伤,我先走了。”心禾正打算起身,却被穆侯楚抓住了手:“再陪陪我。”

    不知是他受了重伤虚弱的缘故,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他整个人没了半点凌厉的气势,反而带着温和的暖意,此时抓着她的手,说出这句话,眸子里甚至多了一抹可怜巴巴的样子。

    心禾瞪圆了眼睛,这男人什么表情?!

    她突然发现,他现在似乎越来越会拿捏她了,知道她不喜欢强的,他便来软的,这会儿连装可怜都学会了!

    心禾觉得不能太惯着他,否则自己以后怕是被他拿的死死的,心禾挣了挣:“天都晚了,方才乐元侯府那边还来了人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一个黄花大闺女在你屋里呆一宿不成?”

    “反正我要娶的,怕什么?”穆侯楚现在只后悔当初没能娶了她,不然也不至于现在整日里独守空房,看着她在外面被各种男人盯上。

    心禾瞪了他一眼:“我答应了吗?”

    一边说着,便直接要掰开他的手起身就走。

    谁知穆侯楚忽而“嘶”的一声,很是痛苦的皱了皱眉。

    心禾心都跟着一紧,连忙坐下来:“怎么了?是不是伤口疼?”

    穆侯楚微微点头:“疼。”

    随即深深的看着她:“再陪陪我好不好?”

    心禾现在严重怀疑这男人是故意装的!

    方才割肉的时候疼成那样都没吱声,这会儿娇弱的跟个大姑娘似的!当她傻子好骗啊?!

    心禾磨了磨牙,却还是坐着没动弹:“好······”

    穆侯楚微不可查的勾了勾唇,她是不好骗,但是心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