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58章 装娇弱

第258章 装娇弱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凌风差点儿把眼珠子给瞪出来:“啊?”

    穆侯楚冷眸一扫:“你有意见?”

    “没没没!属下不敢,属下这就去准备!”凌风后背窜起一阵凉意,连连道。

    ——

    乐元侯府。

    心禾回来的时候,便有小丫鬟在门口等着了,急匆匆的道:“小姐可算回来了,侯爷可一直在等着呢。”

    心禾心里“咯噔”一下,连忙快步往里去。

    大堂内,乐元侯坐在上首,面色微沉。

    心禾进去便福了福身:“给爹请安。”

    乐元侯沉声道:“你昨夜在穆侯楚那里呆了一整晚,你可知道这对你的名声影响多大?”

    心禾面色沉静,微微垂着头:“女儿知道,可他命悬一线,我不放心。”

    乐元侯无奈的道:“你怎的就偏偏对他这样的人中意?”

    心禾扬起头:“他昨日受伤也是因为我,若是我不管不顾,岂不是不仁不义之人?爹也不希望我如此吧。”

    这话把乐元侯给憋了回去,一甩袖子:“你呀!”

    心禾突然跪在了地上:“女儿不想忤逆爹的意思,但是也不想放弃自己心中所想,其实我和穆侯楚早在连安镇就相识,那时······”

    心禾顿了顿,才道:“本早该成亲的。”

    乐元侯瞪圆了眼睛:“什么?”

    “因为公孙义突然造反,所以婚事没有成,他是什么样的人,女儿一清二楚,既然已经认定了,便不想改,也改不了了。”心禾定定的道。

    乐元侯这才无奈的叹了口气:“罢了,从前的十六年,我对你也是一无所知,又如何对你的事情多加管束?”

    心禾这才笑了:“多谢爹。”

    乐元侯扶着她起身,便问道:“昨日你受伤了没有?”

    “没有。”

    “大理寺方才才来了人,说是想要问问当时的情况,看来是皇上要查这事儿。”乐元侯说着,便是满心狐疑,怎的那黑熊谁也不追,偏偏只追心禾呢?

    心禾抿了抿唇,才道:“我知道了,我会看着办的。”

    “嗯,此事务必要查个水落石出!否则,我乐元侯府岂不是也成了旁人眼里的软柿子?”乐元侯道。

    心禾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便吩咐书兰道:“你去将我昨日穿的衣裙拿去大理寺,还有昨日撞到的那小宫女,也一并告知,看看大理寺查出个什么来。”

    虽说她当时已经换下了那条裙子,那熊发狂也不知是为何事,但是她到底也不愿意放弃丁点线索,这背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局,她必须知道!

    ——

    一个暗室内,仅有的那么一点微弱又黯然的光芒,却全然看不出那个穿着宽大斗篷的人的脸。

    门忽而被打开,一个男子快步进来,抱拳道:“主上。”

    那斗篷人骤然一脚踹在那男子的胸口,男子直接闷哼一声被踹翻在地,却也半句怨言不敢有,只能抱拳道:“属下办事不利,还请主子降罪!”

    “你的命,值几个钱?比的上穆侯楚的命?他到现在还活的好好的,就是你给我的结果?”

    那男子低着头,挫败的道:“属下没有料到,穆侯楚竟能对那秘术也了解一二,最后一击飞出的钢钉正中黑熊眉心,否则,他此时怕是早就死在了黑熊的撕咬下。”

    “我只要结果,不需要你的借口。”

    男子咬了咬牙,却是无话可说,只能跪在地上重重的磕头:“只求主子赐罪!”

    “没用的废物,这次没能弄死他,反而打草惊蛇,穆侯楚这等精明的人,这次怎会不彻查到底?你以为你一死能有多少作用?大理寺那边已经开始彻查此事,这事儿,终归得有个交代。”

    “主上放心,此事,不是还有朝阳公主当挡箭牌?”

    “去办好此事,事情查到朝阳公主那里便可,但凡此事出半点风声,拿你全家的人头来谢罪!”

    男子浑身一个寒碜,抱拳道:“是!”

    ——

    黑熊骤然失控伤人的事情,皇上震怒,朝野上下一时人人提心吊胆,那群大理寺的人更是半点不敢马虎,全力查案。

    三日后,大理寺少卿刘少卿突然上奏,在季心禾的衣裳上,发现了一种叫伶香散的东西,可以导致黑熊发狂。

    皇帝当即下令,彻底搜查到底是谁有这东西,不单单宫里,便是宫外也得查。

    这一时间,人人自危,毕竟这东西在谁家查出来,估摸着就是谁是凶手了,那日来宫为贵妃庆贺生辰的人虽然多,但是一个二个都登记在册的,谁也跑不掉,更别提,这伶香散稀罕的很,真要彻查,自然也不难。

    朝阳公主这才慌了神:“不会真查到我的头上吧?”

    “公主莫慌,那东西奴婢早就让人处理干净了,不会留下丝毫残余,这事儿绝对查不到公主的头上来的!”

    朝阳这才稍稍安心了些许,却还是有些哆嗦的道:“去,再去点上香,我怕屋里残余了这味道。”

    “是。”

    ——

    丞相府。

    不过几日的休养,穆侯楚便已经撑着身子下地了,看着凌风整理汇报上来的大理寺查案流程,面上不自觉间覆上了森森的寒意:“所以,大理寺直接顺着那裙子上的伶香散查的?”

    “正是。”

    穆侯楚冷笑一声:“我就知道大理寺那边查不出什么东西来。”

    完全往跑偏的方向去查,怎可能查出真正的真相?

    只不过,到底是无意的跑偏,还是有意的跑偏,这就不得而知了。

    “属下已经暗卫私下里从陈阁老查起。”

    “继续查!”穆侯楚将那册子扔在了桌上,面上一派冷厉,敢对他下手,胆子也不小。

    “是。”

    正说着,便听到外面传来一个小丫鬟的声音:“相爷,黎大小姐来了。”

    穆侯楚面色一滞,转身便回到了床上:“还不快请进来。”

    凌风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您老都能下地了还非得装娇弱博怜惜?

    穆侯楚冷眸扫过凌风。

    凌风立即告退。

    心禾端着个托盘进来:“我怎么听说你到现在还没喝药?都晌午了,耽误了伤势可怎么好?”

    穆侯楚躺在床上:“嗯,我忘了。”

    就是想等她来了喂他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