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63章 揩了多少油

第263章 揩了多少油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一手已经悄无声息的摸向了自己枕边的匕首。

    那小丫鬟却是“噗通”一声,突然跪在了她的跟前。

    心禾一愣,有些始料未及。

    小丫鬟眸光清亮,开口道:“奴婢知道是谁害了大小姐。”

    心禾挑了挑眉:“哦?”

    “是锦绣,奴婢从前亲眼看到,她还从大小姐的房里偷走过一块小姐常用的帕子,有次夜里她还半夜鬼鬼祟祟出门,奴婢那时正好起夜,也是看到她出去了。”

    两个大丫鬟是有一间单独的房间的,锦绣和书兰一起住。

    但是三等四等丫鬟这类粗使的丫鬟便是大通铺,七八个人挤一间屋子。

    但是奴才们住的地方却是在一起的,她起夜看到,自然也是有可能。

    心禾松开了手里的匕首,忽而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两次都偏偏好巧不巧的被你撞见了?锦绣在被人安排到我的房里来当白羊狼,手段伎俩低到轻易被人撞破?”

    这小丫鬟面色闪过一抹紧张和诧异,她以为大小姐得知了锦绣是害她的人的时候,大概是要追究锦绣,怎知道,她对锦绣的事情只字不提,反而首先质疑她。

    这小丫鬟只觉得手心冒汗,沉默了许久,这才咬了咬牙道:“是奴婢刻意去盯她了的。”

    心禾微微有些诧异,倒是没想到这小丫鬟如此坦诚,反倒让她有些弄不明白她的用意了,锦绣的事情她早知道,可这个小丫鬟突然冒出来,却是不简单吧。

    “为什么这么做?”

    小丫鬟骤然抬起头,定定的道:“奴婢想要帮小姐一臂之力!”

    “助我,还是助你自己?”

    “助小姐,也助奴婢自己,大小姐从搬进来的第一天起,奴婢就知道大小姐心思细腻又精明,奴婢因此想要在大小姐这里搏一搏,奴婢一个下等的促使丫鬟,大小姐轻易看不上,因此奴婢才想要拿到一些筹码和价值,才好让大小姐因此相信奴婢,重用奴婢。”

    心禾看着她,却见这丫鬟眸光清澈,说话也是十分有底气,她不禁勾了勾唇:“是个有野心的人。”

    那小丫鬟有些紧张的看着她,此时故作镇定,其实后背早已经一身冷汗,今日来这一趟,便是赌上了自己的性命,原本还有七八成的胜算,可后来看着心禾的这不按常理出牌的态度,让她的心也跟着凉了大半,最后一赌,便是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赢了便是如愿以偿,可若是输了·····怕是乱棍打死都是少的。

    “我喜欢有野心的人。”

    小丫鬟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啊?”

    心禾随后披了件衣裳,从床上下来,走到她跟前:“你叫什么名字?”

    小丫鬟不知是惊还是喜,连忙道:“奴婢叫小玉,是厨房里做粗使活儿计的丫鬟,小姐大概没怎么见过奴婢。”

    正是因为姿容不错,所以才会一直被压制,她八岁就被卖到侯府了,从前是在一个姨娘院子里伺候,那姨娘直接让她在院子里当最次等的粗使丫鬟,后来还不放心,干脆将她赶了,若非这次大小姐回府来了,要重新添置丫鬟,她还不知此时是不是被发卖出去了。

    正是这从小到大过够了受苦受累的苦日子,才想要搏一把。

    “明日我找管事婆子说一声,让你来我屋里伺候,当个二等丫鬟。”

    小玉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愣了好一会儿,才急忙磕头道:“多谢大小姐,多谢大小姐!”

    心禾道:“起来吧,我留你,一是因为你聪明,二是你坦诚,你既然是个聪明人,此时大概就看出了我的性子,在我身边的人,最重要的是忠诚,坦荡,对我没有丝毫的隐瞒,否则,今日我让你翻一次身,明日我也可以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你可明白?”

    小玉定定的道:“奴婢明白!”

    “下去吧,我乏了。”

    小玉迟疑的道:“那锦绣的事······”

    心禾冷笑一声:“先留着她,我自有安排。”

    小玉一愣,这才察觉,大小姐这么淡定,怕是早就知道了锦绣的底子,如今留着她,怕是另有计较,小玉身上一寒,她此时得到了大小姐的青睐,却也认识到了大小姐的手段,心里更是暗自警告自己切不可轻易在她这里耍小聪明,因为她选择的这个主子,不得了。

    等着小玉退下了,心禾这才回到了床上,却是了无睡意,她留下小玉,因为自己的确需要一个得力的丫鬟,书兰性子单纯,但是城府手段都不够,不是太能指望的人。

    心禾睁着眼睛躺在床上,看着自己水粉色的轻纱幔帐,她突然有些想念穆侯楚,若是在他在身边,她或许会安心许多。

    在这个群狼环伺的京城,她没有任何人可以完全信任,除了他。

    辗转反侧了半夜,才终于昏昏沉沉的睡下了。

    直到天色大亮,也没醒。

    太阳从窗外晒进来,心禾才打着哈欠迷蒙着眼睛清醒过来,谁知睁眼便是一张放大的俊颜,似乎正打算“图谋不轨”。

    心禾迷糊间似乎还没怎么反应过来,那人便眼疾手快的先覆身,在她的娇唇上轻啄一下,都已经被她看到图谋不轨了,要是讨点好处实在是不划算。

    心禾瞪圆了眼睛,“噌”的一声从床上翻身起来:“你怎么来了?!”

    穆侯楚摸了摸鼻子:“昨夜翻窗进来的。”

    心禾嘴角抽了抽,昨夜······

    这禽兽来的时候她竟然半点没察觉,不知道他又背着她揩了多少油!

    许是心禾的动静太大了,守在外面的书兰和锦绣忍不住轻唤了一声:“大小姐醒了吗?”

    心禾慌忙转头瞪向某个气定神闲的男人,他竟然半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这般做贼不心虚的人她也是少见了!

    心禾连忙道:“一会儿再进来伺候梳洗吧,我再睡会儿。”

    书兰和锦绣虽说满心疑惑,却也还是没话说,主子的决定哪儿是做下人的过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