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67章 能让她受欺负?

第267章 能让她受欺负?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果然不出心禾所料的是,今日那胡人前来闹事的事情果然很快就传遍了京城,毕竟葡萄酒新奇又受追捧,是当下京城非常有名气的东西,那胡人特意让人来闹,说心禾偷师学艺,其实也是瞄准了这一点。

    即便没有确凿的证据,这谣言流出去,也是止不住的议论和猜疑,青禾小铺的名声会因此大受打击,这就是要整垮她。

    可那胡人没料到心禾牙尖嘴利便罢了,竟还当众推出新品,心禾这果酒一系列一出来,那这葡萄酒也只是这一系列里面的一个小品种,便是那胡人也做不出来的酒酿,谁还敢质疑?

    更别提,现如今这京城对这件事的热议程度,无形之间便开始期待青禾小铺即将推出的果酒一系列,开始议论青禾小铺到底是偷师学艺,还是自创师门,比之那胡人还要更胜一筹!

    这满京城的热议声未曾消停过,这果酒一系列未出先火,的的确确是省了一大笔的宣传费了。

    心禾这几日都在酒坊里忙活,便是安排指导那苹果酒杨梅酒等果酒一系列的做法,她这次打算一次性上新三种酒,所以也忙的很。

    为了确保隐秘安全,依然是按着从前的分配办法,各自隔绝分工来做。

    “福全,这几****在酒坊盯紧点,在这一批果酒酿造出来之前,不许任何长工进出酒坊,外人更是不行,那胡人一看便是狡诈之辈,切莫让他钻了空子。”心禾嘱咐道。

    “姑娘放心,小的便是提起十二分的精神也不能误了姑娘的事儿!”

    “这一批果酒半个月之内赶工出来,让大家抓紧点,这次若是顺利,大家都有好处。”心禾道。

    福全笑的欢快:“多谢姑娘!”

    心禾交代完了事情,瞧着天色也快黑了,这才打道回府。

    书兰早就在府门口着急的等着了,瞧见心禾来了,这才松了口气似的急忙迎上去:“小姐可算回来了,奴婢瞧着这天都黑了,小姐还不回,可真是急死了,到时候侯爷和老夫人问起话来,奴婢都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心禾从马车上下来:“父亲可问起了?”

    书兰摇摇头:“倒是没有,侯爷今日在大理寺那边忙,怕是在为了小姐的案子办事呢。”

    心禾点点头:“以后稳当些,我若是出府,尽量能不说就不说,张扬的多了,让有心人听了去就不好了。”

    “是。”书兰乖巧的点头,继续在前面打着灯笼引路。

    心禾忽而顿住了脚步,道:“锦绣呢?”

    “啊?”书兰愣了愣,大小姐素日里不大喜欢太多人伺候,所以身边回回也都只跟一个人,倒是头一次问起其他的人。

    “锦绣大概在琉璃阁等着小姐吧,毕竟现在时候也不早了,怕小姐还没吃晚饭,先前她还跟我说要去小厨房那边先叮嘱人将饭菜做好了热着,也不知小姐什么时候回来吃。”

    心禾随意的点头:“嗯。”

    从前院穿进去,顺着九曲回廊往内院去,谁知走到半道儿上就看到了个略显熟悉的身影,一身鹅黄色织锦水裙,自然不是奴才能穿的起的,可整个人却没有当主子的气势,反而瞧上去怯生生的样子。

    心禾对这乐元侯府的人没怎么认真去了解过,所以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是谁。

    正在她疑惑之际,便见那小姑娘见到她便慌忙福了福身:“大姐。”

    心禾愣了愣,书兰便道:“大小姐,这位就是二小姐。”

    “哦~”心禾点了点头,扯出一抹笑来:“你对我行礼做什么?”

    那小姑娘便低着头不敢说话的样子。

    心禾便道:“我先回琉璃阁了,二妹若是无事,我便走了。”

    “嗯。”

    心禾这才路过了她去。

    直到走出了那九曲回廊,心禾才道:“那二小姐好像是孙氏所出吧?一个嫡女,怎的至于这副模样?”

    若说庶女对嫡女出于尊敬行个礼倒是也没什么,她与她同为嫡女,把自己的身份地位摆的这般低做什么?

    书兰叹了口气道:“小姐不知,从前黎君瑶在的时候,便是跋扈无比,别说庶女,便是这二小姐是嫡出,也是被她压制着,半点不敢招惹她的,二小姐性子本就温顺,被压制习惯了,自然而然就成了这般,现在见到大小姐,恐怕也是怕的。”

    心禾挑了挑眉,倒是觉得匪夷所思:“这孙氏是她的亲生母亲,正儿八经的乐元侯夫人,竟也能让她受欺负?”

    “如何管的了?老夫人从前对黎君瑶偏宠的很,老爷也心存愧疚,事事尽量迁就她,不然黎君瑶如何养成这般跋扈的性子的?所以啊,这二小姐也是个可怜人。”

    听着书兰这般说,心禾心里却莫名的爬上了一抹狐疑,孙氏当真无能到这等地步,连自己的女儿都护不住要寄人篱下?

    ——

    丞相府。

    凌风匆匆进来,抱拳道:“主子,大理寺那边查案迅速的很,京中大半的权贵都已经搜查过府邸了,连同陈阁老府邸,也一并搜查过,说是一无所获,按着这个速度,接下来最多再三日的功夫,怕是就能搜查完满京城的权贵了。”

    穆侯楚面色清冷,显然对于这个消息没有半点兴趣:“若非是确定了他们搜不出什么来,陈阁老怎么可能放心让他们搜?直到现在,陈阁老养的那个地下组织,对外有谁知道?大理寺那边不必多管,只等着看结果就是。”

    凌风疑惑的道:“主子当真觉得,大理寺最后会给主子一个结果吗?”

    “他们不敢不给,”穆侯楚面色阴冷了几分:“只看他们最后推谁出来背这个锅。”

    看看推出来的是谁,自然就是背后黑手认为最无关紧要的人,他或许还能从中获取几分猜测的信息。

    凌风眉心一跳,主子连对方的路数都猜到了。

    “你先退下吧,继续查陈阁老手上的那些药。”

    “是。”凌风这才出去。

    凌风前脚出门,随后便听门外传来几分轻叩声。

    “谁?”

    一个苍老又略显沉重的声音传来:“回殿下,是老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