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74章 我有那么小气?

第274章 我有那么小气?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秀眉微蹙:“嗯,你先退下吧。”

    这朝中之事她也不大了解,此事也不想多管。

    次日一早。

    心禾正用着早膳,便见书兰端着个托盘进来,上面放着三五个精致的楠木盒子:“小姐,前些日子老夫人让人特意去柳扶轩给小姐订的首饰,今儿一早柳扶轩那边的人就给送来了,小姐要不要瞧瞧。”

    一边说着,便送到了心禾的跟前,心禾对这些首饰也不大感兴趣,但是老夫人一片心意,不要也不好,随手拿起一个堆在最上面的盒子打开,入目便是一张显眼的字条摆在那几支金钗上面。

    “明玉湖,等你。”

    这凌厉的笔锋,她不用猜都能知道是谁。

    这男人,又是闹哪出?

    心禾“啪”的一声合上了盒子,面上却是毫无波澜的对着书兰道:“我瞧着挺喜欢,都给我收起来吧。今日我出去一趟,你让人去给我备车。”

    书兰福了福身,应了声“是”,便退下了。

    心禾捏着帕子擦了擦唇角,便起身:“早膳都撤了吧,我吃好了。”

    那几个二等丫鬟立马上前来收拾。

    心禾起身往外走去:“小玉你出来下。”

    “是。”

    到了外面院子里,小玉才道:“小姐今日要出门?”

    “嗯,我虽说出去了,但是你的事情也丝毫放松不得,她们憋到现在,怕是在憋大招儿,”心禾面色清冷。

    她不信孙氏还能沉得住气,毕竟她的存在对于孙氏已经是威胁了,上次她还公然摆了黎君颜一道,这梁子怕是结下来了的。

    小玉点头:“奴婢明白。”

    心禾转头看着她,眸光幽深:“这次的事情办的好,我便让你顶锦绣的缺。”

    锦绣现在对于孙氏而言就是个废子,十有八九是要弃掉了,孙氏都弃掉了的棋,她更不会留着,至今还未发话,不过是等着孙氏憋出来的大招儿。

    小玉眸光都跟着一亮:“多谢大小姐!奴婢定当领命!”

    心禾微微掀唇,这才转身走了。

    府外,书兰已经给心禾把马车准备好了,心禾上了车便让书兰留在了府里,她要去见穆侯楚,带个人本来就不方便。

    明玉湖是京城最大最美的一个湖畔,有皇家花园之称,如今时值夏日,荷花开得正好,虽说这荷塘是比不得侯府的精致,但是却更为自然壮观。

    马车在明玉湖畔停下,外面日头大的很,可这明玉湖边倒是郁郁葱葱不少树,因此也算是有几分阴凉,偶尔一阵凉风吹过,舒服的很,心禾摇着扇子下了马车,瞧着这精致也是难得的觉得心旷神怡。

    抬眼便看到湖畔边的一个凉亭里,穆侯楚已经闲散的坐在那边喝茶了,这周遭都没人,不知是不是他又滥用私权了······

    “把我叫这儿来做什么?有什么事儿不能让直接去找我,还让人塞张纸条儿,闹的多见不得光似的。”心禾随意的坐到了穆侯楚的对面,手上的扇子摇的越发的欢快了。

    穆侯楚牵唇笑了笑,亲手给她倒了杯茶:“现在这种时候我若是登府拜访,只怕被轰出去。”

    心禾挑了挑眉,将手上的扇子搁在了桌上,接过了他递来的茶水:“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明月关一带敌军蠢蠢欲动,乐元侯有意领军讨伐,被皇帝直接驳斥回来,乐元侯当着皇上虽说不敢说什么,其实心里憋火的很。”穆侯楚拿起了那桌上的扇子,坐到了她的旁边,给她打扇。

    这小女人就是冬怕冷,夏怕热的,真是精贵的不得了。

    心禾忽而想起书兰说的那个传闻,狐疑的道:“我听人说,驳斥乐元侯请命的还有你的功劳,不会是真的吧?”

    “嗯,皇上问过我的意思,我说不可让乐元侯前去。”穆侯楚道。

    “为什么?”心禾不免有些诧异。

    “朝中之事,千丝万缕,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没有那么简单的是非对错,”穆侯楚面色微微凝重了几分:“那日便是我建议让乐元侯领兵出征,皇上也不可能让他去。”

    心禾眸光微闪:“是因为乐元侯曾经是为前朝效忠过的吗?”

    穆侯楚弯了弯唇角:“我夫人真聪明。”

    心禾轻瞪了他一眼,才道:“罢了,这朝中之事我也懒得管。”

    “你懒得管,你爹可想管,现在怕是对我恨之入骨,幸好我前几日就下了定,不然换了今日去,怕是直接被轰出来。”穆侯楚轻声笑道。

    皇帝对于前朝之事格外敏感,所谓伴君如伴虎,外人轻而易举的一句穆相权势滔天,皇帝都事事听从于他,便以为他当真那般轻松,其实事事哪里这么简单?

    乐元侯府这件事,一朝天子一朝臣,皇帝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重用乐元侯府,他如今身处高位,却公然与皇帝作对,支持乐元侯府拥兵,皇帝又该如何疑心他?

    他本就是前朝皇长孙,正是这种身份,才越发的要跟乐元侯拉开关系,否则一不小心,怕是就掀起又一次的血雨腥风。

    他其实步步为营走到今日,为的就是那一场腥风血雨,可如今因为她的出现,他改变了自己的全盘计划,自然只能将从前那段过往尽量压制,和乐元侯,自然也是敌对一点更妥当。

    只不过皇帝的随口一问,便是如此多的盘算与心思,他身处这个位置,又怎么可能如旁观者所想的这般轻松?

    心禾喝了口茶,抬眸看着他:“你今日来找我便是为了此事?”

    穆侯楚给她打着扇子,轻笑一声:“还不是怕你生气,所以特意找了这么个好地方来献殷勤。”

    心禾没好气的轻哼一声:“我有那么小气吗?”

    难不成还真会觉得他故意敌对她爹不成?这事儿她压根儿就没放在心上。

    穆侯楚捏了捏她的手心:“谁说不小气?上次我受伤,我说一句不疼你便说我又对你撒谎,此事若是不跟你解释清楚,我可不放心。”

    其实他也就只是想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