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75章 投怀送抱

第275章 投怀送抱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轻哼一声,懒得跟这男人多说,索性要抽出手来,他却是不依,反而用力一带,让她一时没反应过来,一个踉跄往他胸膛上栽去。

    穆侯楚坐的稳稳当当的接住了她,唇角含笑:“怎么?现在想起我的好来了,主动投怀送抱?”

    “你不要脸!”心禾没好气的推开他,随即连忙转头看看周围有没有人看到。

    穆侯楚捏了捏她的小脸:“外面都是我的人的守着,今日这明玉湖没别人,瞧你那紧张兮兮的样子,我抱抱自己的未婚妻都不成了?”

    “穆大丞相滥用私权也这么随便?”心禾挑了挑眉。

    “连点私权都不给我随便用用,我这丞相当的有什么意思?还不如跟你一道去杨罗湾当农父。”穆侯楚轻笑一声。

    “好啊,反正我也不爱在京城呆。”

    心禾其实也不过是随口一说,这人生一世,哪里有这么多的随心所欲?她有她在京中的不得已,穆侯楚也一样有他的不得已,既然已经卷入了这个漩涡之中,便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够躲避的了的。

    她也不是那么喜欢逃避的人。

    可穆侯楚却是忽而正色道:“那等咱们成亲,就回杨罗湾可好?”

    心禾眸光一闪:“什么?”

    “我从前说的你忘了?我若是娶到你,这滔天权势不要也罢。”

    “可这是你多少年的心血······”

    旁人只道穆侯楚手段狠厉城府极深,能够从一个小小布衣走到今天这一步,但是她却知道,没有人天生强大,他没有没有天生的强权在身,他从一无所有直到走到今日,耗费了多少心血。

    放弃?多可惜。

    穆侯楚捏了捏她的手心,唇角含笑:“比不得你。”

    心禾心里一片暖意,不禁嗔笑一声:“那我倒是等着瞧,昨日我还收到了小北的来信,他都会写字了,虽说写的不好看,但是也是长进不少,他还说起大哥都已经成亲了,小翠将家里也料理的很好,大哥把铺子和村里的小作坊也管的好,我就想着若是哪日我们能回去,怕是再好不过了。”

    穆侯楚轻声道:“会的,我答应你的事情,便一定会做到。”

    她想要的一切,他都会让她得到,谁让她是他心中的宝?

    ——

    等到回府的时候,天色也不早了。

    这次等在府门口的不是书兰,因为心禾特意嘱咐过她不要总是张扬她出府的事情,书兰自然安也就不敢在府门口等着了。

    当心禾看到等在府门口的小玉的时候,面色却是一沉。

    小玉能这般着急的等在了府门口,怕是那孙氏已经有动静了。

    心禾下了马车,快步进府,一边走着一边压低了声音问:“怎么了?”

    小玉神色有些焦虑的道:“奴婢今日一早就盯着侯夫人那边,便看到一个面生的小厮被叫进了侯夫人的院子,不知是何居心。”

    “面生的?”

    “奴婢在这侯府也有十年了,府中的奴才虽说多,但是奴婢也全都认得出的,但是这个男人,奴婢当真是从前没见过,最近侯府也没有采买新奴才,可是这个男人,却是一副侯府小厮打扮,奴婢觉得事有蹊跷。”小玉道。

    心禾脚步一顿:“那男人后来去哪儿了?”

    “奴婢想起来小姐曾说有事找李三儿,奴婢便让书兰去青禾小铺上特意将李三儿给找了来,让他盯着那男人的动静,奴婢急着想告诉小姐,所以就在府门口等着小姐回来。”小玉道。

    心禾点了点头:“做的不错,先等着李三儿那边的消息,不急。”

    “是。”

    一边说着,便已经走到了琉璃阁。

    书兰瞧见心禾回来便连忙给她倒茶:“小姐回来了,可是要准备用晚膳?”

    “我方才吃的晚,还不怎么饿,再等等吧。”

    晚上还不知是一场什么暴风雨,准备了估摸着也浪费。

    “侯爷呢?今日侯爷在府里吗?”心禾想起昨夜别人说,乐元侯喝的大醉的事情,心里也知道他伤心,也是不怎么放心的下他。

    “侯爷今日一早就出去了,不知是去大理寺,还是去······翰林院。”书兰说着,还顿了顿,似乎有些犹豫着不知该如何说的样子。

    “去翰林院做什么?”心禾愣了愣。

    前几日不是经常去大理寺,主要为了那次的黑熊案子,怎么突然跑翰林院去了?

    书兰压低了声音道:“奴婢也是听闻,说是侯爷似乎在打算弹劾穆相。”

    心禾秀眉微蹙:“为何?”

    书兰支支吾吾的,不知该不该说。

    “说!”

    书兰这才道:“好像是要联合一众言官,弹劾穆相,说是穆相乱臣贼子,听说,现在都已经掌握了些许证据了。”

    心禾眸光微沉:“是么?”

    若是如此,穆侯楚不该不知道,他在京城的眼线她是见识过的,无孔不入,乐元侯联合一众言官收集证据要弹劾他的事情,他必然早该知道才是,可今日见他,他却只说了他得罪了乐元侯的事情。

    此事却是一句不提,想要刻意瞒着她?没必要,这种事情有什么可瞒着的?

    依着他的性子,若是他不提的事情,八成就是,不值一提的事情。

    心禾对于穆侯楚还是很放心的,他在朝中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此事倒是也不怎么在意。

    唯一她觉得有些疑惑的是······

    “你从哪儿听说的?”

    书兰愣了愣,才道:“奴婢今日府中,听府里的奴才议论的。”

    “我怎么没听到议论?”此事连书兰这样一个单纯到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都能知道,她却不知道,便觉得蹊跷了。

    书兰连忙道:“奴婢,奴婢今日听说,府里的魏婆子得了几个新从柳扶轩出来的花样子,便想去描了来给小姐绣香囊,去的时候听着魏婆子说起了这事儿。”

    “魏婆子?”

    小玉上前一步道:“是侯夫人身边的人。”

    “这府中能随意出府的也只有魏婆子,新出的花样子奴婢们也只能从她那里得,一直都是这个规矩。”书兰显然还没意识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