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81章 想回家

第281章 想回家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小玉说着,还有些愤愤的道:“这样一来,岂不是便宜了她了?”

    心禾轻笑一声:“便宜?这世上从没有便宜的事儿,你以为孙氏救她,便能放过她?救她是为了让她闭紧嘴巴,不要乱说话,可她活着就总是威胁,孙氏这些年在侯府没有半点差错,不是她品行好,是她手段高,她怎可能放过一个知道她底细的人?”

    小玉微微一愣:“那小姐的意思是,锦绣也活不了?”

    “自然是活不了,只不过不会死在乐元侯府罢了,锦绣不必多管,狗咬狗的事儿罢了。”心禾淡声道。

    “是。”

    书兰突然进来道:“小姐,公主府那边派人递来了帖子,说是朝阳公主在府中办宴,特意给乐元侯府来了帖子,还说一定要让大小姐前去呢,侯爷得了这帖子便直接让人送到琉璃阁来了,小姐您看······”

    心禾眉头微挑:“公主府?”

    朝阳上回在贵妃生辰宴上对她可算是不客气的很,这次自家府里办宴席,会想起来找她去给碍眼?事出反常必有妖。

    心禾突然想起来:“对了,此前说大理寺那边查黑熊案子,是不是已经快要查出来了?”

    “按理说是那次进入宫里给贵妃贺寿的人都要细查,但是也有不能查的地方,比如朝阳公主,还有朝中的一些地位较高的人物,都是不许大理寺府邸查的。”

    这个也是在意料之中,她本来也没打算指望大理寺能查出个什么名堂来,只是此时突然朝阳公主下帖子,反而让她怀疑会不会是跟这黑熊案子有关。

    心禾淡声道:“就说我病了,恐怕没法子去。”

    “这可是公主的邀约,若是直接拒绝,怕是不好吧?”书兰犹豫着道。

    “所以我说我病了呀,又直接拒绝吗?”心禾眨了眨眼。

    书兰讪笑一声:“奴婢的意思是,这样怕是得罪了公主。”

    “这个就放心吧,我早得罪她了,不怕多这一次。”心禾随意的道。

    朝阳让她赴宴,必然是鸿门宴,她现在没有心情去跟这个蠢公主浪费时间,分明知道她不怀好意还往上凑?当她傻的。

    书兰这才不再说什么了,应下:“是,小姐是否想要用晚膳?”

    心禾摆了摆手:“罢了,今日我没胃口了,准备洗漱吧,早些睡下,明日我还得出去一趟。”

    作坊那边已经来了消息,说是苹果酒杨梅酒已经生产出来了,青禾小铺的生意萧条了好一阵子,让那胡人的酒坊赚了一大笔了,也该抢回市场了,她明日得亲自去看看情况。

    ——

    夜色已经深了,经历了一整天的风波的侯府,终于安宁了下来。

    孙氏坐在桌前,面色从始至终都是微微泛白,难看的很。

    魏婆子小心翼翼的道:“夫人喝口水吧。”

    这一整日下来,一口饭也没吃,茶水都没沾过,她虽说也知道侯夫人这是心里难受,但是好歹也不能熬坏了身子不是?

    孙氏沉着脸色:“你先退下。”

    “这······”魏婆子也不放心,但是看着自家夫人这脸色,便是再如何不放心,也不敢多说一句废话了,只能讪讪的应下:“是。”

    魏婆子退下了,孙氏这才气的一把摔了手边的茶杯。

    那茶水溅了一地,孙氏都觉得不解气,恨不得将这满屋子的东西都砸了才好!

    可她到底还是有理智,她不是黎君瑶那样的蠢货,今日她敢在屋里发脾气,明日丝毫风声传出去,侯爷那边她便是再无半点立足之地了!

    “原本以为来了个好拿捏的,没想到比黎君瑶还要难对付百倍!”孙氏磨着牙道。

    她这几十年的老道行,到现在还真没摔过,没想到如今竟在这小丫头片子手上栽了跟头!

    正恼火的想着,忽而见窗外闪身而入一个黑衣人。

    孙氏先是一惊:“你······”

    那人却直接亮出一块令牌。

    孙氏态度立马恭敬了几分,有些讪讪的道:“可是沈老爷那边有什么吩咐?”

    “自然是有吩咐,可你办事越发的不得力了,要你压制住季心禾,如今反倒你被压制,如此下去,你觉得你还能有什么用?”

    “不会再有下次了。”

    “自然不能有下次了,不然沈老爷也不会放过你去,今日我特意来,便是要警告你一句,以后可紧着点儿,若是事儿没办成,反而漏了老底,可别怪沈老爷不给你留余地!”

    孙氏脸色一白,连忙道:“我自然知道的。”

    “知道就好,季心禾此人精明无比,她怕是已经开始怀疑你背后的人了,该怎么做你知道,但是一点,她不能死。”

    孙氏愣了愣:“为什么?”

    “一个用来牵制穆相的女人,还轮不到你来弄死。”

    “是······”

    黑衣人交代完了事情,这才转身从窗口飞身离去。

    孙氏身子一软,彻底摔坐在了凳子上。

    ——

    心禾这一晚也没有睡好,孙氏已经被她抓住了马脚,但是一个更大的谜团又涌上心头,若是果真是孙氏当初害她,指使锦绣偷了她的贴身物件,去给那被药物摧残的黑熊接触,然后识别了她,要害死她,那孙氏有必要让自己死吗?

    或者说,孙氏有这个本事画这么大的一个局?孙家的底细她也让福全打听过,孙家原本就是背靠乐元侯府的一个小家族,孙氏是在吴氏去世后从妾室抬成侯夫人的,若是孙家当真有能耐,怎可能让自己的女儿嫁进来当一个妾?

    那就是说,孙氏的背后必然还有人,这个人不论是谁,怕是都藏着更深的秘密,而且,极有可能是针对穆侯楚的。

    心禾秀眉微蹙,又翻了个身,想起乐元侯手上掌握的那些罪证,她粗粗的瞧了一眼,似乎都是铁证,这些罪证呈上去,真的不会有问题吗?

    她虽说相信穆侯楚的能力,但是也不代表不担心。

    心禾轻叹一口气,罢了,还是等明日吧。

    这京中的水,也的确是深不见底,步步谨慎,也不一定保证百分百的稳妥,她有些厌倦了,开始想念杨罗湾的安宁,想念大哥弟弟还有小翠,想念那一望无际的田园白雪。

    她突然想起穆侯楚白日里与她说的话。

    等我们成亲,我便带你回杨罗湾,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心禾心口一跳,萌生出一抹隐隐的期待,他准备好抽身而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