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85章 得她一笑欢颜

第285章 得她一笑欢颜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这才了然的点点头:“难怪你不在意我爹的举证。”

    朝中之事,果然复杂,单看表面,哪里有这么简单?揣摩君王的心思,对了君王的意思,这才是要紧,至于旁人如何,都是次要了。

    “我如今手中重权,权势滔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也不是不知道我的分量,可越是知道,所以他也会怕,怕我会想成为万万人之上,觊觎他的位置,一个过于完美的人,对于百姓来说或许是福音,可对于君王来说,却是危险。”

    穆侯楚轻笑一声:“就拿上次的京城大雨,堤坝崩塌,我负责将这堤坝重建,治理了水患,乐元侯今日参我的折子里,便有这一项,说我中饱私囊,贪了修理堤坝的部分银子,甚至苛待朝臣,皇帝听着反而觉得安心,我不得民心,有污点,他便越安稳,他不需要一个十全十美的人站在他身边,你明白吗?”

    心禾面色微微一滞,靠入他的怀里轻声道:“我突然觉得朝局好复杂,京城也好复杂。”

    穆侯楚微微勾唇:“不怕,有我在,不会让你出事。”

    心禾揪着他的衣襟:“我今日教训了悦客来的那个胡人东家,还搬出了你的大名,本来还怕给你惹事了,现在看来,我给你把名声搞差一点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穆侯楚面色微沉:“他去找你麻烦了?”

    “我教训他了,你着什么急?”心禾好笑的道。

    “我怕你教训的不够。”

    “先别忙着对付他,我自有分寸的,你别总管我的事儿了,多顾着自己吧,你整日里在这风尖浪口上的,我都跟着担心。”心禾嘟囔着道。

    穆侯楚眸中都满是暖意:“真的担心我?”

    “你可知道,这瑞福楼是沈家的产业?”

    穆侯楚神色凝重了几分:“我自然知道。”

    “我怀疑这胡人也是沈家弄来的人,我现在觉得那个沈贵妃很不对劲,上次那黑熊事件,不知会不会是跟沈家有关。”

    “此事我也在查,沈家是皇帝登基后一手提拔的家族,算是因为沈贵妃而鸡犬升天,皇帝对沈家也很是看重,沈家若是还想再进一步,想要对我下手也不是说不过去。”

    心禾往他怀里缩了缩:“若是这样,我怕你对付不过来。”

    陈阁老居心叵测,如今又多一个沈家,暗处不知还有多少敌人蠢蠢欲动,他又该如何应对?

    穆侯楚轻笑一声,圈着她的臂弯又紧了几分:“我早有盘算,你不要总为我担心,这些年多少风浪都过来了,这点事情我会拿捏好的。”

    随即看着她,正色道:“我说要给你你想要的一切,我对你从来没有儿戏过,我都有了盘算,自然不会让你委屈,心禾,我说过的,为了你,这眼前的一切我都可以不要,我知道你不喜欢京城,再呆一阵子,等成亲,我定带你回杨罗湾。”

    心禾知道他从来不是空口说白话的人,他既然这么说,必然是有了一定的准备和安排,心禾的眸子都跟着亮了几分:“好!”

    穆侯楚看着她突然亮晶晶的眸子,唇角溢出一抹笑来,能得她一笑欢颜,什么是不值得的?

    ——

    公主府。

    大理寺的人已经在花厅恭候多时,朝阳公主却是将他们晾了足足一个时辰,才慢悠悠的出来露面了。

    “微臣参见公主!”大理寺少卿王忠连忙拱手作揖。

    朝阳傲慢的看着他:“怎么?王少卿最近很闲呐,三不五时的往我这公主府跑,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

    王少卿也是无奈的很,连忙道:“微臣不敢,微臣此次前来,正是因为有要事在身,才不得不来,微臣也是例行公事,所以要搜查公主府,还请公主······”

    “放肆!”朝阳一巴掌拍在桌上,珠圆玉润的手指指着王少卿,一双眸子怒目圆瞪:“你好大的胆子!本公主的府邸也是你想查就能查的吗?本宫乃圣上亲妹,你敢在我的头上动土,你这是不把皇帝放在眼里?”

    “微沉怎敢啊?只是这负责黑熊案件,也是皇上吩咐的呀!”王少卿连忙道。

    “你一个小小案子,就要怀疑本宫不成?!本宫今儿把话放在这儿!你若是胆敢搜,本宫定不会放过你!王忠,你最好给本宫掂量掂量清楚!”

    王少卿面色难看的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带着人走了,这公主强硬又蛮横,皇帝那边又等着这案子破出来交差,他夹在中间,可如何是好?想到这里,王少卿便是一阵摇头叹息。

    等着人都走了,朝阳公主才松了口气似的:“这群人胆敢再来,本宫绝不轻饶!谁都不许放进来!”

    屋里的奴才们连声应下:“是。”

    “公主何必如此担心?那些东西,奴才们早就处理了,让他们搜,也无妨啊。”一旁的小太监低声道。

    “你懂什么?!大理寺的人查案你以为就搜搜这么简单吗?只要准许他们进了这公主府,丝毫线索都兴许查出猫腻来,到时候本宫难保,也让你不得好死!”朝阳狠狠的戳了戳这小太监的脑袋。

    小太监吓的连忙跪在地上求饶:“公主饶命,是奴才不中用!”

    朝阳烦躁的道:“乐元侯府那边的帖子送去了没有?怎么到现在还没回信?”

    小太监哆嗦着道:“乐元侯府那边,黎大小姐回绝了,说是身子不适。”

    朝阳气急败坏的踹在他的身上:“她竟然还敢回绝我的邀约?!一个乡下出身的泥腿子,当真是把自己当根葱了?!”

    那小太监被踢的翻到在地,又连忙跪好:“奴才也是这么想呢,她着实是太给脸不要脸了,公主是什么样的人物?也容的她这般造次?她既然这般嚣张,公主又何必抬举她?干脆不请她罢了。”

    “蠢货!”朝阳又是一脚踹上去:“没脑子的东西,就从来不知道为本宫分忧,本宫的宴,她必须要来!”

    大理寺的人都找上门来了,她再如何能拖的了几日?再干等着坐以待毙,还不如先下手为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