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88章 你什么意思

第288章 你什么意思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但是被尉迟恭这般凶神恶煞的怒目瞪着季心禾,却是淡然的很,不单没有丝毫惧怕,反而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来。

    “尉迟老爷可真是让我好等,我都喝了一杯茶了,尉迟老爷才出来,这般不敢见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心虚了。”

    尉迟恭脸色阴沉的要命,“呸”了一声:“老子怕个屁!”

    显然是连假模假样的面子功夫都不想维持了,他已经要被季心禾给气疯了。

    心禾却是不在意的笑了笑:“也的确是没什么可怕的,我不过是给尉迟老爷送几坛子酒来,这是我们青禾小铺最新酿造出来的三种新果酒,苹果酒,杨梅酒,这几种果酒和葡萄酒并称一系列,葡萄酒的美味甘甜想必大家都见识过了,这三种,必然也不会让人失望的。”

    她的声音拔高了几分,后面的话完全是对着人群说的,显然是给自己的新品打广告。

    尉迟恭脸色更难看了,冷声道:“我不稀罕!谁要你的酒?”

    季心禾似笑非笑的歪了歪头:“尉迟老爷不稀罕不要紧,只要客人们稀罕就够了。”

    一边说着,便转头看向大厅里围满了的人群,扬声道:“你们想尝吗?”

    人群里立马爆发出一阵呼声:“要!”显然激动的不得了,这么好的酒,白给你尝,傻子才不要!

    尉迟恭脸色由青变紫,气的浑身哆嗦:“要派发酒水滚出去派!在我的店里闹什么!?”

    心禾面上的笑意收敛了几分,染上了几分冷意:“是么?尉迟老爷怕是忘了半个月前咱的赌约了,尉迟老爷半个月前也曾在我的铺子上闹过,说我偷师学艺,偷了你们尉迟家的手艺,我说我对尉迟家的手艺不屑一顾,尉迟老爷还说我打肿脸充胖子,我们定了赌注,只等着半个月后,我三样新品上新,现在就是兑现赌约的时候,尉迟老爷是怕自己输了,所以现在先学会了耍赖了吗?”

    这话一出,人群里立马爆发出一阵嘘声:“这做人也不能太过分,当初既然是悦客来张口给季姑娘破了脏水,现在季姑娘找上门来,给大家清算这笔账,尉迟老爷总不能翻脸不认人吧?这胡人的素养也真是不怎么地!”

    “就是,季姑娘一言九鼎,说半个月出新品就半个月出新品,现在季姑娘费心费力的将新品酿造出来了,摆在了尉迟老爷的面前,尉迟老爷竟然直接要将人赶出门外,这不认账就算了,那当初往季姑娘身上泼的脏水就这么算了不成?哪儿有这么便宜的事儿!”

    “这做生意还是得讲究点儿道义,人也不能太过分,人季姑娘一个女儿家都如此大度的接受了赌约,事到临头尉迟老爷不认账了算什么事儿?”

    眼见着人们都明显的偏向了季心禾,尉迟恭一时也有些慌了,心知自己此时不是肆意胡来的时候,这赌约一早立下,现在他骑虎难下,就算此时此刻他只想将她轰出去,却也是只能忍着。

    尉迟恭狠狠的咬了咬牙,才恼火的道:“老子有什么可怕的!尝就尝!你可别是拿的几个苹果兑点儿酒水弄出来的东西来敷衍我!”

    季心禾嗤笑一声:“那是尉迟老爷才做的出来的事儿吧?”

    “你!”

    季心禾却不与他争辩,直接对着李三儿使了个眼色。

    李三儿便立马将那酒坛子给打开,抱着那小酒坛子在桌上的一排小碗里一溜烟儿的倒过去。

    这坛子被打开的一瞬,酒香四溢,便弥漫了整个大厅,人们都看直了眼睛,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实在是香!

    “来来来,各拿一碗,大家伙儿给做个公正的评判,看看我们青禾小铺这次上新的果酒,值不值得起这块招牌!需不需要觊觎尉迟家的那点儿子手艺!”李三儿很是得意的给大家分发酒水。

    人群里又是一阵哄抢。

    “啧啧!这味儿真不错!我当是那葡萄酒就已经是天上的美酿了,却不曾想还有这么多别样的新品种,而且各有特色,真是厉害啊!”

    “真真的好喝!还有不?还有不?”

    “就青禾小铺出的这新品,碾压葡萄酒都不为过,青禾小铺有必要觊觎尉迟家的那点子葡萄酒的手艺?我看就是悦客来见不得青禾小铺抢了他家生意,恶意污蔑吧!”

    大家伙儿各自分到了一碗酒,喝了都是大夸大赞,意犹未尽。

    李三儿笑呵呵的道:“大家放心,我们青禾小铺的酒水管够,大家若是觉得喝的不尽兴,欢迎前往青禾小铺!小的届时会在那里恭候大家!”

    季心禾勾起一抹笑来,看向了尉迟恭:“尉迟老爷不尝尝看?今日免费,明日可就要收钱了呐。”

    尉迟恭脸色越发的难看,却是一口都不想尝,恼火的将那李三儿送来的酒碗给推开:“我尉迟家的手艺,五代单传,闻名至今,何须在意你这不正不经的小门小户?”

    季心禾无所谓的笑了笑:“尉迟老爷现在火气大,想要说两句解解气也无妨,我不在意,反正只要客人爱喝就够了,不是么?”

    尉迟恭看着自己这一拳打下去像是锤在棉花上,季心禾不痛不痒的样子,着实是让他憋屈的很!

    却在此时,一个小厮暗地里在他的耳边压低了声音道:“老爷,已经好了。”

    尉迟恭的脸色这才稍稍好了几分,看着季心禾的眼神都带着几分幸灾乐祸,你这臭娘们儿还在我面前班门弄斧,老子就让你后院儿着火还不知!

    尉迟恭得知了这个好消息,整个人都跟着放松了下来,忽而哈哈大笑了起来:“季姑娘说的是,客人爱喝就好,你今日来的目的不就是为了给青禾小铺正名吗?好!就当是我污蔑了你,那又如何?我尉迟家百年手艺,一辈辈的人传承下来,能比你家的酒差?我根本就不怕!”

    季心禾勾了勾唇:“那可最好,不然尉迟老爷以后又耍阴招,我也招架不来了。”

    “你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