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92章 她的审问方式

第292章 她的审问方式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却也因为完全动了情,所以才反而放松了对季心禾的桎梏,季心禾趁机翻身而起,反转了局势,顺势跨坐在了穆侯楚的腰身上,头一次在他面前有了居高临下的气势。

    “陈易凝为什么来你府邸里?”季心禾幽幽的道。

    她忽然抽身而去,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和身体都空了,满身的欲|火轻易无法消退,折磨的他要疯了,偏偏这小女人非要对这无关紧要的事情这般较真。

    “我哪里知道她的心思?”穆侯楚显然对陈易凝的话题没有半点兴趣,此时看着眼前娇媚的小女人,都几乎要欲|火焚身,这话自然说的敷衍。

    心禾却早料到了一般,小手摸想了他腰间的腰带,似笑非笑的掀了掀唇,轻轻一抽便将那腰带给扯了,一双小手从他胸膛划过,扒开了他的外衫:“她为什么来你府邸里?”

    穆侯楚忽而觉得自己头脑“噌”的一下子,充血了·····

    “她想嫁进来,哪怕为妾,所以来找我。”穆侯楚声音都嘶哑了,一双眸子更是***翻涌。

    季心禾心里冷哼一声,妾?上回在宫里贵妃娘娘的宴席上,她故意羞辱她,所以提了一个妾字,没想到陈易凝一个堂堂阁老千金,竟也真的能为了穆侯楚纡尊降贵到这个地步?

    心里这么想着,面上却是眨了眨眼,纤细的手指顺着他的内衫带子一挑,剥开了他的内衫,继续问道:“她来找你,你就让她进来了?你的丞相府这么随便让人进?”

    穆侯楚觉得自己要是哪天死了,就是被她这小妖精给磨死的!

    强行忍住自己翻涌的兽性,嘶哑着声音道:“她说她知道关于陈阁老手上那致使黑熊发狂的药物的事情。”

    “哦~”心禾思量着,这心里的火气倒是消退了几分。

    穆侯楚咬着牙道:“心禾,你非要用这种方式来问?”

    季心禾轻哼一声:“不用这招,你能这么乖巧的回答我?”

    穆侯楚顿时哭笑不得,早知道他今日就少穿两件衣裳了!不然也不至于被这小妖精给撩拨的欲生|欲死的!

    季心禾小手一挑,剥开了他身上最后的一件里衣,露出了精壮的上身,她手指无意间从他的胸膛撩过,穆侯楚便是浑身一阵激灵,身下原本就坚挺着的某物,此时越发的嚣张了······

    “嘶······”

    心禾疑惑的道:“你背上的伤还没好?”

    她还怕是自己压着他,压到他背上的伤口了。

    穆侯楚扯了扯唇角,额上的汗珠子都要滚出来了,背上那点子伤算什么?被那黑熊拍十下都没现在折磨的狠。

    “心禾,你若是再这样下去,我怕是要欲|火焚身了,你感受不到吗?”穆侯楚嘶哑着声音说着,还故意的动了动身子,让那身下坚挺又滚烫的某物蹭了蹭她。

    季心禾脸上“噌”的一下子就红了,却还是强忍着,虎着脸道:“你别给我打岔!最后一个问题,陈易凝跟你从前到底什么关系!”

    穆侯楚顿时哭笑不得,她今日用这法子折磨他,竟从头到尾只为了那么个无关轻重的女人。

    罢了罢了,为了个女人,总好过是为了个男人吧。

    “没有关系,她是陈阁老的千金,我从前是陈阁老的人,素日里打那么几次照面罢了。”

    季心禾没好气的道:“我可听人说,你们青梅竹马,天造地设呢!”

    “你听那些谣传,不如听我说。”穆侯楚说罢,便一个翻身要将她压下。

    他是再也忍不了了!

    季心禾却闪身一跳,从床上跳了下来:“那我先走了。”

    穆侯楚脸都黑了,几乎一个闪身挡在了她的身前,逼近了她:“你把我撩成这样了,还想走人?”

    季心禾低头看了看他骄傲的老二,瞪着他道:“前脚才让我看到你和你青梅竹马一起聊的欢快,你现在还好意思让我留下?”

    “不过是说了两句话······”

    季心禾磨着牙道:“我这么小气的人,两句话也忍不得!”

    一想到陈易凝曾经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样子,季心禾便是满肚子的火气,她和穆侯楚相识十多年,她知道那么多她不知道的事情,陈易凝说的时候她虽说可以做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但是心里怎么可能不在意?

    在感情上,她也只是个普通女人,穆侯楚上次逃婚的事情她可以不计较,救了陈易凝的事情她可以相信只是计谋,可对陈易凝这个女人的存在,她是计较的,很计较!

    她的男人,凭什么别的女人更了解,凭什么别的女人还能轻易接近?任何理由都不行!

    穆侯楚无可奈何,只好哄着她道:“方才你也质问我了,我都如实作答了不是?我跟她没关系呀!”

    季心禾凉飕飕的掀了掀唇:“幸好是回答的还不错,不然现在可不是睡不睡的问题了。”

    是踹不踹的问题!

    穆侯楚哪肯放她走?箭在弦上,还顾及的了那么多?

    直接抓上床了再说!

    谁知心禾却是早料到了他的心思一般,在他眸光微闪之时,便提前一步闪身躲过,随即喊了一声:“来人啊,你们相爷有话要吩咐!”

    说话的功夫便已经闪身到了外厅。

    穆侯楚正打算追出去,低头一看自己还坚挺着的老二,还有那赤|裸的上身,脸色一下子全黑了,咬了咬牙,到底还是顿住了脚步。

    这个狡猾的小女人!

    故意撩他脱他的衣裳,不单单是要拷问他,还在这儿等着他呢?

    大门一下子被打开,两个小厮连忙冲了进来:“相爷有什么吩咐?”

    心禾藏起了唇角的一抹偷笑,冲着里间扬了扬唇:“喏,去里面问。”

    说罢,便大大方方的出门去了,头一次在穆侯楚手上得逞,回回都是他欺负她,这次也让他憋屈一次!

    谁让他惹她生气?哼!

    季心禾心情突然大好,乐滋滋的迈着欢快的步子出了相府。

    “相爷有什么吩咐?”两个小厮讪讪的到了里间门口小心的问道。

    穆侯楚脸色黑如锅底,磨着声音阴沉:“都给我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