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94章 狡猾的女人

第294章 狡猾的女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这,这,这小的也不知道啊!”小厮也是一脸的无辜。

    自从上次的火灾发生之后,已经过了足足三日了!

    悦客来铺子上的备货都已经早在昨日就卖光了,今日便直接关门大吉了,因为实在是没货可卖了,可这青禾小铺,竟然到现在了还门庭若市,卖的火热!

    这哪里是缺货的样子?分明半点影响都没有啊!

    尉迟恭顿时火冒三丈,气的青筋暴起,他就知道,他就知道!

    这个狡猾的女人,怎么可能损害自己的利益?她必然是给自己留了后招了!

    尉迟恭拳头捏的啪啪响,转身便直接冲了出去。

    那小厮连忙紧跟着跑出去:“老爷,老爷!”

    ——

    青禾小铺一改从前的萧条,此时几乎门庭若市,最大的原因自然还是季心禾用行动洗清了污名,否决了自己偷师学艺的脏水,再者青禾小铺这刚刚推出来的三种新品,借着三日前的那一次闹剧,算是做了免费宣传。

    葡萄酒的名声已经是有目共睹,眼下又推出的这三个新的果酒种类,味道也是出了名的香醇,人们自然乐于砸钱再买新品。

    当然了,这么爆满的生意,悦客来关门大吉,也是给了不少助力的。

    尉迟恭站在这青禾小铺的门口,看着这店里进进出出,络绎不绝的客人,气的浑身都要哆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跟在他身边的小厮讪讪的道:“小的方才去打探了一下,发现这铺子的后门那边,正在往里补货呢。”

    尉迟恭死死的瞪着他:“补货?!她酒坊不是烧了吗?哪儿来的货补!”

    “这个······”小厮哪儿敢说?

    只怕是她就给了空院子给他烧,自己的酒半点都没损失!

    尉迟恭气的几乎要吐血,这女人想必是早先就察觉了他要给她放火的事儿,故意按住不说,悄悄摸摸的将货都给转移了阵地,等着他一把火一放,她也一把火烧了他的酒坊,看上去像是两人互相拿捏着把柄,互相制衡,谁也没亏着。

    可实际上,她根本就没损失!

    而他,却白白的搭进去了他所有的存货!现在这悦客来,起码半个月不用开张了!

    这个狡猾的女人!

    尉迟恭磨着牙,发了狠似的就要往里冲,那小厮连忙拉扯着他:“老爷不可啊,这会儿人这么多,老爷进去闹,也讨不到好处啊。”

    “老子咽不下这口气!”尉迟恭一把甩开那小厮,便气势汹汹的要冲进去。

    谁知一个清幽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尉迟老爷这是做什么?一大早的特意来我的铺子上窜门儿?咱家酒坊关门了,就格外清闲了?”

    尉迟恭转身便瞧见一辆马车停在了他的面前。

    季心禾坐在车里,手上执着一柄小扇,随意的挑着那车窗帘子,坐在马车上笑盈盈的看着他。

    尉迟恭死死的瞪着她,别以为他不知道,她那美艳的笑容里,不知藏着多少得意和奚落!

    “好你个季心禾,老子日后不整死你,老子就不叫尉迟恭!”尉迟恭气急败坏的指着她的鼻子大骂。

    季心禾却是对他的狠话毫不在意,勾了勾唇:“是么?你现在都没法子奈何我,更何况以后?”

    一边说着,便轻叹一口气:“哎,说起来也是无奈的很,你打也打不过我,做生意来明的对不过我,阴的也对不过我,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儿,到头来,输得一塌糊涂了,还要来找我放狠话。”

    “你!”

    季心禾笑的幽幽的道:“尉迟老爷有这个闲工夫找我放狠话,不如赶紧去催着自家的酒坊生产吧,这半个月之后,谁又知道会是什么情况?再开张的时候,还有没有人搭理呢?”

    尉迟恭冷笑一声:“我尉迟家百年基业,怎可能是你这样一个毛头丫头能够轻易抢占了生意的?你以为你烧了我的酒坊,能得多大的好处?只等着半个月后,悦客来依然不是你高攀的起的!”

    季心禾笑容微凉:“是么?那咱不如再赌一次,看看这次的半个月后,又该是什么境况了。”

    真以为她争取这半个月来,只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

    她是为了悦客来再开张的时候,就不再有半点竞争力!

    他止步不前的时候,她可不会在这儿等他的。

    尉迟恭看着她这幽幽的笑意,突然觉得后背窜起一阵凉意,这个女人想的,似乎永远比他看的远。

    从前他是看不起她的,觉得一个目光短浅的女人能做成什么生意?可直到今日,他接连在她的手上栽跟头,他才发现自己真的低估了她了。

    这个女人,真是狡猾的可怕!又精明的可怕。

    尉迟恭恨恨的瞪了她一眼,这才匆匆走了,她说的没错,谁知道这个女人接下来又是什么计划?什么安排?

    她会不会趁着他关门大吉的时候,又耍出什么手段彻底绝了他的后路?

    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

    且不说他尉迟家的百年基业绝不能毁在他的手上,再者说,若是他连这个小女子都对付不来的话,那他背后的人,也是绝不会轻易饶了他去的!

    毕竟他这次特意来大乾,也是有任务在身的。

    一想到这里,他这心里都跟着慌了,还是赶紧回去催着酒坊那边快些生产,快点重振旗鼓了开业的好!

    不然一直被这个女人把控着一切,他真的觉得看不到头了。

    看着尉迟恭狼狈而逃的身影,季心禾的唇角轻轻一勾,牵起一抹轻嘲的笑来,随意的放下了车窗帘子,拿着那扇子不急不缓的摇了起来。

    外面的车夫问道:“大小姐现在要去铺子上吗?”

    “不必了,我也就来看一眼,生意这么忙,我去了也打扰他们,先回吧。”季心禾道。

    其实她本就是听说了悦客来今日因为货已经完全卖完了,所以关门大吉,便猜到了尉迟恭大概是来要闹一闹的,所以才特意来这门口堵住他,省得他给她的铺子找事儿。

    现在既然目的达到,她也没必要特意进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