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95章 她可不低贱

第295章 她可不低贱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那咱现在就回府吗?”

    心禾想了想,才道:“去归林居吧。”

    她有心让青禾小铺的招牌响亮起来,可到现在也没想出比较好的法子,让青禾小铺的招牌用最快的速度响亮起来。

    所以她想着去找归林居的东家商量一下看看,兴许会有什么好的路子也说不准。

    “是。”车夫应了一声,便一策马鞭走了。

    青禾小铺所在的地方是京城很繁荣的地方了,当初心禾开店就故意选的这样一个好地段,此时这街道上络绎不绝的人,幸而路够宽,马车从人流中穿过,倒是也足够了。

    季心禾靠在车内的软枕上,微微合着眸子,一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摇着扇子,马车这么慢悠悠的走着,倒是也舒坦的很。

    却忽而听到前面传来一阵躁动的声音。

    马车也紧跟着停了下来。

    心禾睁开眼,问道:“外面是出什么事了吗?”

    那车夫连忙道:“那边似乎来了什么大人物,前面的人群一阵骚动的,小的也没怎么看清。”

    心禾挑开了车窗帘子,往外看去,果然前面的人群都似乎躁动了起来,连街道两边茶楼里的人都有许多探着头往窗外看出来。

    “哎哎哎,我听说前面是阿怜姑娘的轿子,是不是啊?”

    “对啊,我方才从那边过来的,是个四抬的小轿,好多人都围着看呐,我方才在那边险些把我的鞋给踩掉了!”

    也有人不屑一顾的:“不过一个风尘女子,算个什么东西?”

    “啧啧,风尘女子可生的美啊!”

    人群里不时传出议论声来,这街道上也是越发的热闹。

    心禾听着便是一阵狐疑,便问车夫:“这阿怜是谁啊?”听着倒是有几分耳熟。

    车夫连忙道:“大小姐不知道?这位阿怜姑娘是百花楼的头牌,京城第一名妓!名声大着呢,可谓是一夜千金,想要见她一面都难的,没想到这位阿怜姑娘今日上街来了,大概就在前面,不然也不会这么多躁动了。”

    心禾好奇的挑开帘子往外看去,果然没一会儿的功夫,便见外面有人喊了起来:“哎来了来了!”

    话音刚落,便果然见一个四抬的小轿缓缓往这边走来,这小轿不是闺阁千金常用的那种四面封闭的轿子,反而除了一个小圆轿顶外,四面都是用的纱幔垂下来,隐约便可见轿中的美人,她薄纱遮面,一双美眸却是惊心动魄的美,轻轻一笑便是媚眼如丝,勾人的很。

    难怪号称京城第一名妓,只这一眼,便是惊艳无比。

    那位阿怜姑娘的小轿走的越发的近了,一路上的人们也是停下了脚步指指点点的议论着,甚至不少轻佻的男人冲着她“阿怜姑娘,阿怜姑娘”的喊叫。

    季心禾饶有兴致的掀开车窗帘子打量着她,那位阿怜姑娘也注意到了季心禾的视线一般,忽而转头看过来,媚眼轻轻一挑,季心禾都跟着心口一荡,此时若是个男人,怕是骨子都苏了。

    季心禾的马车和阿怜的小轿擦肩而过,人群的议论声却是纷纷扰扰的不停。

    心禾的目光却一直追随着那阿怜的轿子一直到没有踪影,心思微动,眸子都跟着亮了几分。

    那车夫瞧着季心禾迟迟不放下车帘,便忍不住问道:“大小姐?”

    心禾掀了掀唇,这才回了神,放下了帘子,道:“先回府吧。”

    “是!”

    ——

    琉璃阁内,心禾一回来,书兰便端了茶水上来:“大小姐回来了?外面热着了吧,奴婢让人特意准备的冰镇凉茶,大小姐去去暑气。”

    心禾端起茶杯所以的喝了一口,才道:“对了,你去给我办件事。”

    “什么事儿?”书兰连忙道。

    “给我打听一下这关于阿怜姑娘的事儿。”

    书兰瞪圆了眼睛:“阿怜?”

    “你也认识?”心禾勾了勾唇。

    “这是京城第一名妓,奴婢怎么可能不认得?只是小姐问她做什么?这人不过是个风尘女子······”后面的话书兰不说,心禾却是明白的。

    心禾牵了牵唇:“即便是风尘女子,可也是名动京城,不是吗?京城第一名妓,响当当的名声,谁人不知?”

    “再如何也只是个低贱的女人,这种名声不要也罢。”

    心禾笑着摇了摇头:“低贱?我听说她一夜千金,出行都能轰动着满城的人围观争看,因为听说阿怜姑娘容颜倾城国,哪怕是想见一面都是难,众人如同围着稀罕宝贝似的只为看一眼,她这身价,可不低贱。”

    书兰听着心禾这么说,懵懵的点了点头:“大小姐这么说,倒似乎也是这么个道理。”

    “你去给我仔细打听打听她的事儿。”心禾笑道。

    书兰瞧着大小姐难得这么高兴的样子,怕是也是大事儿,便也不多问,直接一口应下:“是!”

    随即顿了顿,才道:“小姐,公主府那边,又来帖子了。”

    心禾听到公主府三个字就有些不耐:“回绝了就是了。”

    她眼下生意上的事儿正忙着,哪儿来的功夫跟朝阳多费劲?

    书兰却是梗了梗,才道:“朝阳公主态度强硬,这次的帖子是直接递到了侯爷那里的,她直接给侯爷施压,这······”

    心禾冷笑一声:“看来她还真是费劲了心思啊,听说大理寺最近在因为黑熊时间的案子查她,如今活跃的这么厉害,大概是做贼心虚?”

    “奴婢猜着也觉得八九不离十,哦对了,侯爷那边特意派人来吩咐过了,大小姐若是无事还是去一趟的好,听说这次的公主宴席,连贵妃娘娘都会赏脸去,京中但凡邀约的名媛贵妇,无一拒绝的,大小姐公然忤逆,怕是也不大好。”

    心禾面色微凉,幽幽的道:“沈贵妃要会去?呵,倒是奇了怪了,我这怀疑的人,怎么开始往一堆凑了?”

    书兰有些愣愣的,不明白:“额?”

    心禾冷笑一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既然她铁了心让我去,我也得瞧瞧这背后藏着什么局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