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96章 沉得住气

第296章 沉得住气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什么时候?”

    书兰连忙道:“就在七日后了。”

    “嗯我知道了,你让人去回了父亲,这宴我会去的,记得去给我查清楚那阿怜姑娘的事情。”

    “是。”书兰福了福身,这才退下了。

    等着书兰退下出去了,心禾才看向一直安静站在一边的小玉,牵了牵唇,这丫头是个沉得住气的。

    她骤然将小玉从一个厨房的粗使丫鬟提到房里伺候,接连又将她提为一等丫鬟,不说别人,书兰心里怕是不会太舒坦,也正是因此,她事事格外倚重书兰一点。

    再者,也是磨一磨小玉的性子。

    毕竟爬的太快,也是很容易恃宠而骄。

    可如今看来,对于小玉,她似乎是多虑了,小玉性子沉稳,便是一句话也不问她,她也不会抢着表现如何,便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甚至乖巧。

    “侯夫人这几日怎么样?在院子里过的可舒坦?”心禾随意的道。

    小玉给她又端了一盆冰放在了她的桌前,拿着扇子轻轻的扇着,凉风习习的,倒是舒爽的很。

    “侯夫人那边倒是没什么动静,奴婢这几日都盯着呢,大概也是禁足了,自然是老实了,那次的事情虽说侯爷没有对她做什么严格的处置,但是好歹也是让侯爷心里落下了个心结,侯夫人要想挽回,自然不敢顶风作案。”小玉道。

    “嗯,她没什么动静是最好,不过······”心禾顿了顿,才道:“你还是得紧盯着,尤其她若是与外人又接触,必须来回禀我。”

    单单从黑熊事件来看,孙氏背后,必然有人!

    只是此人到底是谁,那就不得而知了。

    小玉眸光微沉:“是。”

    ——

    悦客来已经关门了数日了。

    尉迟恭这几日情绪是越发的暴躁,这日一早起来便又摔了一套上好的茶具:“酒坊那边什么情况?这都过了几日?第一批酒还没酿出来,你们这群废物!”

    小厮跪在地上直哆嗦:“老爷,这不是小的们怠慢,是这葡萄酒按着工序走,也得半个月才行啊,不然紧赶着酿造出来的酒水不香醇,这岂不是砸了招牌?老爷若是当真拿这种酒水去卖,到时候岂不是更加让季心禾得意了?”

    尉迟恭气的半死:“滚滚滚!老子不想看到你们这群废物!”

    小厮巴不得呢,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可小厮退下不久,便又听到一个进门的脚步声。

    尉迟恭连来人都没看清,便直接怒骂道:“都说了赶紧滚出去!”

    “叫谁滚出去?”

    尉迟恭闻言便是吓了一跳,诚惶诚恐的转过身来,陪着笑脸道:“原来是沈老爷大驾光临,怎的沈老爷今日有空特意来我这小店一趟?”

    沈老爷沉着脸看着他:“你说我为什么来?你自己想想你办的好事!”

    尉迟恭连忙道:“这只是个意外·······”

    “意外?”沈老爷面色都冷了:“你现在跟我说是意外?让你整垮青禾小铺,反倒把自己给整垮了,现在你想用这么一句意外来搪塞我?”

    “我,我自然是不敢!”尉迟恭连忙道:“沈老爷是不知,那季心禾,当真是狡猾无比,半点不饶人,这实在是,难对付啊!我起初也不晓得,她竟是这么个人物,不然也不至于这般了。”

    沈老爷冷哼一声:“你无能就无能,还整这么多的说辞做什么?我让你特意来京城,便是要扳倒季心禾,结果我是没想到你竟无用到连一个小小女子都对付不过!”

    尉迟恭脸上都满是羞愧,他是不敢说,这女人,可不是寻常女人呐!

    “沈老爷何必非要花这么多的心思在对付季心禾上?沈老爷一心只想除掉穆相,既然沈老爷知道季心禾是穆相的心尖宠,直接那她当穆侯楚的软肋来拿捏不就好了?何必还非要多此一举?”

    沈老爷冷声道:“你懂什么?这个女人可以是他的软肋,也可以是他强大的帮手,我留着这个女人,是为了找准时机拿捏穆侯楚,不是留着她成为穆侯楚的助力!”

    “她不过一个生意人,如今也不过是小本生意,有什么可怕的?”尉迟恭讪笑着道。

    沈老爷冷嗤一声:“你以为她跟你一般无能?如今若非在她还是小本生意的时候扼杀,以后还有机会?就想现在,你都对付不了她,你以为你以后还能干什么?”

    尉迟恭越想越害怕,且不说沈老爷的交代,若是季心禾当真把青禾发展壮大到完全压过了悦客来的风头,那他这尉迟家百年手艺,怕是要至此断了。

    “沈老爷放心,我一定不负沈老爷所望!”尉迟恭连忙表忠心。

    沈老爷却是神色淡漠:“你以为你到了现在,我还能对你有什么期望?”

    尉迟恭脸色都白了,沈老爷这话的意思,是要舍弃他了?

    “沈老爷······我······”

    沈老爷冷哼一声:“你先消停几日吧,待我用得上你的时候再说,连一个小小季心禾的风头都压不住,我要你这废物何用?”

    说罢,便是一拂衣袖,直接出去了。

    尉迟恭脸色越发的难看了,若是没了沈家的支持,那他的处境,岂不是越发的困难?

    沈老爷突然舍弃他,是真的对他失望了,还是有了别的路子?

    可不论是因为什么原因,对于尉迟恭来说,无疑都是个噩耗。

    ——

    乐元侯府。

    “大小姐,奴婢今日特意去查过了,那位阿怜姑娘,原名叫方草,年仅八岁便被贱卖到了青楼,因为容颜出色,被青楼的老鸨当成活宝贝似的调教,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说是京城第一名妓,其实京城第一才女的身份也是有的。”书兰说的头头是道。

    心禾突然想起,她初来京城的时候,陈易凝当初不就是想要争一个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声?呵!真是讽刺。

    书兰接着道:“她十六岁那年开始接客,初夜便被叫了天价!当时的花魁大赛更是一举夺魁,到现在二十五了,依然是年年毫无悬念的花魁,名声响当当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