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99章 真是个妖精

第299章 真是个妖精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接连过了三日,穆侯楚便忍不了了。

    “凌风!”穆侯楚厉喝一声。

    凌风便飞快的进来,抱拳道:“主子吩咐!”

    “去给我调动满京城的暗线。”

    “主子是要查什么?可是关于沈家或者陈阁老的事儿?属下已经让人·······”

    凌风话还未说完,穆侯楚便直接打断了他:“去给我查清楚,夫人现在在忙什么?在哪里忙?”

    凌风:“······”

    主子,你们两口子的事儿不能自己解决么?属下们都孤家寡人的,你整日里这么拉仇恨真的好吗?

    “还不快去!”穆侯楚冷声道。

    凌风连忙道:“是!属下这就去办!”

    穆侯楚面色微沉的站在书房里等着。

    不多时的功夫,便见凌风速速回来了,毕竟季心禾出门也没怎么掩饰行踪,动用满京城的暗线来查,自然也不会太难。

    “属下方才从万花楼的暗线那边得来消息,说是夫人这几日经常出入万花楼。”

    穆侯楚眉头一蹙:“那个妓|院?”

    凌风梗了梗,才道:“正是。”

    “她去那儿做什么?”

    “属下也不清楚······”夫人这特立独行的行事作风,他怎么可能知道?

    凌风顿了一顿,才接着道:“倒是听说夫人这几日去万花楼,都单点阿怜姑娘一人。”

    “什么阿怜?”穆侯楚不耐烦的道。

    凌风讪笑一声:“就是那位名动京城的京城第一名妓,主子怕是不晓得。”

    穆侯楚脸色一下子就不好了,她去那儿做什么?

    凌风只觉得一阵凉飕飕的气息窜上来,让他浑身瑟瑟发抖,幸好是找的京城第一名妓,不是找的京城第一小倌儿,不然······

    穆侯楚沉着脸色大步出去:“给我备马。”

    “是!”

    此时天色已经擦黑了,那一整条花灯街都热闹非凡,这莺莺燕燕的声音不绝于耳,还有不少醉汉浪荡男人游走在这花丛之中,快活的不得了。

    穆侯楚策马而过,不知惊了多少沉迷酒色的人。

    身后响起一阵骂骂咧咧的:“什么东西?!差点儿撞到老子,简直是活腻味了吧!”

    可话音还未落,凌风便已经一柄冰冷的剑比在了他的脖颈上:“不想死的接着骂。”

    那男人吓的脸色都白了:“你,你,你·····好汉饶命!”

    穆侯楚策马走到了那万花楼的门口,看着门口那一群莺莺燕燕,剑眉便是不自觉的蹙了蹙,随后干脆利落的从后门翻身而入。

    她每日来都点单点阿怜?

    穆侯楚随意找了个小厮问了阿怜的房间所在便径直去了。

    刚走到门口,便似乎听到有丝竹管乐的声音传来,穆侯楚面色又凉了几分,他这几日这么想她都见不到她,还以为她在忙什么,不曾想还真是来这儿享受来了?

    可当他将门微微推开些许,面色却是随之僵了一僵。

    方阿怜的房间很大,中间一个诺大的花厅,却已经被搬空了桌椅,空出一大片的地方来,一道垂下来的珠帘后面,几个女子弹琴吹笛又抚琵琶,一曲动情又婉转的曲调传来,引人注目。

    而那大厅正中,季心禾一身红衣,身形曼妙,脚步轻缓,一举一动都似乎风情万种,一拂袖间,一双美眸微垂,看不清其中的光彩,却别有一番风味,她忽而抬头,看向站在她眼前的阿怜,眸光艳艳,仿佛轻易便能勾了人的魂儿。

    正叫人沉陷其中的时候,脚步一个轻转,便已经拂袖离开,退后几步,伴着那丝竹管乐的曲调,随手拿起那一壶美酒,单手高高举起,任由那美酒倾泻而下,撒入那烈焰红唇之中,偶尔有那么一些酒水洒出来,顺着她纤细的脖颈蔓延而下,滚入那艳红的衣襟之中。

    一壶酒下肚,她似乎有了些醉意,脸蛋微微泛红,更多了几分妩媚姿态,媚眼如丝,脚下的舞步越发的动情了起来,看似杂乱无章,却步步踩着乐点,妩媚又动人。

    穆侯楚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只觉得浑身似乎又开始隐隐躁动了起来。

    该死的!这小女人真是个妖精!

    但是,谁许她在外面跳这种舞的?!

    曲调终于渐渐平息,季心禾一拂衣袖,便算是一曲终了。

    满室沉寂了许久,阿怜才忍不住带头鼓起了掌,眼睛都跟着放光:“这舞真好看,是什么舞?”

    心禾笑道:“倒是没什么名字,这舞以酒为主,我便叫它贵妃醉酒,我觉得这种舞,你跳最好,越发青涩的女人,反而跳不出其中妩媚婉约的味道,得是有岁月沉积过的女人,才能有的独特魅力,你觉得这舞如何?”

    阿怜激动的道:“这舞太好了!等我花魁大赛那日,我定要跳这个舞!”

    “你方才可看清了?这舞主要······”

    季心禾话音还未落,便忽而感觉背后一阵凉飕飕的气势。

    转身便看到面色如霜的穆侯楚。

    季心禾瞪圆了眼睛:“你怎么来这儿?”

    穆侯楚逼近了她几步,捏着她的下巴:“这话应该我问你,青楼好玩儿吗?”

    心禾连忙掰开他的手:“我办正事儿呢!”

    穆侯楚冷冷的扫了一眼阿怜:“找她办正事?”

    别的不学好,没几日的功夫倒是学着跟这风尘女子凑到一起去了!

    阿怜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早听闻穆相大名,倒是没想到今日得蒙一见。”

    穆侯楚扣住了心禾的手腕转身便走。

    心禾挣都挣不开,连忙转身对着阿怜道:“你先自己好好儿练练,我改日再来找你!”

    话音刚落,便已经没了踪影。

    阿怜想起方才季心禾为她跳的那支贵妃醉酒,眼睛都跟着放光,若是能有这支舞助阵,这次的花魁她拿定了!

    ——

    心禾被穆侯楚给揪出了青楼,都等不及回家再找她算账。

    “你跑这种地方来做什么?”穆侯楚面色如霜。

    心禾连忙陪着笑道:“我都说了来做正事儿的,我就找阿怜姑娘有点事儿,你生什么气嘛,我又不是来找小倌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