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00章 找我要比找小倌儿好得多

第300章 找我要比找小倌儿好得多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你倒是敢。”穆侯楚捏着她下巴,磨着牙道。

    正说话间,便忽而听到旁边传来一阵不和谐的声音。

    “哎呀你着什么急?当心被人看见,咱还是进去先······”一声娇滴滴的声音传来,入耳都让季心禾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美人儿,我这都等不急了,还去哪儿?这巷子乌漆墨黑的,还有谁啊?快让我来好好儿疼疼你。”男人猥琐的声音也是清晰可见。

    那女子便是嗔笑一声:“瞧你这样儿。”

    随后便又是一阵娇喘。

    心禾瞪圆了眼睛,他们这一不小心呆的什么鬼地方?

    “快快快走了!”心禾扯了扯穆侯楚的袖子。

    穆侯楚幽幽的看着她,一手撑着她身后的墙,逼近了她几分:“我还以为你就喜欢这种地方呢?”

    心禾脸一下子就不争气的红了:“谁喜欢了!?”

    许是她情绪激动了些,不小心就惊动了那边“办正事儿”的两人,传来那男人的一声怒吼:“谁啊?打扰老子好事儿!”

    心禾连忙要推着穆侯楚赶紧走人。

    谁知穆侯楚却是直接冷声道:“这地儿我占了,滚!”

    心禾一脸黑线,嘴角都跟着抽了抽,你还跟人嫖客抢地方!?

    那人是个暴脾气,直接骂骂咧咧的就往这边过来:“什么叫你占了?这一整条花街都是你开的不成?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

    那人话还未说完便突然一声惨叫。

    穆侯楚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滚。”

    那人吓傻了,立马连滚带爬的跑了。

    巷子里终于清静了,漆黑夜色里,独独些许月光能隐约看出他的轮廓,精致俊朗的容颜下,一双微凉的眸子微微眯起,散发出危险的光芒:“接着说。”

    心禾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想要后退,后面却已经是墙了,这男人今日为了这么点儿小事反应这么大,她严重怀疑是因为上次她故意撩完就跑,所以他还记着仇!

    这小心眼的男人!

    但是现在她落在他手里了,自然只有讪笑着道:“咱说什么了?”

    “先在说找小倌儿。”穆侯楚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像是要吃人。

    季心禾连忙道:“找小倌儿还不如找你呢。”

    随即想着这话有些不对劲呐。

    又改口道:“不是,我是说小倌儿肯定不如你······”

    心禾瞪圆了眼睛,这什么话?

    眼前的男人眸光越发的危险,气势也越发的压抑,心禾笑的都要哭了:“我错了,我肯定不敢找小倌儿。”

    穆侯楚直接低头堵住了她的娇唇,这小女人竟然拿他跟个小倌儿做对比?!

    漆黑的巷落里,心禾被他霸道的吻给吻的七荤八素,骨头都要苏了,隐约似乎还能听到远处传来不和谐的娇喘连连,这花街里,哪哪儿不是欢好的男女?

    穆侯楚这是打算过一把嫖客的瘾?!

    那她是什么了?

    心禾正想的目瞪口呆的时候,穆侯楚便松开了她,看着她那双乱转的眼珠子便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捏着她的下巴道:“你整日里似乎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心禾没好气的瞪着他:“还不是你非要拉着我在这种地方说话!”

    穆侯楚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低头吻了吻那两瓣已经有些红肿的娇唇:“乖,以后我会让你知道,找我的确要比找小倌儿来的好。”

    心禾隐隐似乎看到了他那眸子里被压抑了许久的**正在翻涌,僵硬的讪笑着道:“那是那是。”

    随即连忙道:“那咱还是先走吧!”

    这什么鬼地方?

    穆侯楚掀了掀唇,笑的凉飕飕的:“我还以为你就喜欢这种地方呢。”

    心禾:“······”这男人闹起脾气来还真是没完没了了!

    那边不和谐的声音越发的强烈,穆侯楚眉头一蹙,显然也是听不下去,大手搂住她的腰身脚尖轻点,便飞身离开了这个巷子。

    “敢骑马吗?”穆侯楚低声问道。

    他今日只带了马来。

    心禾扬了扬头:“有什么不敢的?”有他在,她什么都敢!

    穆侯楚勾唇一笑,掐着她腰飞身而起,直接落在了马背上,将她抱在了身前,一夹马腹,便策马飞奔而去。

    心禾背靠着他的胸膛,缩在他的怀里,即便在这个从未尝试过的马儿背上疾驰,也是说不出的安心:“我以后也要学骑马!”

    “我教你。”

    夜晚没了白日里的燥热,反而清风微凉,骑在马儿身上从那灯红酒绿的花街呼啸而过,无比的凉爽自在。

    心禾突然发现很惬意,来京城之后难得的惬意,似乎回到了杨罗湾的那时候。

    “在想什么?”穆侯楚轻声道。

    马儿从花街上跑出来,却没有往乐元侯府走,反而往走到了郊外,在青青草地上慢慢走着。

    心禾背靠在他的怀里:“没有想什么,就是觉得这样的日子挺好的。”

    “什么样的日子?”

    心禾笑了笑:“有你在的日子。”

    心都似乎满满的。

    穆侯楚笑了,下巴蹭了蹭她的脑袋:“嗯。”

    心禾道:“我这几日来万花楼,便是要找阿怜姑娘谈一笔生意,我的青禾小铺需要扩大知名度,毕竟那悦客来的百年招牌太响亮,我怕以后我压不住,所以还是得找她合作。”

    “嗯,你想如何都好。”她生意上的事情,他基本都不会太操心,他知道她的强大,也知道她的本事。

    “关于黑熊的案子,你查的如何了吗?”心禾突然问道。

    “怎么突然问这个?”

    “朝阳公主态度强硬的让我参加她准备的一个小宴,我觉得这事儿八成和她有关系,听说沈贵妃也要去,我便更觉得蹊跷,所以我答应了。”心禾道。

    穆侯楚眉头微蹙:“此事你不要掺和。”

    “穆侯楚,我想要成为与你并肩作战的女人,不是总躲在你的身后让你护着的人,况且麻烦找上门来,与其躲过去,不如直接面对,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心禾定定的道。

    穆侯楚大手抚上了她的脸颊,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顶,笑容都似乎沉陷着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