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02章 亲自来请我?

第302章 亲自来请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脸色故意一沉,声音都拔高了几分:“你这奴才!办事好不利索,不过是一声通传都通传不到,这般无用,堂堂公主府竟也养这么没规矩的奴才吗?”

    这话一出,那花鸟台里面的朝阳脸色瞬间变了一变,季心禾这是借着这奴才打她的脸呢?

    那小厮连声说不是。

    心禾这才冷哼一声:“再给你一个机会,进去好生通报,若是再办事不利,我也不饶你!这种事儿,依着我们侯府的规矩,这奴才打死了都不会过!我看着公主府怎的也比我侯府气派,教训奴才的规矩怎的还比我们侯府的松散?”

    那小厮吓的半死,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黎大小姐饶命啊!”

    书兰倒是也学的快,掐着腰,学着季心禾的样子横眉竖眼的道:“还不快滚进去通报!”

    小厮连滚带爬的跑了进去,直接噗通一声跪在了朝阳公主的面前:“公,公主,黎大小姐来了,公主是不是······”

    朝阳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恨铁不成钢的瞪了那小厮一眼,这才磨着牙道:“没看到本宫正忙着的吗?一会儿贵妃娘娘要来了,本宫还得准备着接待贵妃,黎小姐来了,就让她在外面等一会儿,不然耽误了接待贵妃娘娘的事儿,她担待的起吗!?”

    小厮后背这一身冷汗都要冒出来了,头一次觉得夹在中间真的好为难啊!

    早知道今日便不揽这个差事了!

    他本是想着,今日公主要故意整治黎大小姐,他今日帮忙传话,到时候公主高兴了,没准儿还能赏他点儿,可是谁能想得到,这黎大小姐竟性子也如此的剽悍!

    穆相喜欢这个调调的女人吗?!

    “是是是,奴才这就去回禀!”小厮连声道。

    说罢,便连忙跑了出来,对着心禾又是一阵点头哈腰:“公主说了,今日贵妃娘娘也要来,现在还在忙着准备呢,就怕耽误了接待贵妃娘娘的事儿,让贵妃娘娘觉得怠慢了,实在是忙的走不开,所以让黎大小姐先在这儿等一等,等着公主······”

    还不等那小厮说完,心禾便叹了口气道:“也是我大意了,竟不知公主原来这么忙。”

    小厮见季心禾突然这般通情达理,感激的都要哭了,连连点头:“是是是。”

    谁知心禾紧接着便道:“既然公主今日这么忙,那我也不好多叨扰,左右我也有事在身,公主忙于布置宴席,准备接待贵妃,也没有功夫多管我,那我就先走了,也省得给公主添乱。”

    小厮脸都僵了:“啊?”

    心禾转身便走:“那我就先走了,等公主忙完了,想起我来了,你便去通报一声,就说我不打扰公主,就先走一步了。”

    小厮脸色“唰”的一下全白了,连忙追上去:“黎小姐不可啊,黎小姐不能走啊!”

    书兰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放肆!哪儿来的狗奴才?我们家小姐要走要留,也要让你多嘴?”

    说罢,便紧跟着心禾的脚步走了。

    朝阳在里面听着这话,脸瞬间黑如锅底,气的浑身直哆嗦!

    她本是想要故意给季心禾难堪,谁知她竟然完全不买账,转身就走人?

    季心禾走了,她怎么办?!

    一想到大理寺现在已经快要查到自己的头上来了,她这次是怎么也不能让好不容易请来的季心禾走了啊!

    朝阳这是又气又急的,一怒之下便直接追了出去:“黎心禾你给我站住!”

    心禾顿住了脚步,唇角牵起了一抹轻嘲的笑。

    果然还是追上来了,朝阳今日费这么大的劲让她来,必然是有大事等着她,怎舍得让她就这么走了?

    只是这没脑子的蠢货一心想着报私仇,也得想想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

    心禾掩去了唇角的那一抹笑意,才转过身来,诧异的看着朝阳道:“公主怎的出来了?不是说公主正忙着?”

    朝阳的脸色顿时青一阵白一阵的难看:“你!”

    心禾笑了笑:“公主这是怎么了?谁惹的公主生这么大的气?我就说公主府中这些奴才实在是太不像样子,不然也不至于让主子情绪这么差劲,怕是一个个懒惯了,事事还得让主子来帮忙操劳,我一想到公主还得亲自操心,为贵妃的到来做准备,我便不忍心多打扰公主,生怕让公主难办了,正打算走呢,没想到,公主竟亲自出来请我了。”

    朝阳的脸色更难看了,这贱人故意这么说,既打了她的脸,骂她管教奴才无方,绕了一圈,竟然还成了她特意出来请她来了?!

    “本宫才不是······”

    心禾眨了眨眼,很是无辜的样子:“才不是什么?”

    才不是出来亲自请你的!

    可这话,朝阳怎么说的出口?她敢肯定,若是她这话一出口,这季心禾肯定转身就走,这煮熟的鸭子的都要飞了,她怎么能舍得?

    可偏偏,若是舍不得,就只能憋这一口气!

    朝阳的脸色变化的飞快,随即脸色僵硬的道:“还不快请黎大小姐进去。”

    只是那双眸子,已经满是阴狠的光芒。

    心禾牵了牵唇:“既然公主亲自来请,我自然受宠若惊,只是公主这府中的奴才实在是太没规矩,改日,还得好生教训一下的好,不然,这奴才做事不当,打的不也是当主子的脸面吗?公主若是实在不会,可以交给我来帮公主调教。”

    说罢,便领着书兰径直进了那花鸟台,书兰昂首挺胸的,很是骄傲!

    朝阳气的浑身发抖,恨不得骂出去,她堂堂公主,还需要一个农女出身的泥腿子来给她教训奴才?

    朝阳凶狠的瞪向了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小厮,小厮吓的半死,连连道:“公主,奴才······”

    朝阳扬手便是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不中用的东西!来人!给我把他拖下去!我公主府留不得这样没出息的奴才!”

    若非是他,怎会让季心禾抓到把柄来奚落她?

    “公主饶了小的吧,小的知罪了!”

    那小厮一阵哭嚎,却依然被拖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