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07章 中计了

第307章 中计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此时面上虽说沉静的很,这心里却是已经心思万千。

    面对丁氏的出现,她其实没有面上的这般镇定,她想的很多,朝阳将手伸向了杨罗湾,她故意把丁氏找来刺激她,那么小北和大哥呢?

    她会不会连带着他们也动了?

    一想到这里,心禾的心都跟着一紧,面色也白了几分。

    小北上次来信,已经是一个月之前的事情,这一个月有没有出事,她却是不得而知,她头一次感觉到一阵后悔,一阵无力,她在京城运筹帷幄,却独独连自己的家人都无法护的周全。

    “小姐,小姐?”书兰瞧着心禾出神了,这才多喊了几声。

    心禾这才回神:“嗯?”

    书兰将手上的茶杯递过去,讪讪的道:“小姐的凉茶。”

    心禾此时却是没什么心思喝的,都小北和大哥的顾虑是一回事,今日这宴席怕是不简单的很,她总觉得,这才是个开始······

    贵妃娘娘为何迟迟不到?当真是宫里有事耽搁了?还是另有打算?

    沈家那边本就对她十分不利,如今贵妃的一举一动怕是也是意味不凡,可她此时独闯虎穴,其实也是两眼一抹黑,后面的路,还得更加谨慎些才好。

    “小姐怎的又出神了?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莫非·····与那妇人有关?”书兰试探着道。

    心禾摇了摇头:“没事,我现在坐的有些无聊了,四处去走走吧。”

    “是。”书兰点点头,连忙放下了茶杯,这才紧跟着心禾走。

    这花鸟台格外的大,到处花香四溢,鸟儿叽叽喳喳,若是今日只是单纯的来赴宴,来到这等地方,怕也是惬意的很。

    只偏偏······

    心禾一个抬眸,忽而看到花丛里一个小男孩从不远处跑过。

    心禾眸光一闪,喃喃的道:“小北?”

    书兰有些愣愣的道:“小姐怎么了?”

    心禾立即道:“你先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随即飞快的跟上了那小男孩的步子而去。

    书兰还没回过神来,心禾便跑的没影儿了,书兰连忙喊道:“小姐?小姐?!”

    此时心禾已经没了影子,书兰自然也只能干着急了,没法子,只能按着心禾的意思在原地等着。

    心禾一路追着那小男孩跑着,偏她对这公主府的地形不熟悉,所以轻易也跑不快。

    直到那小男孩跑进了一个庭院里,心禾这才急忙跟上,脚步一加快,便总算追上了那个小孩。

    扯住了他的衣袖,掰过了他的身子:“小北?”

    可转过身来的小男孩却是一脸的懵的样子:“我不叫小北。”

    心禾看着眼前跟小北的脸长的五分相像的男孩,此时脑子里突然一个激灵,似乎明白了什么。

    糟糕!中计了!

    心禾脸色一变,心里都跟着咯噔一下子,尽管她小心再小心,可偏偏在看到“小北”的时候慌了神。

    这个男孩,怕是故意将她引到这个庭院里来的!

    要说是无意,她是怎么也不信的,公主府怎会这么巧合的就有一个和小北长的模样差不多的男孩?而且还这么好巧不巧的在她眼前晃悠而过。

    更别提这个男孩明显对公主府的地形十分熟悉,方才在跑的时候,就是故意七弯八拐的,让她轻易难以追上,若非如此,根本不用跑到这庭院里,她就已经抓到他了!

    心禾眸光微微凉了几分,是她大意了,本来就对小北担心挂念,此时这个男孩的出现一下子让她心里的防线下滑,一路上只顾着追也没想这么多,可等着她追到这里来的时候,却已经晚了。

    她已经掉进了别人安排准备的圈套里。

    呵!果然是鸿门宴,一环扣一环,真真的半点喘息的机会都不给她!

    那小男孩瞧着心禾的脸色突然变了,不知是害怕还是心虚,急忙撒腿就要跑,却被心禾突然捂住了嘴巴,身形一闪便随意的躲进了一间屋里。

    那小男孩吓傻了,呜呜的想要喊,却无奈被季心禾把嘴巴给堵的死死的。

    心禾瞪着他:“敢乱叫我直接把你扔河里喂鱼!”

    不知是那小男孩年纪太小,禁不住吓唬,还是季心禾的恶名远扬,已经让小盆友都为止惊恐,这小孩还真的不敢乱动了,两眼巴巴的看着她,脸上写满了惊恐。

    心禾十分满意的掀了掀唇,摸摸他的头道:“乖,告诉我,是不是朝阳公主派你来的?”

    小男孩连连摇头,眼神里都带着警惕:“我,我不是!我什么都不知道!”

    心禾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几分,笑容里却隐隐带着几分凉嗖嗖的冷气:“你是不是真的觉得我不会把你扔河里喂鱼?”

    心禾说着,伸手一推便推开了窗户这个屋子就在湖面上,往窗外一看,一望无际的碧波荡漾,看的那小孩子脸色都吓白了。

    “我,我,我……”

    心禾摸了摸他的头,慈爱的笑着:“我不想听到我不知道这四个字。”

    小男孩浑身都跟着一个哆嗦,都要哭了:“是,是公主身边的魏婆婆让我来的,她说让我在你面前晃一晃,随后就跑到这个庭院里来,把你引过来,然后我再跑走就行了。”

    谁知这季心禾跑的这么快,竟然真让她给追上了自己!不是说这些闺阁千金都是绣花枕头,跑两步都得喘,别说追上了,就是能跟着他的步子跑到这儿来就不错了。

    更没想到的是,这季心禾如此机敏,一下子就发现了事情不对劲,哪里有这么精明的女人?

    现在倒好,自己落在了她的手里,还不知是什么下场!一想到这里,这小男孩就想哭!

    心禾笑的凉嗖嗖的:“所以,你把我引到这里来做什么?”

    小男孩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连忙道:“这我真的不知道了!我不过公主府的外院小杂役,哪里知道公主的心思?我连公主的面儿都没见过!这次的安排还是魏婆婆要我做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心禾笑了笑,露出了白晃晃的两排小白牙,一手就抓住了他的衣襟,看向了窗外一望无际的湖畔:“我看这湖水不错,不知里面的鱼养的肥不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