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08章 吃错药了?

第308章 吃错药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那小男孩吓都浑身一个激灵,连忙抓紧了心禾的手,急忙道:“我,我,我记得魏婆子吩咐我了之后,似乎还跟门房的人说起,说是今日大理寺的人来,就别拦着了,直接放进来。”

    心禾眸光一冷:“大理寺?”

    “是啊,是啊!”小男孩连连点头,抓着心禾的手又紧了几分,似乎生怕她一生气,当真把他扔河里喂鱼去了:“我就是觉得纳闷,所以才把这话记着了,之前大理寺的人天天来公主府,公主从未让进过门,毕竟公主身份在这儿,大理寺的人想查案也不敢轻举妄动,可今日是公主宴席,贵妃娘娘还要来,这么大的日子,公主竟要让大理寺的人进来,我,我就觉得奇怪······”

    这小男孩说着,心禾的面色却已经是越发的冰凉了,瞧着就让人觉得瘆得慌,小男孩后来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弱,渐渐都似乎听不见了。

    心禾“呵”的冷笑一声,朝阳公主为了自保,也真是什么手段都使的出来,今日让大理寺的人来,又特意让这个小男孩将她引到这庭院里,她现在只怀疑,这伶香散,怕是就在这庭院里吧!

    ——

    朝阳很是着急的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子走着,不耐烦都写在了脸上。

    终于,魏婆子匆匆进来,面上都染上了喜色:“公主,黎小姐已经进了梧桐苑了!”

    朝阳眼睛都跟着一亮:“当真?”

    “老奴亲眼看到的,她追着那个跟她弟弟长的五分相像的小男孩跑进去的,不单单老奴看到了,就连同沈小姐她们,也都看到了!只等着大理寺的人来,去搜了那梧桐苑,便可搜到伶香散,到时候公主直接让人指证是季心禾故意污蔑公主,才故意在公主的梧桐苑里偷偷藏了伶香散,毕竟,她偷偷摸摸的跑到梧桐苑,可是众人目睹了的!”

    只要季心禾污蔑朝阳的罪名成立,那朝阳和这黑熊案的牵连就可以完全断了,毕竟她是被冤枉的那个。

    甚至,可以直接断言,那黑熊事件,就是季心禾自导自演!

    对于这个案子,朝阳其实还是很重视的,主要是朝廷重视,皇帝重视!

    皇帝下了死命令,让大理寺务必破案,那么她这里,也是必然要查的,她虽说早已经让人将公主府的伶香散全部清理干净,没留下一星半点,可大理寺办案也不是那么随便搜搜的。

    这府中但凡省下那么一丁半点的蛛丝马迹,怕是都会被顺藤摸瓜的找出来,这个风险实在是太大,她根本就承受不起。

    所以,她必须在暴风雨来临前,先出手。

    干脆大大方方的将伶香散摆在自己的府邸里,有谁会这么蠢呢?除非是被人陷害,这种时候,季心禾偷偷摸摸的进过那个院子,那季心禾自然就成了栽赃陷害的人!

    就是因为她故意找来了季心禾的养母来羞辱了她,所以季心禾伺机报复!

    连原因朝阳都已经给她准备好了,丁氏的出现,一来是为了羞辱季心禾,二来,也是为了接下来的大戏做充分的原因。

    这一串的计划看上去似乎天衣无缝,理所当然。

    可朝阳或许是在季心禾手上栽跟头的次数多了,此时也是有些不安:“真的能行吗?大理寺的人怎么还不来?要是晚了,她怕是都已经出来了。”

    魏婆子却是冷哼一声:“公主实在是多虑了,就算季心禾提早从那院子里出来了又如何?左右她是进过那院子的人,并且很多人都亲眼目睹了,咱有的是人证!到时候就说,是她偷偷摸摸的进去,将伶香散藏在了梧桐苑的!反正大理寺的人来咱府上查案的时候,绝对逃不开她去!”

    朝阳的脸色这才缓和了几分,点点头:“那就好。”

    随即顿了顿,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警惕的问道:“那个引季心禾进了院子的孩子呢?”

    魏婆子一怔,显然没想到公主突然问起那么个无关轻重的小角色:“公主问他做什么?”

    “他去哪儿了?!”朝阳不耐烦的道。

    魏婆子讪讪的道:“这个,老奴也不大清楚啊,老奴瞧着季心禾进了那院子,便急匆匆的赶回来报信儿,他不够一个小奴才,有什么打紧的?八成将季心禾引进了那院子,便自己跑了。”

    就算当真让季心禾抓到了又如何?不过是认错人了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魏婆子显然是低估了季心禾的机敏和智商了。

    忽而见外面一个小丫鬟匆匆进来道:“公主,大理寺的人来了!”

    一听这话,朝阳立马把什么都抛之脑后了,至于那个小男孩后来的行踪问题,她也没时间再去多想,连忙道:“还不快去请进来!本宫这就出去。”

    “是!”

    花鸟台里,众千金们已经恢复了说笑,满园子的热闹,或许是季心禾被引开了,朝阳又回了自己的房间了,这两个对峙的大头不在了,气氛不压抑了,她们自然也就自在了许多。

    直到大理寺的人突然到来。

    沈依琳瞪圆了眼睛道:“今日可是公主宴席!你们竟也这般大胆,选在今天这个日子来查案,当真是半点不把公主放在眼里!”

    沈依琳这话,其实是为了讨好朝阳才说的,她知道朝阳脾气暴躁,这会儿若是见了大理寺这群人这般不给她面子,必然大发脾气,在朝阳来之前,她先教训他们一顿,给自己涨面子不说,还能拉拢朝阳。

    可谁知,就在大理寺的这群人面色为难之际,便见朝阳大大方方的进来道:“大理寺的人也是奉皇命秉公办案,本宫要为皇兄解忧,对前不久的黑熊案子自然不能轻易怠慢了去,大理寺的人要查,尽管查好了,毕竟,他们也都是为朝廷效命的。”

    朝阳这话说的让人大跌眼镜,沈依琳的下巴都惊的险些掉下来,都要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了,脸色瞬间变的难看至极,这简直打她的脸啊!

    旁人也惊呆了一般,大理寺的人都有些莫名其妙的站在那里,一时不知这个刁蛮公主今日是吃错了药了还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