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09章 抓个正着

第309章 抓个正着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朝阳扬着头,对着大理寺的人道:“不是说要查?还不快去查?难不成等着本宫来请你们不成?”

    大理寺的人突然觉得有些摸不准这位刁蛮公主的脾气了,甚至怀疑她现在是故意整治他们。

    要知道,他们之前已经来过三五次了,公主府从未进来过,今日竟然突然放他们进来了,他们本来还受宠若惊的,结果进来才发现,今日竟然是公主宴席!连贵妃娘娘都要来!

    这样一个重大的场合,她竟然同意他们来搜查?

    大理寺的人都讪讪的,因为不知道这朝阳公主这次又是到底是什么算盘,一时间都不敢动弹,沉默了良久,为首的一个老头儿才试探的道:“微臣要查案,首先······就是要搜索公主府,不知公主·····”

    朝阳轻哼一声:“要搜就赶紧搜,不要在这里支支吾吾的,动作麻利点儿,省得一会儿贵妃娘娘来了,当着贵妃娘娘的面,怕是要让贵妃娘娘碍眼!”

    “是是是!微臣一定尽快搜查!”

    有了朝阳公主这句话,他们这胆子一下就壮起来了,忙不迭的应下,高兴的不得了。

    那为首的老臣立即吩咐,让带来的官兵们立即搜查,务必一炷香之类将整个公主府搜查一遍。

    官兵们训练有素的迅速分散开来,片刻便消失无踪,各自搜查去了。

    那位老臣还在腆着脸讪笑着:“公主莫惊,我们不过是例行公事,搜完了,就立即撤,绝不影响公主的雅兴!”

    朝阳却是半点恼火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唇角轻勾,隐隐带着几分戏谑,她目光从人群里扫过,此时几乎所有宴请来的千金闺秀都已经聚集过来了,一个个受惊的看着她。

    只有一个人没到。

    季心禾!

    这下可好,直接抓个正着!也是省了她许多事呢!

    朝阳正想着,便忽而见一个官差急匆匆的跑来,冲着那老臣抱拳道:“大人,属下在梧桐苑搜到了伶香散。”

    此话一出,几乎满堂一惊,那些千金闺秀们一个个脸色都吓白了,竟然在公主府里,搜出了伶香散?!朝阳公主这般无所畏惧的样子,按理说,应该是肯定清白的呀!怎么会······

    她们此时看着朝阳的眼神,一时间五味陈杂,一句话也不敢说,胆小的,甚至站在那里直哆嗦,偏偏还不敢出一口大气。

    果然,朝阳下一秒就立即爆发了:“你瞎说八道些什么?!本宫的公主府怎么可能会有伶香散?!你们这群废物,简直血口喷人!”

    刘大人显然也是惊呆了,他本想着,公主这般配合,怕是这次查不出什么来,谁知,竟然一下子就搜出了伶香散!

    沈依琳却突然道:“梧桐苑?”

    朝阳眸光微微一闪,立即问她:“你想说什么?”

    沈依琳有些迟疑的道:“我方才······似乎看到黎心禾往梧桐苑去了。”

    朝阳面色当即就沉了:“她去了梧桐苑!?”

    随即叫嚷了起来:“肯定是这个贱人诬陷本宫!黎心禾的人呢?”

    众人急忙四下张望,却果然不见季心禾的影子,这一时间人心惶惶的,显然都很是惊恐,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儿,似乎有了新的真相。

    朝阳公主不该如此愚蠢,就算是她有伶香散,知道大理寺来搜查,怎么可能还把伶香散藏在自己的府邸里?怕就怕是,季心禾故意诬陷!

    “到底怎么回事?”刘大人对着那个官差厉喝道。

    显然刘大人也是察觉了这件事的不简单,整个人都严肃了其阿里。

    那官差苦着脸道:“属下当真搜出来了,已经派人封锁了梧桐苑,公主若是不信,便亲自去看看好了!”

    这刘大人一听这话,脸色也紧跟着沉了下来,对朝阳说话的态度也没了方才的客气:“那还请公主随我们去一趟吧。”

    朝阳冷笑一声:“去就去!本宫行得端做得正,还怕你们这群狗东西诬陷不成!?”

    “公主请。”刘大人做了个请的手势。

    朝阳公主便径直走到了前面去了。

    刘大人冲着其他大理寺的下属官员使了个眼色,随后便紧跟上。

    这满园子其他的千金们瞧着这事儿也是悬乎的很,一个个脸色都变化的精彩纷呈的,犹豫了许久,便三五成群的也一起跟上去瞧瞧先。

    这方才还热闹的不得了的花鸟台,此时已经空无一人,几乎所有人,都往梧桐苑围观去了。

    梧桐苑外,两个官差已经把守住了门口,看到公主前来便是抱拳行礼:“给公主请安。”

    朝阳气恼的道:“伶香散呢?在哪儿?今日若是让本宫知道你们肆意污蔑,本宫让你们所有人都跟着掉脑袋!”

    话音刚落,便见两个官差带着一个小孩子出来了,那官差抱拳道:“公主,这伶香散,便是在这个小男孩的身上。”

    朝阳在看到那个小男孩的时候,脸色都紧跟着一变,眸中闪过一抹慌乱之色,转头看向了魏婆子,似乎是在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是说让人将伶香散藏在梧桐苑的暖阁内吗?怎的会是在一个小孩子身上?这事情怎么突然走向不一样了呢?

    那魏婆子脸色更难看,这小男孩是她吩咐过的,自然是认得,这分明就是她安排了让他引季心禾过来的人啊!怎的,怎的会还在梧桐苑?甚至连明明藏在了梧桐苑暖阁的伶香散都在他的身上?

    刘大人此时瞧着是越发的糊涂了,沉声道:“你是什么人?竟私藏了伶香散在身上?又为何会在公主府的梧桐苑内?”

    那小男孩怯怯的不敢说话,低下头有些讪讪的看着刘大人:“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刘大人正打算开审。

    便忽而见季心禾从梧桐苑内款款而出,声音清亮:“刘大人不必这般为难这个小孩,他不过是公主府的一个小奴,年纪又这么小,怕是都不懂伶香散为何物,更是没机会得到这么珍稀的东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