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11章 还有变故

第311章 还有变故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那小奴有些害怕的后退了两步,转头看了看季心禾,想起她方才对他说的话。

    “你以为你这次帮着朝阳公主办了事儿,她就会重赏你?你可别忘了,这次的事情,本来就是她设的一个圈套,你只不过是个小小棋子,借助你来拉我下水,可等事情真的尘埃落定,让朝阳公主得了大好处,你觉得她当真会留你吗?你就是她使用了手段的证明,最安全的办法就是让你变成死人。”

    可若是不信公主,那又信谁?

    小男孩咬了咬唇,看着眼前这个笑的略带狡黠的黎家大小姐,便开口道:“是公主让我将这伶香散带出府去的,黎小姐说的没错,我本打算往府外去的,但是谁知半路被黎小姐看到了,她一路追着我来这梧桐苑内,后来在这梧桐苑里抓到了我,大理寺的人就冲进来了。”

    朝阳的脸色瞬间全黑了,气的几乎要吐血一般,指着这小男孩的鼻子就破口大骂:“这小奴才就是你指使的!我何时让他藏过什么伶香散?”

    心禾挑了挑眉:“我指使的?他可是你公主府的奴才,管我什么事?我今日还是第一次来公主府,对这公主府的事情半点不知,更别提认识这个小奴了,怎的他说一句实话,倒是成了我指使的了?公主若是不认账,大可以让府中总管拿来这府里的花名册,给查查看,小孩到底是不是公主府的人。”

    朝阳气的半死,偏生也脑子笨的不知该如何给自己辩解,气急的看向了魏婆子。

    魏婆子的脸色也是难看的很,她哪里肯去拿什么花名册?这小奴才就是公主府的,她比谁都清楚!

    原本安排的好好的局,怎的被季心禾三两下一挑拨,便被她反咬一口了!

    刘大人瞧着朝阳公主没话说了,这心里大概也明了了几分,这才沉声道:“此事虽说蹊跷,但是这伶香散也的确是在公主府中发现的,还有这个小奴,也是公主府的人,依本官看·······”

    随着刘大人的话越发的不利,朝阳的脸色也越发的白了,她现在才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今日之事,被季心禾稍加利用,反而成了对付自己的利器,皇兄对于黑熊案本来就重视,更何况还因此伤到了穆侯楚,若是让皇兄得知此事与她有关,怕是她要跟着倒霉的。

    可那位刘大人话还未说完,便忽而听到一声小太监的高声传唱:“贵妃娘娘驾到!”

    心禾的秀眉微不可查的轻轻一挑,贵妃?

    呵!来的可真是时候。

    她就知道,今日必然是不安稳的一天了。

    刘大人顿了顿,急忙转过身来叩头行礼:“给贵妃娘娘请安。”

    心禾等一众千金们也紧跟着福身行礼:“给贵妃娘娘请安。”

    不过半月未见,沈贵妃却依然美艳无双,通身的打扮都是气派又奢侈,娇唇轻勾:“都起来吧,不必多礼了。”

    “谢娘娘。”

    沈贵妃美眸扫了这人群一眼,便笑道:“本宫来的时候,便见这公主府空无一人,还以为是自己记错了日子,谁知你们竟都在这梧桐苑门口站着,这里可是有什么好玩意儿?一个个都围在这儿做什么?”

    朝阳立马跑过去撒娇一般的抱住了沈贵妃的胳膊:“还不是黎心禾,她故意欺负我,竟污蔑我跟那黑熊案有关!要知道,那只黑熊可是外藩送给贵妃的礼物,我就算胡闹,也不会对那黑熊动手脚,否则惹的贵妃受惊,皇兄也会心疼不是?可她偏偏,偏偏要污蔑我!”

    朝阳这一副撒娇的姿态,俨然就是看到了救星一般。

    沈贵妃略带诧异的看向了季心禾:“此事当真?”

    心禾眸光幽深,面上没有什么波澜,对于沈贵妃此事的作态,她也并不怎么相信,事情到了这一步,怕是里子面子都要撕开的。

    心禾没说话,倒是那刘大人连忙道:“此事下官方才也查过了,这伶香散在公主府的一个小奴身上发现,并且这小奴还鬼鬼祟祟的在公主府躲藏,虽说有些蹊跷,但是公主也的确是有些嫌疑······”

    “你看他!连这个刘大人都如此对我!”朝阳很是愤懑的道。

    沈贵妃随意的笑了一声:“本宫当是多大的事儿,不过一个小奴的话,也可轻信不成?没准儿就是这小奴从哪儿弄来的伶香散带在身上,好巧不巧的给大理寺发现了,算不得什么,今日这么好的日子,还是不要为此事影响了心情才是。”

    刘大人后背冷汗涔涔,贵妃的意思就是,今日这事儿算没发生?

    心禾却突然冷声道:“贵妃此言差矣,这案子是皇上下了圣旨,要求彻查的,大理寺查了这半个月,也没查出什么蹊跷来,偏偏今日,好容易有了些许线索,却被贵妃三言两语,一句‘算不得什么’就这么打发了,这查案讲究的就是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娘娘这么做,这案子怕是永远也查不出来了。”

    刘大人都给吓傻了,这黎大小姐未免胆子太大,贵妃娘娘都敢顶撞?

    沈贵妃的脸色紧跟着变了一变,随即扯出一抹笑来:“心禾说的倒也是这个道理,这案子好容易查出了些许痕迹来,必然也不能轻易放过,只是······今日是难得的好日子,公主府办宴席,为了这么件事儿,把所有人都耽误了,怕是也不好,不如,还是等着今日这小宴结束了,再让大理寺的人接着审,岂不是更好?”

    等宴席结束?

    心禾秀眉一挑,那就是说,宴席结束前,还有变故?

    心里虽说已经心思万千,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既然贵妃娘娘都这么说,我自然没有意见,其实怪也只能怪公主,偏生选在今日放大理寺的人进来查案,耽误了大家的雅兴不说,还惹出这么多的事儿来,幸而贵妃娘娘来的及时,否则,还不知今日这宴席,办不办的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