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15章 护着自己的女人

第315章 护着自己的女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顿了顿,才道:“我哪里是在意沈家如何?我是怕有人对你不利。”

    这话敲在穆侯楚的心头,只觉得一阵暖意,他也从未想过,她会把他看的这么重要。

    穆侯楚掀了掀唇,摸摸她的头:“我不会让人对我不利,因为我还要护着你。”

    “这次沈贵妃往我头上扣的脏水,可是刺杀的大罪,若是被朝廷抓获,杀头之罪是免不了的,此事来的突然,我也没机会去细想,但是我却总觉得蹊跷,毕竟沈贵妃就算为了自身利益,完全不必要用自己的性命来赌啊!她刺的时候,完全是冲着心口扎的,她显然是要一心求死!”

    心禾顿了顿,秀眉微蹙着道:“哪个为了自身利益的人,会愿意用死去换?这怎么可能?若是为了家族利益,可这沈家上下,可是全靠着沈贵妃一人带动着全家鸡犬升天,沈贵妃死了,他们合族上下怕是都没了靠山,这怎么都是下下策啊!完全不至于!”

    别说季心禾完全想不到沈贵妃会突然来这一招,便是现在她使出了这一招,她也觉得依着她目前所见的形势,沈贵妃此举是不应该的。

    可事实便是,沈贵妃当真做了,她抱着寻死的念头,只想用自己的死,给她栽赃。

    那么唯一的解释便是,真正的形势,完全不是心禾目前所见的那般。

    那又是哪般呢?

    心禾有些怔忪的看着穆侯楚,她对于朝局的形势不熟悉,她唯一能做的只能给他做这些目前搜罗到的线索的分析,这也是她这次选择闯这一局鸿门宴的目的所在。

    穆侯楚沉思了片刻,面色也是渐渐沉了下来:“的确不至于。”

    “那便是沈家身后还有人!还有我们没有察觉的人,甚至,甚至还和陈阁老有关!”心禾说着,这心里便不由自主的泛上了一股子森森寒意。

    她似乎感觉到了一张大网,逼的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

    穆侯楚忽而冷笑一声:“能将陈阁老和沈家,甚至沈贵妃都联系到一起的人,这朝中还会有谁?”

    心禾心里都随之“咯噔”一下,面色一变,将信将疑的道:“皇上?”

    穆侯楚面色已经冰冷如霜:“早先在黑熊案的时候,我便开始怀疑了。”

    心禾面色微白:“所以·····当真如此?”

    原本只以为是朝臣之间的明争暗斗,毕竟穆侯楚身居高位,素日里得罪的人不少,朝中树敌多,也是正常,可万万没想到,这背后的人,却当真是皇帝!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心禾一颗心都紧跟着悬了起来,连忙道:“皇帝为何要杀你?”

    上次的黑熊事件便可知,虽说黑熊冲着她来,可最后受伤险些惨死的却是穆侯楚,对方显然是明知道她是他的软肋,所以才故意选择从她下手,顺道,还有朝阳这个蠢货给做挡箭牌。

    这次沈贵妃自杀的事情,若是和皇帝的命令联系起来,怕是就好理解多了。

    心禾的心都跟着寒了,抓着穆侯楚的手也紧了几分:“皇帝是怕你功高震主了吗?”

    穆侯楚冷声道:“卸磨杀驴,自古君王最绝情,也不一定需要什么理由。”

    若是当真有理由,皇帝便直接处置他了,何须玩这些阴沟里的把戏?

    心禾忽而茅塞顿开了一般:“所以,沈贵妃被我刺杀,那么我便要面临杀头大罪,你必然不会不管,可你只要对此事插手半分,怕是都要被皇帝抓住把柄,从而对你下手,赶尽杀绝。”

    “他大概是盼着我谋逆呢。”穆侯楚声音平淡,却染上了阴冷之色:“若是我不谋逆,也会给我冠上一个谋逆的帽子。”

    心禾一听便慌了:“不成!我还是得回去。”

    心禾正要转身走,穆侯楚便大手一捞,将她给带了回来,虎着脸道:“你回哪儿去?”

    “他们目的便是要将你牵连进这件事来,你现在把我给弄出来,岂不是正中了他们的计?”

    穆侯楚捏着她的下巴,面色微沉:“我穆侯楚还没穷本事到连自己的女人都护不住。”

    “可我刺杀贵妃的罪名已经立在了那里,此事······”

    穆侯楚冷声道:“你以为沈贵妃算什么?她不过也就是皇帝手上的一个棋子,想杀就杀,可见也没多重要,所以刺杀沈贵妃之事,可大可小,皇帝若是想让它大,这事儿就大的很,可皇帝若是想让它小事化了,那它也就算不得什么事儿。”

    “可皇帝一心要杀你,怎可能让这件事小事化了?”

    穆侯楚正要说话,便忽而见不远处传来一阵异动,穆侯楚眸光都冷了几分:“追兵来了。”

    依着他听到的这步子和气息,绝不是公主府养的那么一群草包,看来是皇帝已经早一步派人来了,不然消息怎会这么灵通?心禾刺杀贵妃的消息按着道理来说,应该现在才送进宫里去,可此时,连皇帝派来的追兵都到了,可见其阴谋。

    穆侯楚耳朵微动,便察觉到这些追兵已经逐步逼近,若是一起涌上来,怕是难以轻易应对,都是高手,如何一举制胜?

    穆侯楚抿了抿唇,忽而扬手便在那马儿身上抽了一鞭子,马儿“嘶鸣”一声,急速的冲着前方跑去。

    穆侯楚带着心禾闪身便往另一个方向跑。

    那些追兵果然被那匹马儿骗过,纷纷掉头去追马。

    可谁知,当他们才走了没几步远,便见一排追兵已经堵住了他们去的这一条路。

    穆侯楚面色瞬间冰冷如霜,脚步顿住,手已经摸向了自己的腰间的钢钉。

    “穆侯楚,你是我一手培养出来的,你的手段心思,我怎会不了解?像你这般老狐狸,我即便带着追兵来追,也绝不可能只冲着一个方向来堵截你。”

    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哈哈大笑着走出来,面上春风得意,不是陈阁老又是谁?

    穆侯楚却是毫不意外,冷眼看着他:“陈阁老别来无恙,在家清闲着还对我这般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