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17章 他是药人

第317章 他是药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穆侯楚面色难看了许多,据他所知,这种药物极其难研制,就算是能用在黑熊身上,也还不能用在人的身上,上次在宫中,他见那黑熊发狂,便想到这种药物,却不曾想到,陈阁老连对人的药都研制出来了。

    与此同时,这对人的药物就算研制出来了,但是比药物研制更难的是,找到能承受的住这等药物的人。

    一般的人,根本禁受不起这种药物的摧残,基本上被这药物侵体就能直接死亡,除非是天资极好,骨骼脉络都算得上奇才的高手,才能承受的住,陈阁老能找到这药物承受的住的人,还能舍得拿来对付他,也真是抬举他了。

    那两个药人越战越勇,心禾长久斗下去都渐渐有了体力不支的感觉,她本就不擅长长时间的格斗,尤其这一世的这个身子骨,本就瘦弱,就算后期养的还不错,但是比之她前世的,也的确是差远了。

    短时间的夺命刺杀她最适合,但是陈阁老这一波又一波的人,她根本难以维持这么长时间的体力,时间拖的越长,越是不利。

    心禾咬了咬牙,计从心起,冲着穆侯楚给了个眼色,随即故意让了一招,做出体力不支的样子,作势摔在了地上。

    那两个药人立即乘胜追击,一起冲着季心禾扑去。

    穆侯楚这一瞬冷汗都冒出来了,心里暗骂这小女人竟拿自己来冒险!

    可此时却也顾不得许多,就在那两个药人冲着心禾一起扑去下死招的时候,穆侯楚扬手便飞出一排钢钉,直直的冲着这两个药人的眉心刺去,他们被眼前的猎物眯了眼,一时注意不到,一个药人果然中招。

    钢钉刺入眉心的那一刻,药人便轰然倒地。

    然而另一个药人却侧身躲过,魔爪依然伸向摔在地上的心禾,提着剑高高的举起就要刺下去。

    穆侯楚头一次在博弈之中惊吓的心都几乎要跳出来,好在心禾身形灵敏的翻身一滚,便堪堪躲开了那落下的剑锋。

    药人乘胜追击,再次攻上来,穆侯楚便已经闪身过来一剑扫开,挡下了他的攻击,同伴的死去似乎让他更加发狂,爆发一般的攻击力再次疯长,冲着穆侯楚拼杀而去。

    陈阁老眼看着自己的一个药人死在了穆侯楚的手里,心里也跟着七上八下了起来,冲着自己身边的侍从急匆匆了的使了眼色。

    那侍从便领命一般,暗自潜伏到了他们缠斗的树丛之后。

    那药人的战斗力突然减弱了几分,穆侯楚眸光便紧跟着一亮,看来是它已经要撑不下去了,要知道,这药人被药物残害之后,能支撑存活的时间,也是跟自身体能有关,体能一般的,当即就能死去,体能极其好的,或许能撑一个时辰,甚至更久也不是没可能,但是这种人世间难寻。

    能忍住这药物摧残不死的,都已经是难得的高手了,但是现在这个药人也撑不住太久。

    穆侯楚握着剑的手又紧了几分,眸中杀意尽显,几招虚招晃过,即便那药人一剑伤了他的臂膀也毫不在意,电光火石之间便一剑刺入了药人的眉心之间。

    那药人眼见着要轰然而倒,却见头顶的那一棵大树突然簌簌作响,落下残叶无数。

    心禾却是秀眉紧蹙,鼻尖嗅了嗅,似乎隐约闻到了些许不同寻常的味道。

    穆侯楚眸光一沉,面色都跟着凝住了一般,不好!这树上的落叶上有毒粉!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方才被割了一条口子的臂膀,面色都白了几分,一手捂着臂弯上的伤,身形一晃,半跪在了地上。

    心禾急忙跑来:“怎么了?”

    臂弯上一道伤口,不至于这般吧?

    穆侯楚面色却是越发的白了几分:“树上撒了药粉,我身上有伤口,遇伤即入。”

    心禾脸一下子就白了,瞪圆了眼睛,握起刀,起身便要冲过去跟陈阁老拼命。

    陈阁老却已经快一步带着人撤了。

    心禾要追,却被穆侯楚拉住:“别追了。”

    她一个人追上去犯险,他怎么可能放心?

    “那你身上的毒怎么办?”心禾急了。

    “别怕,去寻一匹马来,带我去一个地方。”穆侯楚额上的汗珠子渗出来,越来越多,那一贯清冷的眸子,此时似乎隐隐刻意压抑着什么一般,几乎要翻涌而出。

    心禾吹了个响指,一匹快马便飞快的跑了来。

    这就是方才穆侯楚故意放走诱敌的马儿,他教它认了主,也听从她。

    穆侯楚强撑着身子翻身上马,心禾也紧跟上,一夹马腹,马儿绝尘而去。

    ——

    陈阁老此时已经回到了府中,许是受了穆侯楚的惊吓,直到此时还有些心绪难平,面色阴沉:“一群废物!浪费了我这么多的兵力,还有两个精心制作的药人,结果都没能将他给弄死!”

    跪在地上的侍从瑟瑟发抖,连声道:“属下无能!”

    陈阁老深吸一口气:“你们的确无能,可我,也的确低估了他,短短几年没有交锋,我竟也不知他又精进了这么多。”

    当真是个怪物!

    这么一个好的料子,却偏偏脱离了自己的掌控,着实让陈阁老狠狠的憋了一口气!

    侍从试探的抬头道:“老爷也不必太过担心,那药物是个什么效果,老爷想必也不是不清楚,他身上本就在年幼时种下过药引,被那药物渗入伤口处,进入体内一催,指不定就能成。”

    陈阁老点点头,冷笑一声:“当年三百个孩子,只有他活下来,本该是我最杰出的药人,却不曾到底没能控制住他,可他以为脱离了掌控就算完了吗?药引早在他年幼的时候就种下,这辈子也难除!如今我研制出了做药人的药物,只要在他身上一催,他自然也就成了药人。”

    这也是陈阁老此时跑的这么快的缘故,穆侯楚成了药人,最多也活不过一个时辰,还会对身边的人肆意厮杀,陈阁老不跑,怕是根本对付不住他,只等着一个时辰之后,他药效过去,自己暴毙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