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18章 你骗我!

第318章 你骗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只可惜了这么个好料子,本该成为我最好的杀手,如今却只能这么浪费了。”

    陈阁老虽然这么说着,语气里却是没有半点失落的,反而带着几分松了一口气似的欣慰。

    想要将穆侯楚收为己用这种想法,从五年前他就不敢想了,更别提已经强大到如此地步的穆侯楚,陈阁老唯一的夙愿就是他死!

    只有他死了,陈阁老才有出头之日,才有更好的机会和未来,如今总算靠着从前他在幼年时期的穆侯楚身上种下的药引子,今日侥幸将他变成了药人,让他药发身亡,总算是解决了一个棘手的人!

    这便是再好不过的结局了,能处理掉这么一个后顾之忧,付出多少代价他都觉得值!

    陈阁老冷哼一声:“当初是我有眼无珠,养了只狼,如今你死也要死在我的手里!”陈阁老眸光泛寒,带着阴冷的光芒。

    ——

    马儿一路飞奔,心禾不时的回头看他,却见他眸光隐隐有些涣散了,甚至不由自主的泛上了一抹她几乎从未见过的森森寒意,看的她不免都跟着心惊肉跳:“穆侯楚?”

    穆侯楚原本渐渐涣散的眸光忽而清醒了几分一般,那几分森森寒意也消失了,只不过却还是看得出他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嗯?”

    一个简单的问句,却似乎费劲了力气一般。

    心禾心里越发的慌了:“你怎么了?是毒发了吗?”

    穆侯楚一夹马腹,马儿跑的更快了:“放心,不会有事的。”

    也不会让你有事。

    穆侯楚握着缰绳的手又紧了几分,额角的青筋都跟着暴起,在压抑着什么一般。

    心禾瞧着便越发的觉得不对劲,总觉得不是中毒了这么简单,但是是什么缘由她也想不出,也不忍心问。

    他多说一句话都似乎艰难了,她怎么还忍心多问他?

    马儿一路疾驰,终于驶入了一个深山之中,眼见着越走越偏,心禾心里也疑惑更甚,只是她相信他,自然也不做怀疑。

    只是她能感觉道他身上的温度似乎越来越凉,凉的如同······那些药人一般。

    心禾一颗心似乎狠狠揪紧了一般,忽而抓住了穆侯楚的握着缰绳的手,一片凉意。

    “穆侯楚,你真的是中毒了吗?你身上怎么这么凉?”心禾声音都隐隐颤抖了。

    此时此刻,她似乎突然有些明白了沈贵妃对她说的那番话,聪明的女人,未必就过的好。

    她此时不由自主的往那个最不想接受的答案上面去猜,去想,她现在多想做一个蠢女人,一个什么都想不到的蠢女人。

    穆侯楚反握住她的手,似乎想要从她温热的小手里汲取温度,又似乎是想要握紧她的手,寻求安全感,他面色微白,轻轻的靠着她的后背,声音都带着压抑的痛苦:“没事。”

    心禾眼睛都红了,泪珠子忽而就滚下来:“你骗我!你说过不骗我的!怎么可能没事?你到底是怎么了?”

    看着她脸上簌簌滚下的泪珠子,穆侯楚原本染上了杀意的眸子,此时都多了一抹心疼,几乎艰难的控制自己的意识:“乖,我不骗你。”

    心禾眸中多了几分希望,水灵灵的眸子瞪的圆圆的看着他:“真的吗?”

    穆侯楚没有说话,只是将她的手握的更紧了。

    他不敢说是,因为他也不确定此举能有几分胜算,他不是不知道这药的药性有多毒,多狠,他也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撑下去。

    早在九岁那年,他成了三百个孩子里唯一一个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陈阁老给他种了药引,但是他别无他选,在自己还不够强大的时候,没有反抗的资本。

    这药引无毒无痛,对他的身体没有任何影响,唯一的影响就是,一旦陈阁老研制出了制作药人的药物,便可以轻易的让他成为一个活死人——药人。

    他唯一的出路就是,在陈阁老研制出来之前,脱离他的掌控,他也的确坐到了,十九岁便彻底脱离他,甚至将他反压住,可他却知道,这一切没有结束,只要身上这个药引还在,那他这辈子都还要短处和威胁。

    所以这些年来,他也寻访名医无数,帮忙去除体内的药引,终于找到一个药泉,但是不可根除,只能尽可能压制和消散些药性。

    这样未雨绸缪也不是没有道理,就像今日,谁能想到陈阁老会趁人之危的时候将这药物附加于他的身上?

    若非是这些年自己泡药泉,让身上药引子的药性减弱了许多,否则早在自己不小心被陈阁老暗算下药到伤口上的时候,怕是就已经药性发作,成为彻底的药人了。

    穆侯楚握着心禾的手又紧了几分,不知是在压制着什么,心禾隔着手心都能感受到他的痛苦,心里又慌又疼,手被捏的通红都没感觉了。

    马儿从一簇密合的草丛一跃而过,面前的幽静小道忽而豁然开朗了一般,一个天然温泉出现在眼前。

    说是温泉,心禾却能闻到浓浓的药味,心禾秀眉微微一蹙:“这是哪儿?”

    穆侯楚额上一阵一阵的冒冷汗,脸色越发的白了,浑身都冰凉刺骨,一拉缰绳,马儿停下,想要翻身下马,却身形都站不稳,直接栽倒在地。

    心禾一惊,连忙跳下马去:“怎么了?”

    一抹他的脸,触手便是一片冰凉,与那些活死人一般的药人温度无二了。

    他浑身冰凉,只是眸子里却越发的阴鸷,虽说有明显的压抑,可也能大概也能看出来隐隐的杀气。

    心禾此时终于知道他到底在压抑什么了,他在迫使自己清醒,迫使自己压抑杀意,他真的,要和那些药人一样了吗?

    心禾面色都瞬间阴沉了,咬了咬牙,将他拖到了烫烫的药泉之中,他来这里,自然是冲着这个药泉来的,不管有没有用,她都得试试。

    穆侯楚坐在药泉里,无力的靠着身后的石壁,喘了几口气,才缓缓的道:“心禾,你先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