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20章 她要他活着

第320章 她要他活着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穆侯楚就这么静静的听着,这小女人头一次这般聒噪,他却是半点也不觉得厌烦,反而心里升起一抹恬静的欢喜。

    “穆侯楚?”

    她有时候说着说着,就怕他意识不清醒了,还时不时的叫他一声。

    “嗯。”只是简单的一个应声,代表他还在听。

    她这才放心的接着说。

    “心禾。”穆侯楚突然道。

    “怎么了?”心禾连忙抬头看他,生怕他是有什么异样情况了。

    穆侯楚面色依然有些惨白,定定的看着她:“你为什么从未唤过我亲昵一点的名字?”

    心禾:“······”

    这位传说中冷心冷血的丞相大人,什么时候也开始为了这种矫情的事情而闹心了?

    “是么?”心禾想了想,她似乎真的一直叫的穆侯楚。

    其实倒也不是她不喜欢亲昵一点的称呼,只是穆侯楚这三个字她已经叫习惯了,从第一次见面起,他们就注定了要成为仇人一样的关系,后来虽说两人也走到一起了,但是这男人越发的不要脸,素日里揩油就算了,还霸道的很,这不许那不行的,就她随便接触个男人都能黑脸。

    他们之间经历的坎坷又那么多,虽说已经认识了将近一年,但是真正全心全意相爱的时间,却少的可怜,不爱的时候,隔阂的时候,到底占大多数时间,所以穆侯楚这三个字,心禾就这么喊习惯了。

    因为只有喊这三个字,才能表达她的愤怒。

    可现在她对他也没什么愤怒的了,依然这么喊着也觉得没什么,毕竟她实在没那么矫情。

    可她没有,这男人却有。

    穆侯楚看着她,眸光幽幽:“你喊段澜都喊一声段大哥。”

    心禾浑身一个哆嗦,避开了他的眼神:“那我也喊你穆大哥?”

    听起来怪怪的。

    穆侯楚看出了她眼神里的嫌弃和勉强,脸隐隐黑了几分:“我要跟段澜一样的称呼吗?我是你男人!”

    心禾歪着头想了想:“侯楚?”

    这可一声“侯楚”一出口,心禾就莫名其妙的想到陈易凝那娇滴滴的声音,“侯楚”“侯楚”的喊着,实在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穆侯楚抱着她,低头看着她,呼吸似乎有些艰难,胸口起伏了好几下,这才平稳了气息,对着她道:“小时候我娘唤我阿楚。”

    心禾愣了愣,他娘?

    “我虽然自幼父母双亡,但是我娘是在我一岁的时候,才去世的,阿楚便是我的乳名,我不记得我娘的样子了,但是我记得她唤我阿楚时的声音。”穆侯楚气息虽说有些虚弱,但是面上却染上了笑意。

    那原本压抑着杀意,痛苦不堪的眸子,此时也放松了许多一般,难得的柔和。

    这世上,从未有第二个人唤过。

    心禾靠在他的胸口,轻声道:“阿楚。”

    “嗯。”

    “阿楚。”

    “嗯。”

    “阿楚,你活着好不好?”

    穆侯楚袖中的拳头握的更紧了,几乎掐出血痕来,浑身都隐隐的颤抖:“好······”

    心禾感觉到了他的异样,连忙抬起头来:“是不是药性更猛了?”

    这药物,本就是一阵比一阵凶猛。

    穆侯楚大手将她的脑袋按回了他的胸膛上,声音微颤:“没事。”

    他会活下去,他也会熬下去,他怎么舍得让她一个人在这乱世之中,又怎么舍得,失去理智,做出伤害她的事情?

    不知又过了多久,心禾都不敢抬头,她不敢看他痛苦的样子,因为她也会更痛苦,她其实,也是个很胆小的人。

    她能感受到他浑身紧绷的肌肉,能感受到他通身的冰凉,也能感受到他渐渐杀意翻涌的气势。

    她知道一切都在恶化,可她除了紧紧的抱着他,别无他法。

    “啊!”穆侯楚忽而怒吼一声,松开了她,两手抓住了药泉的石壁,一个用力,那两块突兀出来的大石头便随之粉碎。

    他额上青筋暴起,眸中都染上了嗜血的光芒。

    心禾抬头看着他,通红的眸子,泪珠子已经在眼眶里打转,却硬生生没滚下来一滴泪,就这么倔强的看着他。

    她不信,他会伤害她。

    穆侯楚嗜血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她,如同一个即将发狂的野兽,残存的那么一丝丝理智,让他的双手不敢,也不忍心残害面前的女人,他一口牙都几乎要咬碎:“你走!”

    心禾瞪着通红的眼睛,定定的道:“我不走。”

    “你走!”穆侯楚浑身的内力一催,整个药泉的水都翻涌了起来。

    心禾眸中透出了狠绝之色,定定的看着他:“穆侯楚,你别忘了你答应我的话!你说过你要活下来的!”

    穆侯楚双拳紧握,眸中嗜血的光芒不减,反而染上了几分愤怒,他伸手抱住了她,重重的吻向了她的娇唇。

    心禾这一次却没有半点反抗,反而主动的攀附上他的脖颈,热烈的回应他。

    他的吻又霸道又蛮横,似乎要借此发泄,又似乎是已经失控,两唇磨砂之间,都磨破了唇角,他却也不在乎,狠狠的吸吮,狠狠的索求,狠狠的宣泄。

    心禾娇唇都被吻出了血,她却也不在意,他吻的多热烈,她便回应的多热烈,她这辈子没有这般肆无忌惮过,她只有一个念想,他活着,他活着就好。

    不知是不是这个吻太炙热,或许是他心里的信念太重,他当真撑过了这一关。

    不知过了多久,穆侯楚体内的躁动似乎渐渐消却,身体的温度也渐渐回暖。

    他慢慢松开了她,心禾浑身像是抽空了所有力气一般,瘫软在他的身上,若非是他抱着她的腰身,她现在就算淹在这药泉里,怕是也没力气爬起来。

    “怎么样了?”心禾抬眼看着他,眸中都满是关切之色。

    穆侯楚大手抚上了她的小脸,划过她那被吻破的唇角,心疼的道:“我太莽撞了。”

    心禾眸子都似乎亮了一亮,她感受到了他指尖的温度,不再是冰凉凉,而是温热的。

    “你好了吗?还难受吗?是不是药性过了?”心禾急忙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