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22章 你个混蛋!

第322章 你个混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穆侯楚大手顺着腰间摸到了她的腰带,轻车熟路的一挑,腰带便松散了开来,现在比不得从前冬天,解个衣裳都是一层又一层的,她这外面的纱裙一褪,里面便只剩下一件单薄的里衣,再一个肚兜儿了。

    兴许是脱她衣裳的次数多了,一回生二回熟的,这次眼睛都不用多看一眼,都能顺着衣襟摸到她的里衣带子,挑开。

    “没事。”穆侯楚感受着她的温度,大手触碰着她细腻如凝脂的肌肤,声音都嘶哑了。

    心禾这才察觉不对劲,低头一瞧,眼睛都差点儿瞪圆了。

    她的腰带什么时候被挑开的?!

    她的里衣什么时候被解开的!?

    这个男人的手,什么时候伸到她衣裳里去的?!

    “穆侯楚!”心禾这才发现自己被耍了,这男人还冷?!他现在浑身炙热的快成火球了!当即气的半死,狠狠的推开他。

    谁知穆侯楚这才却是半点不让她了,反而抱着她顺势倒在了软榻上,那只方才还偷偷摸摸顶风作案的手,此时直接明目张胆的开始扒她的衣裳了。

    “你给我放开!你这个混蛋!”心禾气急败坏的道。

    穆侯楚一双眸子里都染上了欲|望,看着她的眼神比之方才满是杀气的样子还吓人,恨不能把她给吃了。

    心禾方才迎上他的眸子,便是忍不住浑身一阵哆嗦。

    “心禾,”穆侯楚呢喃着堵上了她的娇唇,再不给她半点挣扎的机会,大手更是肆无忌惮的扒开了她的纱裙,扯烂了她的里衣,甚至连肚兜儿都没时间去解,在她的玉背上四处游走,四处点火。

    “唔······”

    心禾现在一想到方才这个一副娇弱的样子倒在她怀里的男人,此时却是力气比牛还大一般,让她百般挣扎都像是以卵击石,心禾就气的不行,早知道,还不如让他一个人在这儿自生自灭!

    毒才刚刚清,这歪心思就打上来了,这男人一天到晚除了这事儿就盼不到别的?!

    穆侯楚终于放过了她的娇唇,心禾连忙偏过头喘气,他却吻着她的下巴,顺着她的脖颈一路吻下来,手上更是肆无忌惮的在她的身上抚弄揉摸。

    心禾只觉得这心里突然爬进了千千万万只的蚂蚁一般,让她又想抗拒又觉得空虚,紧紧的咬着唇,生怕自己的嘴里发出什么声音来,反而助长了这男人的威风。

    “穆侯楚!你忘了你说过新婚之夜才碰我的!”心禾气急败坏的道。

    只是这气急败坏的语气,再此时他多番撩拨之后,都染上了几分柔软,分明愤怒的不行的话,此时说出口来,却带着几分娇嗔的味道。

    穆侯楚微微抬头,看着她那张已经染满的红晕的小脸,心里的燥热更甚:“我忘了。”

    心禾:“·······”

    男人真的是没一个好东西!

    信誓旦旦的话,到了床上转眼就睁眼说瞎话的说忘了!

    心禾脸都黑了,气的半死:“穆侯楚!你给我滚开!”

    穆侯楚哪里舍得滚开?他都忍了一年了!

    从他们第一次见面,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女人强了他那一次之后,他便是中了她毒,整日里瞧着这小女人在眼前晃来走去都碰不得,憋到现在已经多不容易了?再憋下去他都得憋出病来了!

    穆侯楚的吻再次落在她的脖颈上,一路往下吻去,可那碍事的肚兜儿他到现在还没时间去解,这会儿不知是不是太急躁的了缘故,竟是怎么也解不开她后背上的肚兜儿带子,想要用力扯,又怕弄疼了她,毕竟这是贴身的东西,她肌肤又是再娇嫩不过,带子一勒就是一条红印子,不知多久才能消呢。

    可若是细细的解,他却又实在没这个耐心,越是急躁,便越是解不开了,尤其是这个小女人左右挣扎,一点儿也不配合,也不安分,让他根本难以下手。

    心禾瞄准机会便要直接推开他,谁知一不小心便碰到了他臂弯的伤口上。

    先前与陈阁老的那两个药人打斗的时候,他不小心中了一剑,后来因为身上的毒致命的很,她也只顾着给她清毒,根本忘了他这身上的还有一个伤口,这伤口本来也自己止血了,这会儿被心禾无意间的一推,似乎又裂开了些许,隐隐渗出些许血丝来。

    而这位从前用刀子直接在身上割肉不用麻药都不曾喊一声疼的男人,这会儿却是剑眉一蹙,“嘶”的一声。

    心禾脸都跟着白了一白,眸中都满是紧张之色:“是不是碰着你的伤口了?”

    穆侯楚很是委屈的点了点头。

    心禾心里顿时有些自责和愧疚:“这伤口也不处理一下,你怎的·······”

    穆侯楚却趁着她这会儿分心没闹腾的功夫,快速的解开了她的肚兜儿带子,随手一扯便将她的最后一道屏障给扯开了。

    心禾只觉得自己身前一凉,一张小脸便瞬间涨的通红,不知是气还是羞的气急败坏的骂道:“穆侯楚!你个混蛋!”

    她真是见了鬼了,一次又一次的轻易被这越发不要脸的男人给骗到!

    穆侯楚看着尽数展现在他眼前的娇躯,此时一双眸子已经开始散发出幽幽狼光,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再听不进去她的一句话,覆身吻了上去。

    “嗯······”心禾羞耻的咬着唇,一声娇喘却是忍也忍不住的从口中溢出。

    他在她的身上细细密密的印下无数专属于他的吻痕,她浑身都似乎软了,瘫在软榻上如同一滩水,连推开他的力气都没了,只能任由他折腾。

    穆侯楚抬眼便看到她渐渐迷离的眸子,绯红的两颊,两瓣娇唇更是早被吻的红肿,此时更平添了几分妩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