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23章 不要了

第323章 不要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穆侯楚声音嘶哑的很,看着她的眸子几乎溺出水来。

    心禾羞恼的别开头,不想看他。

    穆侯楚的手顺着她的娇躯一路往下,划过柔滑的玉背,划过盈盈可握的纤腰······扯下了她的亵裤。

    “呀!”心禾羞的脖颈子都红了,立马抓住了他作恶的手,又羞又恼,情急之下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憋了半天,才憋出那么一句磨着牙的三个字:“穆!侯!楚!”

    穆侯楚轻轻吻了吻她略有些红肿的娇唇:“乖,就这一次。”

    心禾羞的脸都要滴血:“你个混蛋,我以后再不信你一句话!”

    “你看看我这里,要是再忍下去,怕是要废了。”

    心禾气的半死:“那是你活该!”

    这男人将她扒的精光,占尽便宜,这会儿竟还好意思,拿,拿那东西来装可怜!

    穆侯楚掰开了她的腿,覆在她耳边呢喃着道:“心禾,心禾。”

    一边呢喃着,便咬着她的耳朵轻轻吻着,心禾只觉得浑身都一阵酥麻,心跳都快的几乎停不下来,呼吸也粗重了许多,心里那种空虚又难耐的感觉越发的重了,咬着唇却是强忍着一句话也不说。

    可她骗得过穆侯楚,骗不过她自己,这男人不过被她睡过一次,但是他觊觎她却不是一次两次了,扒了她不知多少次衣裳!虽说回回都没得逞,但是这实战经验却是突飞猛进的积攒。

    他知道她哪里最敏感,他知道要怎么撩拨让她缴械投降,他什么都知道!

    所以她从一开始的抵触,早已经变成了意乱情迷,心里的躁动都消停不下来。此时他还故意在她耳边作乱,越发的让她心里心痒难耐。

    “啊!”心禾吃痛的叫出声来,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听到她吃痛的声音,穆侯楚心里都跟着一紧,原本燥热难耐的心,此时都跟着揪了一揪。

    除去一年前那次,她一年来都没有过这种事,如今跟处子也没什么区别,突然面临,肯定是会疼的。

    穆侯楚吻了吻她的唇,给了她些许缓冲的时间,便再也忍不住,将她狠狠的蹂躏。

    强忍了一年的欲望,在这一刻尽数爆发,他如同一个发狂的野兽,如同一个沙漠里久逢甘露的难民,发了疯似的索取,恨不能将这个女人揉进自己的骨子里。

    “心禾,我爱你,你不知道,我多爱你。”

    ——

    直到天色渐暗,心禾才浑身无力的推开了她身上的男人,声音嘶哑又虚弱:“不要了。”

    穆侯楚摸了摸她的小脸,看着她这疲惫的模样,这才生生将再来一次的冲动给压下去:“累着了?”

    心禾有气无力的瞪了他一眼,她却发现自己现在连瞪他的力气都没有,只转过身背对着他,显然是生闷气。

    穆侯楚好容易尝了次她的美好,怎能让她因此跟自己又闹脾气?这以后的性福还要不要了?

    穆侯楚掰过她的身子,迫使她转过身来,心禾浑身没力气,只能任由他摆弄,只是那双水蒙蒙的眸子里此时却明显闷闷的很。

    果然还是生气了。

    “是我不好,我不该要你这么多次,”穆侯楚吻了吻她的额头:“但你可知道,你生生饿了我一年,上次,你还故意那般勾引我,撩拨我,我这满身的火,哪儿这么容易消停?”

    现在都没消停······

    穆侯楚说着,那双眸子里又浮现出几分幽幽的****来,可惜她身子骨还是太弱了点,他也舍不得再折腾她了,等下次吧。

    心禾瞪着他,还带着几分委屈。

    穆侯楚这才无奈的道:“以后不这样了。”

    他就见不得她这委屈巴巴的样子,一看到她这模样,便是再恨的心都软了。

    心禾还是瞪着他:“我才不信你说的话,毕竟你忘性这么大。”

    穆侯楚顿时哭笑不得,这小丫头还真记仇了。

    他当时欲|火|焚身,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答应她,在她成亲之前不碰她,那是答应她,在他们第一次婚礼之前不碰她!

    他哪儿能想到,这个婚礼,能等这么久?他可是巴巴等了一年啊!

    若非是今日,他看到这小女人浑身湿透,那般诱人的样子,他也还能勉强忍住,可真正看着她这般样子站在自己的面前,他若是还能忍得住,那才是圣人了!

    “是我不好,是不是弄疼你了?下次我肯定轻一点,好不好?”穆侯楚只能好生哄着。

    这小女人若是闹起脾气来,那可不得了。

    心禾冷哼一声,磨着牙道:“没有下一次了!”

    穆侯楚掀了掀唇:“你现在还有力气跟我叫板了?看来是还有精神·······”

    穆侯楚话还未说完,心禾便连忙道:“我没精神了,不要了!”

    穆侯楚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不要什么?我又没说什么,你想哪儿去了?”

    心禾脸又红了,这男人,又故意给她下套!

    “那你想说什么?”

    穆侯楚却直接起身,在她身上裹了一条单薄的丝毯,便将她横抱起来:“我想说,既然还有精神,就给你洗个澡,不然睡着不舒服。”

    心禾脸憋的通红,咬着唇不说话了。

    穆侯楚瞧着她这难得娇俏的小模样,突然起了几分逗弄的心思,忽而顿住了脚步,凑近了她道:“不过你若是想要做点别的事,我也很乐意。”

    心禾磨着牙,僵硬的扯了扯唇角,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不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