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24章 他的野心

第324章 他的野心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穆侯楚抱着她便去了那药泉里,道:“这药泉除了能淡化我体内的药引的药性,寻常人泡的其实也没什么害处,反而能够滋养身体,日后若是闲着,我常带你来,你这身子骨也实在是太不中用了点,都养了这些日子了,还这么弱。”

    穆侯楚说着,看着心禾眼神还多了几分怨念,像是她这身子骨亏待了他似的。

    心禾气呼呼的别过头不看他。

    这男人,他把她折腾成这样,他倒是还有理了!尤其这什么眼神?她还亏欠了他了?

    穆侯楚无奈的掀了掀唇,他知道这小女人现在肚里的火气大着呢,可得好生哄着:“是我不好,日后你想怎么罚我都成,只是你这身子的确得好生调养着了,不然以后闹不好体弱多灾的,可有的受,尤其是······”

    穆侯楚顿了顿,才接着道:“我听人说,这女人身子若是不养好,日后生孩子得吃大罪。”

    心禾骤然转过头来,瞪圆了眼睛:“生孩子?!”

    穆侯楚笑了:“不然呢?等我们成亲了,自然就生孩子,还得多生几个,看他们是想学文还是想习武,反正我都能教,小北也能都几个玩伴,嗯,挺好。”

    不知是不是想到了以后的日子,穆侯楚眉眼里都多了几分温和。

    心禾呆呆的看着他,一时间都有些恍惚,她其实还真没想过那么远,却没想到,他已经计划好了他们的一生。

    看着他这般,心里对他的那么点火气这会儿也莫名其妙的消失殆尽了,不过面上却还是板着脸道:“才不跟你生孩子呢!”

    穆侯楚唇角的笑意染上了几分凉意,阴森森的看着心禾:“不然你还想跟谁生?”

    心禾浑身一阵哆嗦,气呼呼的瞪着他:“我都这样了你还想欺负我?”

    穆侯楚将她身上的毛毯扯下来,心禾只觉得身上一凉,“啊!”的一声叫了出来,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脸上绯红一片:“你个混蛋!”

    穆侯楚却紧接着便抱着她下了药泉:“难不成包着毯子下水?”

    心禾这才推开了穆侯楚,没好气的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没安好心!”

    穆侯楚大手一勾便搂住了她的纤腰,将她带入自己的怀里,警告性的捏了捏她的脸:“必须给我生孩子,而且只能给我生。”

    心禾顿时觉得好气又好笑,这男人什么时候变这么幼稚了?

    穆侯楚看了看她身上遍布的吻痕,有的地方他怕是没控制住,用力了点,青青紫紫的一片,让他瞧着也是心疼的很,抱着她低声道:“我下次轻一点,不这么莽撞了。”

    “我觉得没下次最好。”心禾道。

    穆侯楚捏了捏她的脸:“嗯?”眸中染上了几分危险的气息。

    心禾连忙讪笑几分:“没事,没事。”

    穆侯楚便拿着毛巾给她擦洗身上,心禾连忙躲开:“我从前都是自己洗的,不习惯!”

    不习惯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这男人的稳定性太差,他现在本就欲|求不满的状态,谁知道他给她洗着洗着是不是又要兽性大发?

    她今儿浑身上下都要被他给折腾的散架了,可真没力气再接着伺候他了。

    穆侯楚无视了她的抗议:“多洗几次就习惯了。”

    心禾:“······”

    这男人就是这样,什么事都这么霸道!

    从一开始就是,强势闯进她的生活,霸道的打乱她所有的节奏,强怕她接受一切有他的生活模式。

    可偏偏这样一个男人,却让她爱到了骨子里,心禾自己都不明白,这算什么?

    可她没打算明白了,就这样,挺好的。

    心禾乖乖的由着穆侯楚给自己洗。

    穆侯楚给她擦洗身体,一边道:“今晚先在这里住一夜,沈贵妃的事情,我自会给你安排好一切。”

    心禾诧异的道:“如何安排?沈贵妃被我行刺,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我怕是逃不掉这个罪名。”

    说起这个事儿,穆侯楚神色淡漠了许多:“沈贵妃不算什么,一颗棋子而已,她遇刺之事,可以说是你做的,也可以说不是你做的,这一切,其实也不过是全凭皇帝的意思。”

    心禾面色微微凝滞:“所以,这件事归根究底,还是在于忌惮你的皇帝?他一心只想除掉你,冲着我下手也是冲着你,怎可能让自己精心布下的一个局就这么算了?”

    穆侯楚掀起一抹冷笑:“精心布局?皇帝可没这么厉害的手段。”

    “不是皇帝,那是······”

    “陈家和沈家联手的结果罢了,皇帝对于他们来说,是幕后真正的主子,却也是傀儡。”穆侯楚声音淡漠的很。

    心禾瞪圆眼睛:“傀儡?他若是真的这般无能,怎么坐上皇位的?!”听闻这皇帝登基前,众皇子夺嫡之争何其惨烈,这六皇子不过一个小小美人所出,硬生生以最次的背景,夺了这最后的胜利,就这样一个人,竟也能轻易被朝臣操控,成为傀儡?!

    穆侯楚转头看着她:“我让他坐上皇位的。”

    心禾顿了顿:“你为什······”

    话还未出口,她便已经知道答案了。

    穆侯楚掀了掀唇,随意的道:“我从前,也一样觊觎那个位置,当初众皇子夺嫡,最有优势的二皇子,三皇子,甚至太子,都曾亲自登门拜访,只想求我站他们的党派,可我选择了最无能的一个,也是最势微的一个,也就是六皇子,其实也不过是为了自己的未来铺路罢了。”

    心禾并不惊讶,她从来都知道,他是个有野心的男人,他的野心已经让他从一介布衣走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之位,那他觊觎那皇位,又如何不是情理之中?

    “那现在呢?”

    穆侯楚看着她,眸光温和:“现在,我只想要你。”

    “放弃不可惜吗?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就这么放弃,甘心吗?若是你想争,我帮你便是。”心禾定定的看着他,坚定异常。

    这是她爱的男人,她凭什么不支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