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26章 都是我的人

第326章 都是我的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你没死!”皇帝惊的从龙椅上站起来,脸色都变的难看至极。

    穆侯楚抬眸看着他:“皇上以为我死了?俗话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皇上是如何单凭陈阁老的片面之词,便轻信了我死了?我记得从前就跟皇上说过,在这朝野之中,最忌讳的,便是轻信旁人,皇上不是没有吃过亏的人,怎的到现在还不明白?”

    皇帝脸色又难看了几分,正要喊“来人”。

    便被穆侯楚打断:“你难道不好奇,我为什么活着?不好奇,我既然活着,那么我现在的来意是什么?”

    皇帝顿了顿,他怎么可能不想知道?

    “你为什么没死?”皇帝强压下心头的火气,冷声问他。

    穆侯楚道:“陈阁老没让我死,我自然就没死。”

    皇帝怔了怔,似乎有些不可置信:“怎,怎么可能?”

    “陈阁老奉命抓捕我,的确是真,还不惜用失心散来害我,他早年在我的身上已经种下了药引,那失心散,对旁人或许没什么大用处,可对我,只要沾上分毫,便是致命,可尽管如此,为何我还活着?”穆侯楚冷冷的笑了笑。

    “为什么?”

    “因为陈阁老根本就没打算杀我,皇上对我的过去,怕是也查的一清二楚了,我从前是陈阁老的人,他培养的一个杀人工具,他从前常说的一句话便是,我将会是他做优秀的一个作品,他要留着我,做一番大事。”穆侯楚声音清冷,就算是在说这般残酷的事情,却也似乎在讲旁人的事情一般。

    “可杀了你,朕会给他你的一切!独掌大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何必还留着你骗朕?”

    穆侯楚冷眼看着他,唇角掀起一抹轻嘲的笑来:“是么?皇上以为,他的眼里,就只有这么一个丞相之位?他难道,不妄想这万万人之上的皇位?他留着我,就是想要让我重新成为他的杀人工具,帮他日后除掉最重要的一个人,成就他的大业。”

    “没人能使唤的了你!你怎么可能甘心成为他的杀人工具?”

    “我的女人现在在他的手里,他自然可以让我甘心成为他的一个杀人工具。”

    皇帝的心里咯噔一下,脸色瞬间就白了。

    这一刻,他突然不知道该信谁,接二连三的背叛,让他几乎应接不暇。

    此前是陈阁老说穆侯楚背叛了他,可现在,穆侯楚却又说,陈阁老也背叛了他。

    那他到底·····有什么人忠心于他?

    “朕如何信你?!”皇帝有些失控的吼了一声。

    “就凭我现在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穆侯楚淡声道:“陈阁老可是信誓旦旦的和皇上说,他已经杀了我?可我分明平安无恙,这就是最好的证据。”

    穆侯楚顿了顿,又接着道:“皇上怕是还有件事不知道。”

    “什么事?”皇帝心里已经动摇了。

    “当初公孙义起兵造反,如此轻易的就攻入皇城,原因就是布防图外泄,皇上可知道,是谁外泄的吗?”穆侯楚冷声道。

    “是禁军统领······”

    穆侯楚却随手扔了一个折子过去:“禁军统领只是个替罪羔羊,真正和公孙义同流合污的,是陈阁老,我连证据都收集齐全了。”

    皇帝看着这折子,脸色难看至极,捏着折子的手都恨不能将这折子给揉碎了去!

    他好不容易才选择信任的一个重臣,却不曾想,又是一匹狼!

    “当初朕让你彻查此事,你最后给朕的结果是,禁军统领勾结了公孙义!现在你才将此事的真相告知于朕?!”皇帝怒道。

    “是陈阁老求的我,他当初救了我一条命,幼年时,也算是对我有养育之恩,我回报他这一次,就是放过他,但是我拿掉了他的大权,让他在家中安养晚年,算是报恩,也不负皇上使命,可皇上却依然选择引狼入室,着实是宁人心寒。”穆侯楚冷笑一声。

    皇帝身形一个踉跄,脸色惨白:“所以你现在来,是想做什么?奉命杀我?”

    “如果我说我是来帮你的,你信吗?”

    皇帝冷哼一声:“不信。”

    “为何不信?”

    皇帝看着他,眸子通红:“从你当初拒绝了二皇子,三皇子,甚至太子的邀约,反而选择拥护我做皇帝的那一刻起,我就再没信过你!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选择一个不论出身还是能力都是最弱的一个,目的是什么!”

    穆侯楚淡声道:“我对皇上诚心相待,皇上要这么曲解我,那我也无话可说。”

    “无话可说?”皇帝冷笑一声:“我登基之后,你一步步的除掉朝中重臣,将大权收入你的手中,举国上下,朕的一句话,甚至都没有你的分量重!你还想说朕冤枉了你?还想说你自己没有半点野心!?”

    穆侯楚看着他,眸光一如既往的清冷平淡,看不出情绪,也看不出城府:“皇上若是在意这个,这些大权皇上尽数收回就是。”

    皇帝惊诧的看着他:“什么?”

    穆侯楚果决的拿出了自己的相印:“皇上觉得我手中的大权太多,便尽数收回,再择能人担当,我早已厌倦了官场的腥风血雨,求皇上赐我归乡安居。”

    皇帝生生怔在那里,几乎动弹不得,他万万想不到,他费尽心思算计的人,放弃权利放弃的这般干脆,而他信任的人,却是真正的豺狼虎豹。

    ——

    穆侯楚出了宫,便见凌风已经在外面等着他了。

    “主子,就这样交出大权,对主子也不利啊!”

    穆侯楚淡声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何时说过要交出大权了?”

    “可主子把相印都交上去了······”

    穆侯楚冷哼一声:“相印不交上去,皇上如何信我?我将大权交上去,皇帝最终也不可能将那么多的大权都握在自己的手里,他也没这个本事打理,最终不还得找人拿着权?不过这次他应该学精了,怕是要把大权分散,给不同的人来拿着。”

    凌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眼睛一亮:“主子暗地里养在朝中的能臣,现在能用了!”

    穆侯楚冷笑一声:“朝野上下都是我的人,大权交给谁,最后不都是落在我的手里?”

    大乾朝穆相权倾朝野,并不是一句戏言,这么多年的处心积虑,朝野上下早被他暗地里换了血,大半都明里暗里是他的人,皇帝要换谁,最后不都是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