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28章 他会信才有鬼!

第328章 他会信才有鬼!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外面好的很,醒了便准备回家吧,你一整日没回去,你爹怕是也担心的很。”穆侯楚直接翻身下床,给她拿了衣裳细细的穿。

    心禾现在浑身酸疼的厉害,便由着他给自己穿。

    “直接就回去了吗?”心禾诧异的道。

    虽说他昨日就说了,今日便能回去,但是真的面对,倒是还是有几分不可置信。

    “嗯,我都安排好了,放心。”穆侯楚低着头,给她一颗一颗的系上盘扣。

    心禾看着这男人这般认真的模样,心里都跟着暖了几分,她不是没见过他认真的样子,之前她还未回乐元侯府的时候,他整日里赖在她家,连公文都搬来了。

    他看公文的时候,便是认真的很,但是眸中少有这般小心翼翼的温情,反而有几分淡漠。

    他对着那一排细细的盘扣这般认真的眸光,反倒让心禾这肚里的火气消退了几分。

    “你昨夜出去了?”

    穆侯楚终于给她弄好了那一排扣子,这才抬头看她:“你昨夜醒过?”

    心禾摇头:“没,但是猜也猜得到。”

    “我去见了一下皇上。”

    心禾心里一紧,连忙道:“皇上可有为难你?”

    “没,我只是给陈阁老上了点儿眼药,现在陈府大概已经遭殃了。”穆侯楚声音凉薄的很。

    他当初留陈阁老一命,便算是还他养育的恩情,不论怎么说,将他从一个无能的小孩变成今日这般的,陈阁老到底算是占了几分功劳,虽说他的目的也不单纯,但是这世上的人,不都是互相利用?

    陈阁老收留他的目的不单纯,他选择投靠陈阁老的目的也不单纯,算是彼此彼此了。

    只是他有心放他一马,陈阁老自己不知好歹,那也不怪他不客气了。

    “皇上能这么容易的就放过你吗?”心禾哪里这么好骗,想必他还隐瞒了什么。

    穆侯楚无奈的笑了笑,这个小女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聪明,什么事儿都瞒不过她。

    “我交出了相印。”穆侯楚道。

    心禾瞪圆了眼睛:“你交了权?!那怎么行!”

    “放心,我自有安排,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这些事情我若是都不能处理好,拿什么护着你?”穆侯楚揉了揉她的额发:“乖,我先送你回府,其他的事情,不必太操心,一切有我。”

    一句“一切有我”,便让心禾原本慌乱不安的心瞬间安稳了,只要有他,便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太操心的。

    心禾这才意识到,她不知何时起,已经开始习惯性的依赖他,不论在外多强势,面对他便自觉的收敛锋芒,甘心站在他的身后,让他帮他抵挡风雨,这样的变化,她不知是好还是坏,但是她知道的是,她已经别无选择,她此生唯一能做的,也只有相信这个男人。

    “嗯。”心禾点点头,笑了。

    穆侯楚给她穿好了衣裳,便带着她从山里出去。

    出了这荒山,穆侯楚便带着她快马加鞭,直奔乐元侯府而去。

    心禾看着外面热闹起来了的人群,心里不知为何有些失落。

    穆侯楚察觉到了她的情绪,便问:“怎么了?”

    “我昨日在那药泉边上的小屋里住着,早醒的时候有种自己回到了杨罗湾的错觉。”心禾轻笑着道:“安宁的很。”

    可此时她却知道,并没有回去,她依然在这里,这一团腥风血雨里。

    穆侯楚捏了捏她的手心:“等嫁给我,我给你安宁。”

    “嗯?”心禾疑惑着想问呢。

    谁知前面人群突然传来一阵骚动,官差的呼和声大的很:“都让让,都让让!朝廷侵犯押运!谁敢挡道!?”

    心禾愣神之际,便见一辆囚车从人群里出来,里面押送着的人,不正是陈阁老吗?

    那押送的人是禁军的人,那头子一眼便看到前面骑在高头大马上的人是谁,忙不迭的翻身下马,跪地抱拳:“属下见过穆相!”

    这一句话,惊的陈阁老那失去了神采的眸子骤然一闪,惊恐的抬眼看向前方,季心禾安然无恙的坐在马上就算了,穆侯楚竟然也没死?!

    “你,你,你·······”陈阁老几乎要吐血,在见到穆侯楚的这一瞬间,脑子里的无数疑点,此时瞬间全解开了!

    这个男人,竟然没死!

    穆侯楚却十分淡然的无视了他惊恐的目光,淡声对着那跪拜的人道:“起来吧,正事要紧。”

    “是!”那人连忙起身,冲着手下做了个手势,那囚车随即给让了一条道儿。

    穆侯楚一夹马腹,便带着心禾飞奔而去。

    陈阁老死死的瞪着穆侯楚,一口血都几乎要喷出来,气的浑身都哆嗦,本以为已经胜利的结局,没想打这般轻易的就被扭转!看着这男人安然无恙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他就知道,他完了!

    ——

    穆侯楚直接将她送回了乐元侯府。

    乐元侯早就急的团团转,那小厮瞧见心禾,便忙不迭的跑进去通传:“大小姐回来了!大小姐回来了!”

    乐元侯都等不及心禾进府去,便跑了出来,一脸的焦急:“心禾啊!你可真是要急死我了,这一整日你去哪儿了?”

    心禾顿时有些不知说什么,昨日的事情,怕是一件都不能跟她爹说。尤其是·····和穆侯楚在外面呆了一夜的事儿。

    穆侯楚面不改色的接过了话头:“心禾昨日被污蔑刺杀贵妃,心里难受,便自己去散心了,我昨日找到她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便在外面呆了一夜才回来,侯爷不必担心。”

    乐元侯看了穆侯楚一眼,冷哼一声:“那便罢了!”

    他会信才有鬼!

    心禾有些犯愁的看向穆侯楚,这下可好,本来她爹对穆侯楚就没好感,现在可算是好感度负分了,这婚事还没成呢,可别让她爹反悔了吧?

    穆侯楚却掀了掀唇,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随即对着乐元侯道:“我将心禾送来,便要进宫一趟了,劳侯爷挂心了,我先告辞。”

    乐元侯府吹胡子瞪眼的瞪了他一眼,转身便进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