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32章 这等绝色

第332章 这等绝色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摆了摆手:“罢了,此事暂且不提了,眼下婚事还有铺子上的事儿都等不及,老夫人说今日叫人送嫁衣来给我试穿,一会儿直接让人进来吧。”

    说着,便顿了顿,才接着道:“这两日就赶紧将出嫁那天的珠宝首饰都挑拣的差不多,等后日的时候,你帮我瞒着府里,我出去一趟。”

    小玉点点头:“奴婢明白。”

    心禾对于这试穿嫁衣事情,已经没什么特别的兴趣了,所谓一回生二回熟,第二次自然没了第一次的惊喜感,再说了,这嫁衣试穿了也不是给穆侯楚看,她就更没什么兴致了,只瞧着合身就行了。

    对于婚事吧,她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要求,在她看来,她现在跟嫁给穆侯楚没两样,那日在药泉的事儿······他虽说有故意坑她的意思,但是她最后的妥协便代表着她也已经认可了。

    两人都行了夫妻之实,并且她也认可,这虚礼也都没什么打紧的了。

    在她看来,这与其说是一场筹备已久的婚礼,却不如说,这是一个即将到来的离去。

    在这个离去到来之前,她或许没有太多时间去处理完毕所有的事情,但是也要尽可能的完善,否则,也不安心。

    ——

    转眼两日过去,心禾几乎都被老夫人安排着试穿嫁衣,挑选首饰,筹备婚礼,直到这日黄昏时分才借口说自己身子有些不适,躲过了。

    小玉看着正对着镜子换男装的心禾,此时的心情也是紧张的很:“大小姐,这么出去,真的能行吗?万一被发现了······”

    大婚之日可没几日了呀!

    心禾笑了笑:“没事儿,我就出去一会儿,我已经跟老夫人说了我身子不适,你就在房里呆着,有人来便说我休息着不能打扰,明白了吗?”

    小玉这才点点头:“是。”

    心禾穿戴好衣裳,换了身男装,便直接翻窗而出,手脚轻快的悄声出了侯府。

    本打算出了侯府便直接跳上马车往花街去的,谁知刚刚翻墙出去,随后便被一只手臂给勾住了腰身,轻松一带便到了某人的怀里。

    心禾情急之下一手劈向那人的面门。

    穆侯楚抓住了她的手臂,低声道:“你谋杀亲夫啊。”

    心禾瞪圆了眼睛看着他:“你怎么在这儿?!”

    穆侯楚捏了捏她的小脸:“我怎么不能在这儿?就知道你要出来,早就在这儿等着了。”

    心禾气恼的道:“是你你干嘛不出声?吓死人!我还以为遇上了变态!”

    穆侯楚笑了一声:“就你这身手,真变态早就绕道走了。”

    说罢,便抱着她脚尖轻点,便上了马。

    心禾诧异的道:“你知道我要去哪儿?”

    “今日不是花魁大赛吗?今晚你特意偷溜出来,不是为了这事儿还能是什么?”穆侯楚轻哼一声,睨了她一眼:“看看你这一身,穿的什么样子。”

    心禾讪笑道:“我就去看看,毕竟怜儿的表现,我也很不放心呐。”

    穆侯楚一夹马腹:“以后要去这种地方,只能由我陪着。”

    马儿一路飞奔,直接进入了花街。

    今日这花街热闹的很,要知道,这万花楼一年一度的花魁大赛,那其实也算得上是京城的焦点所在了。

    万花楼的大堂里,已经搭起来了高高的台子,这万花楼更是熙熙攘攘的人,热闹的不得了。

    就算要进场,都得先付一人五两银子,才能有机会进去一睹姑娘们的芳容。

    心禾付了钱都觉得一阵肉疼,忍不住啧啧道:“这得赚多少钱呐?就看场戏也不至于一人五两银子吧!”

    穆侯楚淡声道:“这万花楼在京城算是数一数二的花楼,还有你的那个怜儿姑娘坐镇,见一面都是天价,你以为别人让你白看戏。”

    心禾轻哼一声:“罢了罢了,咱今儿倒是要看看这戏到底值不值的了这十两银子!”

    说着,便拽着穆侯楚的袖子进去。

    那老鸨一见心禾来了,便连忙笑着迎上来:“哎哟喂!这位小公子今儿又来啦?这是特意为了怜儿来的?”

    心禾笑了笑:“那是,我自然是要给怜儿姑娘捧场的。”

    老鸨转头看向了穆侯楚,瞧着这般俊朗的容颜,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位是······”

    穆侯楚抬眸一个冷眼扫过去,那老鸨吓的脸色一白,连忙将打量的视线给收了回去,怕是多看一眼,自己这双眼就得被挖了似的。

    老鸨一见这气势便知道是自己惹不起的大人物,连忙殷勤的道:“既然如此,二位跟着我楼上请,正好还留了有雅间。”

    心禾一拍扇子:“好!”

    这二楼的雅间的确要舒坦多了,空旷不说,看楼下大堂的台子也是清楚的很,更重要的是,不用跟人挤了。

    心禾坐在楼上一边磕着瓜子儿,一边听着楼下的人声音沸腾的议论着今日这花魁大赛。

    “哎,你说今儿这花魁大赛,该是哪位姑娘夺魁?”

    “哼!这还用说,自然毫无悬念,还是那位怜儿姑娘了!怜儿姑娘连续九年夺魁,艳压群芳,根本没话说!谁能比的过怜儿姑娘的才貌?”

    却突然有个人像是压低了声音似的道:“那可不一定,我打听到消息说,这万花楼的老鸨,暗戳戳的培养出了个新姑娘,模样那叫一个水灵,听说比之怜儿,还要更胜一筹!名字,好像叫含香。”

    “当真!?”这话一出,所有人都跟着提起了兴趣,连忙问道:“若是当真有这等绝色,为何不早早的放出来?”

    “你懂什么?就是因为是绝色,所以才要压到花魁大赛的时候放出来,这样艳惊四座,才好卖价啊!我敢打包票!这位新的姑娘,今儿肯定夺魁!甚至啊······还没**呢!”男人说着,便色眯眯的笑了起来,显然很是期待。

    “啧啧,要当真如此,今日这花魁大赛倒是有的看了。”

    “不然咱现在就开个赌局,就说,到底谁能赢!我就押含香!你们押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