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34章 她才不可怜

第334章 她才不可怜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怜儿姑娘虽说美则美矣,不过这岁月不饶人啊,从前还觉得怜儿姑娘漂亮,今日一件这含香姑娘,才知道什么叫天仙下凡,更何况,人家还是个雏儿!”一个男人露出了猥琐的笑声。

    “这么一比较啊,怜儿姑娘当真是不行了,毕竟年岁在这儿了,哪儿比得上含香姑娘青涩娇嫩?在这风尘之地混迹了这么久,通身都沾染上了一股子烟尘气息,没了半点当年清纯烂漫的模样,完全不能比啊!还好我押对了人。”

    “嘿嘿,我方才还听说,有个傻大头,直接给怜儿姑娘押了一百两!这人,现在怕是悔的肠子都要青了!”

    大堂里议论声再次沸腾了起来,含香才刚刚表演结束,这场面,俨然就有种胜负已定,完全没必要再比的感觉,吵吵闹闹,再没了先前心平气和看表演的心思了。

    含香娇羞的从台上退下去,心里更多了一抹得意,她才六岁就被卖进了万花楼,如今十六,十年苦学才艺,就只为了今日这惊鸿一瞥,十年来,她见证了怜儿的无限荣耀,从九年前的一蹴而就,到持续九年的高高在上,在这京城,便是京中名媛也无人能与她争艳。

    不知多少人为了她挥金如土,为了她疯狂!

    这样的荣光,终于,轮到她身上了。

    含香唇角牵起一抹得意的笑,略带奚落的语气问:“怜儿姐姐的人呢?怎的还不打算登台?要是再拖下去,怕是外面的客人都懒得等了。”

    伺候她的小丫鬟连忙道:“怜儿姑娘大概是快要出来了吧。”

    正说着,便见怜儿在几个丫鬟的簇拥之下从一个房间里出来了,一身火红的长裙,妆容都一改从前清丽,反而有些浓墨重彩,乍一看只觉得眼前一亮,毕竟突然改了风格的怜儿,让人觉得惊艳的很。

    怜儿媚眼一挑,在这艳丽的妆容之下,衬的越发的美艳妩媚,通身的妩媚气质,也不是含香这样一个年纪青涩的小姑娘能有的,这种经过岁月的积淀,专属于成熟女人的气质,怜儿把控的恰到好处。

    美而不艳,媚眼如丝,竟生生将眼前这年仅十六的,气质清纯的含香还生生压下去几分。

    含香走的她从前清纯脱俗的老路子,这一身仙女装,她不是没穿过,只是男人们向来如此,只看新人笑不闻旧人哭,此时巴巴的看着含香流口水的时候,哪里还记得她从前也这般惊艳,哪里还记得,他们从前同样夸过她如同天仙下凡,气质超群?

    就连这个名字,怜儿,也是为了迎合那群男人的胃口才取的,她其实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名字,怜?她有什么可怜的?稍稍勾勾手指,便引来无数人为了她砸钱,一个媚眼便能让那些男人心甘情愿的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便是京城名媛,九年来也没能从她手中争过这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声。

    她才不可怜!

    可她没有办法,老鸨说,这男人啊,就喜欢柔弱的女子,你取名怜,让他们怜,他们才更喜欢你。

    可到头来呢?时过境迁,饶是她这般出彩,也只短短九年的风光,这风光一过,便是另一个女人来顶替她的位置,继续扮演这个角色。

    而这次,她偏生要赌一赌!毕竟她已经被逼到死角了,能不能翻身,也只看这一战!

    阿怜挑了挑眉,笑了:“你这般关心我,倒是也难得,有这个闲心思,不如关心关心自己吧,听说今儿是你的第一次露面,到时候**之夜叫价太低,也是没脸的很。”

    含香看着她这一身妆容,心里忽而有了不妙的感觉,看着她的眼神都多了几分警惕:“不劳你操心。”

    “我自然是不操心,就怕你年纪轻,经受不住打击。”阿怜掀了掀唇,牵起一个妩媚的笑,随即便转身出去,登台。

    含香脸色都白了,转头便拉住了一向疼爱她的老鸨:“妈妈!你看阿怜!她竟这般咒我!”

    那老鸨却是呆愣愣的盯着阿怜都看傻了眼,阿怜是她一手带出来的,她自认为对阿怜这些姑娘,都是再了解不过的,阿怜的美丽,她更是不可能不晓得,可她却是头一次发现,阿怜还可以拥有这样的美。

    更是猛然发现,这个本已经打算被她遗弃的棋子,却能够突然焕发这样的精彩。

    老鸨慌忙从后台走到了前面,生怕错过了阿怜的表演,今日的夺魁大赛,怕是有转机!

    “接下来登场的,便是阿怜姑娘!”

    小厮一声报幕声响起,大堂里的人却并没有太安静,反而都顾着各自讨论方才含香姑娘天仙般的身姿,对这个已经看了长达九年的面孔,显然没了当初的那份热情。

    或者说,这份热情,已经转移到了含香身上。

    可随着阿怜一身红衣,举着一只蒲扇半挡住脸款款而出的时候,整个大堂都随之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这,这,这是阿怜姑娘?!”

    阿怜虽说半挡着脸,只露出了一双妩媚娇艳的眸子,轻轻一挑,便似乎有摄魂夺魄的本事一般,只引的人呼吸都一滞。

    “阿怜今日为大家表演舞蹈,名曰,贵妃醉酒。”阿怜牵唇一笑,美眸也跟着染上了笑意,更显得媚眼如丝,她声音轻柔,带着媚意,饶是这么短短的一句话,都像是抓心挠肺。

    大堂里的众人都惊呆了一般,瞬间沉寂下来,呆呆的看着台上这个和从前几乎完全不一样了的美人,凝滞了许久,才爆发似的突然响起一阵喝彩:“好!”

    她是阿怜,可她却已经不是阿怜了。

    “这真的是阿怜吗!?我没看错吧!瞧瞧这气韵,跟从前全然不同了,若非是提前自报了名姓,我真以为是什么新姑娘!”

    “啧啧,果然阿怜姑娘还是厉害,那一双媚眼,哎哟喂,可真是让人抓心挠肺的!这才只露了双眼睛,若是露全脸,还不知是何等惊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