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38章 不知是害羞,还是心虚

第338章 不知是害羞,还是心虚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穆侯楚一身红衣,玉冠束发,比之从前阴测测的样子瞧上去要明朗了几分,也不知是这艳色的衣裳衬托出来的,还是他今日心情的确不错。

    前面大堂内,乐元侯坐在正上首,连被禁足的孙氏,此时也被放了出来,好歹心禾成亲,要辞别父母才能福全,不然也是不吉利。

    尤其是穆侯楚本就无父无母,这边女方家还缺一个母亲,才真是太不吉利了。

    穆侯楚在小厮的带领下阔步从府门口进入大堂,一路上不知多少小丫鬟巴巴的凑在一边瞧着,就只为了看一眼这传说中狠辣无情只穿墨袍的穆相,难得穿红衣的模样。

    就在他走过的那一瞬,便是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小丫鬟们激动的手舞足蹈的:“那是穆相啊!我的天!我这辈子都没想到,这位煞神还能有娶妻的时候,这一身红衣,也实在是······”

    太俊美了!

    但是饶是私下里说,小丫鬟也不敢说出俊美二字,要知道,穆侯楚最恨别人说他美。

    “从前一身墨袍,瞧着气势都阴测测的,让人都不敢直视,这一身红衣,反而显得柔和了好多,真真的有几分······少年意气风发的样子。”

    已经要二十五的男人了,却头一次有了专属于少年的意气风发,便是当年他十六高中探花,骑着高头大马游街的时候,也没有这般明朗的模样,反而是阴测测的气势,让人瞧着丝毫不像是十六岁的少年,反而像一只狼,一只稍不留神,便能咬断你脖子的狼!

    可尽管如此,这个俊颜无双的男人,还是在十六岁那年高中探花的一次游街,成了京中万千少女心上人,风头全然压过了走在他前面的状元和榜眼,一时名噪京城。

    转眼九年过去,少年依然是那个少年,气势却是一天强过一天,等到走到丞相之位的时候,京中便已经几乎没人敢直视他了,周身的渗人的气势便能让人望而却步。

    九年来没有任何亲近的女人,唯一一个所谓的青梅竹马陈易凝,知情的人都知道,也不过是偶尔能和穆侯楚说上几句不咸不淡的敷衍话而已。

    直到二十五也没有成亲,所有人都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有女人了,谁知现在,却能够爱一个女人爱的如此轰轰烈烈?

    从他第一次在乐元侯府将季心禾揽入怀中,扬言这是他的女人的一刻开始,便是京中无数少女心碎了一地,一步步走来,什么都在变,唯独这个女人的位置没有变,就在今日,这个男人为了她穿上了最讨厌的艳色喜服,一改往日阴沉凌厉的气势,步伐间都带着轻快,如同意气风发的少年郎一般,来迎娶她。

    那些偷看的丫鬟们都不禁看痴了,喃喃的道:“这样的男人,怕是也知道我们家大小姐这般绝色才配得上了。”

    大堂之内。

    乐元侯的心情可跟那些奴才们不一样,这次的婚事,他本就是被逼无奈才答应的,毕竟皇帝赐婚,他们侯府推了一次,不能再推第二次,所以他对穆侯楚的态度自然也不会好到哪儿去。

    穆侯楚阔步进来,便是难得十分规矩的拱手道:“给侯爷问安。”

    乐元侯轻哼一声:“不劳穆相这般恭敬。”

    穆侯楚却似乎是早料到了乐元侯的态度一般,十分从容的道:“侯爷即将是我的岳父,我自当如同对待亲父一般的恭敬。”

    乐元侯一时都有些错愕,这一样高高在上,便是见着王爷都不会抬一下眼皮子的穆侯楚,今日却能对他这般恭敬耐心。

    乐元侯想起心禾说的话:他待我很好。

    乐元侯心里总算是舒坦了几分,也信了几分,轻咳一声道:“坐吧,我让人去请心禾了。”

    穆侯楚微微垂着头,拱手道:“多谢侯爷。”

    可过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了,还没来人。

    乐元侯蹙了蹙眉,便对身边伺候的小丫鬟道:“让人去请了吗?怎的人还没来?”

    那小丫鬟有些尴尬的压低了声音道:“老夫人方才差人来说话,说正拉着大小姐说体己话呢,让再等等。”

    乐元侯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老夫人是个什么意思,他也猜得到。

    乐元侯抬眼看了看坐在一侧的太师椅里的穆侯楚,他就这么坐在那里,不喝茶也不多说话,等的很耐心,没有焦虑也没有不耐。

    乐元侯深吸一口气,对着那小丫鬟道:“去催催吧,错过了吉时也不好。”

    “是。”小丫鬟小心翼翼的看了穆侯楚一眼,本以为这位传说中狠辣无情的相爷怕是要发脾气,谁知他却坐着安稳如山,没有半点不耐,倒是让她小小的吃了一惊。

    小丫鬟也不敢多呆,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这边老夫人还拉着心禾在说话,老人家操心的事儿多,也心疼她没娘,絮絮叨叨的交代好多事情,连同房事,也悄悄的和心禾说道了一二想,就怕她啥都不知道,到时候受委屈。

    心禾听着面红耳赤,不知是羞的,还是心虚的。

    她和穆侯楚,早就有了夫妻之实,第一次还可以算是无意的,这第二次······

    罢了罢了,此事千万得藏着,应付过去就好。

    至于受委屈,这男人在别的什么事儿上都是舍不得她受委屈,除了房事!简直禽兽!

    心禾心里默默的骂了他一顿。

    便见一个小丫鬟跑了过来,喘着大气道:“老夫人,老爷差奴婢来传话,说耽误了吉时也不好,还是尽早让大小姐上轿呢。”

    老夫人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怎的?那新郎官儿等的不耐烦了?”

    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心禾脸上一排黑线,素来只听说婆媳关系难料理的,今日看来,这穆侯楚和她爹还有奶奶的关系也是难料理的很。

    那小丫鬟却道:“穆相倒是没不耐烦,就在大堂坐等呢,是老爷,老爷怕错过了吉时,倒是不吉利呀。”

    老夫人的脸色这才缓和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