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39章 能不能安分点?

第339章 能不能安分点?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转过头来拍了拍心禾的手道:“他还不算太过分,若是连这么点儿功夫都等不得的男人,嫁了才真是糟心!”

    心禾点点头:“奶奶说的是。”

    老夫人这才笑了,亲手接过了那喜婆手上的红盖头,亲自盖在了心禾的头上,柔声道:“记得奶奶说的话,你是乐元侯府嫡长女,什么都不怕!他日后若敢欺负你,只管和家里说,侯府会给你做主的。”

    “嗯。”心禾也笑了。

    老夫人对着那丫鬟婆子们道:“罢了,也不能再耽搁了,让君明来背吧,送着大小姐出去。”君明就是乐元侯府唯一的嫡子,也是孙氏所出,算是心禾的弟弟,这女孩子嫁人出门子,得由兄弟来背着出门。

    “是!”丫鬟婆子们连忙应声,随后一叠声儿的吩咐下去,匆忙忙活了起来,生怕错过了吉时。

    心禾被人背起来,身边还一堆丫鬟婆子们簇拥着,热闹的不像话。

    隔着老远,穆侯楚便听到动静了,抬头看向了大堂的方向,一向清冷的眸子,此时都染上了几分柔和,多了几分向往。

    没一会儿的功夫,便瞧见丫鬟婆子们簇拥着她来了。

    君明将心禾背到了大堂之中,才让她落地,穆侯楚看着她一身嫁衣,红艳如火,虽说盖着红盖头,看不到脸,却依然让他心都跟着加快了。

    心禾在丫鬟的搀扶下,走到了乐元侯的跟前,跪下:“女儿给父亲辞别。”

    乐元侯眼眶都微红,连忙将她扶起来:“心禾啊,本打算让你在家多住几日,却不曾想,你这么快便要嫁人,日后嫁了人,也要好生照顾自己,切莫让自己受屈。”

    心禾点点头:“女儿明白,父亲也要好好保重身体,照顾奶奶安康。”

    乐元侯本就是不善言辞的人,这会儿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也是怕耽误了吉时,便扬了扬手道:“罢了,快去吧,耽误了好时候也不好。”

    心禾再次行了大礼辞别,这才随着丫鬟婆子们的簇拥之下,让君明再次背着出了门。

    新娘出门之前不能落地,也是规矩。

    心禾被遮着眼了,看不到穆侯楚,但是当她走过的时候,视线划过一个红色的衣角,她便知道是他。

    这次,他没有失约,他来娶她了。

    心禾不禁弯了弯唇角,心里多了一抹欢喜,似乎满当当的幸福。

    心禾在簇拥之下上了花轿,即使隔着这红盖头,她都能感觉到,一道灼热的视线就从未从她的身上移开过。

    穆侯楚定定的看着她,直到她被喜婆扶进了自己的花轿,落下了帘子,一时也没回神。

    喜婆笑呵呵的一甩帕子:“相爷快别看了,等娶回了府里,尽情的看,这会儿还是赶紧启程吧,不然要耽误了吉时了!”

    若是寻常时候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不是死就是残,今日他心情却格外的好,饶是这等打趣,听在耳里也舒坦的很,穆侯楚唇角微不可查的轻勾,翻身便上了马。

    喜婆连忙高喝一声:“起轿咯!”

    迎亲的车队浩浩荡荡,锣鼓声一路上就没停下过,心禾虽说遮盖着眼睛,耳朵也不聋的,单单是听着这声响和人群的嘈杂声,便大概能猜到今日这迎亲的车队阵仗有多壮观了!

    心禾忍不住挑开了红盖头,露出了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四处看了看这轿身,都忍不住啧啧,连个坐垫都是金丝镶边,这未免也太奢侈了吧!说好的节俭持家呢?

    听着外面的声音都热闹的很,心禾也心痒难耐的想要看看外面的情景,可是到底还是没敢掀开帘子瞧一眼,毕竟一大早就被教了规矩,这新娘子若是提前被人看了脸,那可是大大的不吉利!

    心禾无奈的摇了摇头,揉了揉自己被压的那凤冠压的酸疼的脖颈,此时真心羡慕穆侯楚这个新郎官儿,能一身轻松的骑着高头大马游街,看足了热闹不说,还不必像她这般辛苦。

    可此时某位被心禾羡慕的很的新郎官儿,却显然没有享受这种待遇的心情。

    这走过的街道,几乎都是人群簇拥,得官兵开道才能走的过,周边的茶楼饭馆儿,二楼的门窗几乎都是大开,不知多少姑娘叽叽喳喳的指着他叫嚷个不停,他又不是娶她们!

    穆侯楚眉头微微一蹙,掩下眸中的一抹不耐,今日他成亲,他忍了。

    听说大喜的日子见血会很不吉利,虽说他不信这些,但是和她的亲事,他便是不迷信也得迷信几分。

    终于回到了丞相府。

    此时的丞相府也是热闹的很,连皇帝都觉得气闷的是,就算穆侯楚交了相印,朝中百官依然没有一个敢轻视他,甚至他成个亲,都还得巴巴的凑上去讨好祝词,可见他在朝中势力之大,根本不是一个相印交出去就完事儿的!

    穆侯楚几乎迫不及待的翻身下马,从在乐元侯府接到她到现在,他都还没能靠近她几步,她被人簇拥着,还被那个不知名的所谓弟弟给背着,他这新郎官儿反而站在十米开外,想近身都不得,可憋坏了他了。

    喜婆给撩开了花轿的帘子,心禾便见一只熟悉的手伸到了她的面前,忍不住笑了笑,抬手将自己的小手放在了他的手心里,穆侯楚稍稍一带,便将她牵出了花轿,不知是不是故意的,还险些让她撞到他怀里去。

    心禾隔着红盖头轻瞪了他一眼,这男人,大婚的大日子都不能安分点!

    穆侯楚捏着她的小手,唇角都不自觉的勾起,今生今世,他也不松开她了。

    喜婆喜滋滋的上前来:“来来来,牵着红绸,先进了府,行礼了!”

    穆侯楚和心禾各牵着一头红绸,在众人的簇拥之下进入了相府,这里她不是第一次来,可这次却莫名的多了几分紧张,倒是有了几分新进门的小媳妇一般的情绪。

    大堂里更是满当当的人,一向最讨厌人多的穆侯楚,这次但凡到访祝贺的官员,都没有拒之门外,只想在所有人的面前,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也算是弥补从前对她的亏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