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42章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第342章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穆侯楚想到这里,眸光也阴沉了几分。

    “工部侍郎李少卿,禁军副统领赵岩,若是遇上棘手难办的事,可以找他们协作,我不在京中,不可能事事总过问我的意思,也得自己担的起这个担子。”穆侯楚沉声道。

    陈汉良微微诧异,从来不知,这两人竟然也是穆侯楚的人,穆侯楚在朝中暗地里的势力到底有多深,怕是根本难以估量。

    就这样一个人,委身做一个丞相都是可惜了,毕竟那皇帝还是如此的不中用。

    陈汉良定定的抱拳道:“是!”

    “去别桌吧。”穆侯楚端起酒杯喂了一口酒。

    陈汉良现在可是“皇上的人”,和穆侯楚明面上自然不能走的太近。

    “嗯。”陈汉良这才端起自己的酒杯走了。

    陈汉良一走,立马又有不知多少官员巴巴的凑上来。

    穆侯楚感兴趣的,便喝他一杯酒,穆侯楚不感兴趣的,便是一个眼神,便能吓的那人讪讪的走了。

    这宴席一下子热闹的不得了。

    “穆相今日婚宴,能有这么多的朝中官员来庆贺,也是不得了,看来这朝中百官,对于穆相的请辞也是十分不舍啊。”一个爽朗的笑声传来。

    穆侯楚眉头微微一挑,转头一瞧,便看到段阁老正往这边走来,站在他身边的是······段澜?

    穆侯楚面色不变,眸光却是清冷了几分,今日府中宾客众多,他根本没心思去注意这些,倒是没想到,他竟然还敢来!

    段澜看上去略有些颓圮的样子,一想清秀的面容,此时都染上了几分憔悴一般,面对穆侯楚冰刀子一般的目光,却是半点不退却的站在那里,直面他。

    穆侯楚目光转向段阁老:“段阁老今日也抽空特意前来,蓬荜生辉。”

    他不是听不出段阁老语气里的暗讽,朝中官员以他为中心,对于皇帝集权是大大的不利,段家时代只忠心于皇帝,这一点是从来没有变过的。

    党派之争从不参与,只维护当朝皇帝,这便是段家的家训,饶是这冷氏王朝之前,段家也是忠心于仁宗帝的。因此段家在朝野之中,算是清风做派,十分的另类,也十分的受人敬仰。

    穆侯楚知道段阁老维护的是什么,他与他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冲突关系,反而他还借助了段阁老的刚正不阿,让他举荐了陈汉良将大理寺收入囊中。

    段阁老轻哼一声:“穆相难得娶妻,这等大事,早已经轰动了满京城,甚至全国了,我怎可不来?今日便是来说一声恭喜。”

    穆侯楚道:“多谢。”

    段阁老看着他,眸中带着几分探究和不解一般:“我听闻穆相婚宴之后怕是就要离京,可是当真?”

    “自然,我亲自请的旨意。”

    段阁老其实是有些疑惑的,依着穆侯楚的野心,是怎么也不可能放弃这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反而远离京城,去那穷乡僻壤的地方做一个什么悠闲王爷的。

    他这个人,野心大,目的性极其强,他做到这一步,又是为了什么呢?

    当真只是为了那么一个女人?

    段阁老心存怀疑,所以今日才有心来当面探一探他的口风,谁知他回答的如此坦荡,这就是当真要走了?

    段阁老沉声道:“既然如此,穆相离京那日,老夫定来亲自相送。”

    “不劳段阁老费心。”穆侯楚淡声道。

    段阁老转身便走,段澜却是依然站在原地。

    穆侯楚看着他,眸光清冷:“段少爷今日特意来我和心禾的婚宴,觉得如何?”

    段澜眸光微沉:“满城轰动,仪式都不逊色于公主大婚,自然好得很。”

    最后那“好得很”三个字,却似乎是咬牙切齿的从牙缝来挤出来的。

    “哦?”穆侯楚这话的语气里,多了几分玩味,更像是有几分挑衅。

    面对这个从前觊觎过他的女人的人,甚至现在还在觊觎的人,穆侯楚当真是没什么好脾气对他,尤其是·····竟还敢出现在他的婚宴上?!

    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浑身瑟瑟发抖,只觉得此时这空气里的凉飕飕的气势都震破人心了,吓的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当初段家少爷亲自向皇帝求旨赐婚,和黎家大小姐的婚事还被称为天造地设的一对佳话。

    谁知最后还是被穆相给抢了人。

    当时就有官员暗地里说道过了:这段家少爷敢跟穆相抢女人,这不是找死吗?

    现在穆相和黎家大小姐的大婚之日,段少爷竟还敢亲自上门来了,这两人一对上,真的是······

    可就在众人一颗心都紧张的要捏碎了的时候,段澜却是眸光清冷的扫过了穆侯楚一眼,转身便走。

    并没有应对的意思。

    众人只觉得摸不着头脑,有些呆呆的看向穆侯楚,谁知穆侯楚却也淡然的很,只坐着喝酒,只是那幽深的眸光,却是让人捉迷不透的很。

    要说穆侯楚完全不介怀,是不可能的,毕竟他在对于心禾的事情上,可是个很小心眼的男人。

    那个男人,到底陪伴了她一个多月!

    在那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都不知道发生过什么,她对段澜动过心吗?当初坚决的想要放弃他,有段澜的原因在里面吗?

    当初他风尘仆仆的从蓝山城赶回京城,第一眼便看到她对着他笑颜如花,那笑容扎在他的心里,至今也难以忘记!

    如今她既然已经嫁给了他,从前的事情他也有错,这些他自然不会怪她,但是不代表他就能容忍的了段澜!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穆侯楚面色又阴沉了许多,仰头便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手中捏着那酒杯,稍稍用力一催,酒杯便应声而碎,成了一堆渣渣。

    穆侯楚随手扔出去,厉声道:“拿酒来!”

    此时的气氛,更僵硬了······

    一众官员们心里叫苦不迭,这不来也不是,来了也不是!坐在这儿喝酒,更不是滋味儿!什么叫坐立难安?这不就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