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47章 因为忌惮

第347章 因为忌惮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这话说给外人听,不一定明白,但是来福却是知道的,夫人这话的意思,显然是将他当成了心腹,只好好好儿干,以后更好的机会,也多着呢!

    更何况他们家夫人这般能耐,未来不可限量,谁知道,这个青禾小铺,会不会只是一个小小的开端呢?

    夫人越走越好,那自然也是水涨船高,他们这群跟着做事的,未来的可能也就更大!

    来福的眼睛都亮了一亮,定定的道:“夫人放心!小的一定尽全力!”

    心禾点了点头,笑了:“如此甚好,我给了你机会,你也要好好珍惜想,行了,暂且也没什么事儿了,你就先退下吧。”

    “是。”

    来福正要退下,随即却又想起什么事儿似的,顿住了脚步,道:“还有一事。”

    “什么事儿?”心禾问道。

    “今日一早,那万花楼的阿怜姑娘特意来了一趟我的铺子上,说是想给夫人道谢。”来福道。

    心禾诧异的道:“为什么她不亲自来找我?”

    来福讪笑着道:“她说丞相府这种地方,她这种人怕是轻易进不去,所以才来了铺子上,让小的带一句话,说夫人帮了她这一次,她向来是有恩必报的人,日后夫人若是有什么事情相求,必然应允。”

    心禾笑了:“你去回了她,就说上次的事儿,本就是我们互利互惠的事儿,算不得什么帮不帮的,不至于记恩情这么严重。”

    “可阿怜姑娘说,夫人帮的还是要多一点的,毕竟,夫人只不过要一个响亮的招牌,而她得到的,却是一次重生。”来福道。

    心禾笑着摇了摇头:“也罢,她要这么想,就这么记着吧。”

    从此她远走蓝山城,天高地远,哪里还能记得起这远在京城的一个叫阿怜的姑娘?又哪里需要用的上她的这份感恩?

    “是。”

    送走了来福,心禾却突然睡不着了,大概是来福的到来,让她又更加明确了自己要离开的事实,她突然开始想,这个京城,对于她来说,到底算什么?

    从来到这里起,便是风云不休,过的也是心惊胆战,可真正说要走,却也到底多了些许留念。

    心禾牵出一抹笑来,哪里没有留念呢?既然走到了这一步,便接着走吧,左右他陪伴在她的身边,什么事情不是可以接受的呢?

    ——

    直到天色擦黑,穆侯楚才风尘仆仆的回府来。

    “夫人呢?今日她出门没有?”穆侯楚阔步往里走,一边问着后面恭恭敬敬的跟着一路小跑的小厮。

    “夫人今日一直在房里呢,就一个叫来福的小厮来过一次。”小厮恭敬的道。

    “不必跟了。”穆侯楚脚步不停,径直往他们的婚房走去。

    小厮连忙打住了脚步。

    谁知凌风却匆匆跑上前来,抱拳道:“主子,京中一切分布已经安排妥当。”

    他就要离京了,但是对于京城的事情,却是半点也不能疏忽的,京中的眼线重新安排分布,以陈汉良为首的一众朝臣也是各自得了新的命令。

    穆侯楚忽而顿住了脚步,转头看他:“段阁老那边,加派几个暗线,最好暗中成为他的心腹。”

    凌风顿时有些不解的道:“段阁老和主子也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应该不必这般防范吧。”

    “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穆侯楚冷声道。

    “是!”凌风不敢多问,心知主子必然是有他的想法的,他照做就是。

    “段澜呢?”穆侯楚道。

    “段少爷现在在府中静养,昨日他硬生生受下主子的一掌,伤的不轻。”凌风说着,心里都不禁在打鼓,主子问这个做什么?

    穆侯楚面色微沉,牵扯出一抹冷笑来:“呵。”

    凌风忍不住道:“主子既然这般忌惮段少爷,为何昨日不干脆杀了他?”

    凌风跟在穆侯楚身边这么多年,对于他的功力自然是再了解不过的,昨日看上去像是夫人劝了相爷才放过的,可实际上是,相爷根本就没打算杀他。

    若是真的想杀他,拍出去的那一掌,用十成功力,根本等不及夫人来劝,段澜就死了。

    怎可能到现在还能活的好好的?

    穆侯楚冷眸扫过他:“我何时忌惮他了?我需要忌惮他?!”

    凌风腿肚子一个哆嗦,大惊自己说错了话,连声道:“自然不需要!夫人对主子真心无二,小小段澜,根本没什么分量!”

    穆侯楚冷哼一声,这才转身走了。

    凌风站在原地,在风中凌乱,看着自家主子傲娇离去的背影,心里已经泪流满面,自从夫人出现之后,真的是,成也在夫人,败,也在夫人!

    穆侯楚走到门口,便见书兰和小玉都守在门口。

    两人福了福身:“相爷,夫人正睡着呢。”

    穆侯楚轻声推门进去:“你们退下。”

    “是。”

    脚步放轻,缓步走进去,挑开里间的帘子,便见这个小女人蜷着身子缩在那软榻上,身上盖着一层薄毯,已经被她踢到了一边,连睡觉都不安分的小女人。

    穆侯楚在她身边坐下,给她将薄毯重新盖好,看着她安然的睡颜,便是轻叹一声,摇了摇头。

    他为什么不杀段澜?

    因为忌惮。

    不是忌惮段家,段阁老他都不怕,何至于一个没有丝毫势力的段阁老的儿子?

    他唯一忌惮的,不过是她。

    不论段澜从前和她有没有什么过往,段澜对于她来说,至少从来不是敌人,他若是杀了他,怕是会成为她心里的一根刺,相反,若是放过他,段澜就成了一个无关轻重的人,再以后的漫漫数年里,她恐怕想起他的机会都少。

    他也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还有更重要的一个原因,便是他到底不忍心,让她见识自己的残忍。

    虽说不止一个人告诉她,他暴戾又残忍,踩着无数的尸体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她不在乎,他便会在心里暗自欢喜,可听说和见识到底是两码事,她若是哪一日,见识了他骨子里的冷血和残暴,又会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