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51章 更大的计划!

第351章 更大的计划!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关于穆侯楚的身份,季东和小翠,甚至小北也都是知道的。

    所以心禾也不忌讳,便直接说是他辞了官,皇上封了个平阳王,然后封地就在禹州,所以就回了连安镇来了。

    至于为何辞官,为何回来,她不说,也没打算说,一来这京中的局势错综复杂,大哥他们都是性子单纯的人,大概也难以理解,二来,便是她也不想让他们担心,毕竟,她在京中也过的不安稳。

    季东对于心禾的话向来是不做怀疑的,便点点头:“回来了好,回来了咱一家子一起,也热闹。”

    心禾看向季东,眸中都染上了暖意,季东分明都知道了他们不是血亲,却依然事事为她着想,可见是真心把她当亲妹子一般的。

    只是这事儿,她到底是瞒着小北的,小北年纪还小,把她当成最依赖的人,而且这孩子很难有安全感的人,若是告诉了他真相,怕他接受不来,还不如先瞒着。

    反正在这里,也没人会说什么。

    小翠拉着心禾的手,笑滋滋的道:“你们的婚房,我一直给你们收拾着呢,就是季大哥说怕你们哪天突然回来了,没想到,还真回来了。”

    心禾狡黠的眨了眨眼:“这都成亲了小半年了,怎的还叫季大哥?也生疏?”

    小翠面皮薄的很,一听心禾说起这个,脸就红,季东没好气的笑道:“你这丫头,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我方才还听你对侯楚连名带姓的喊着,也没见你多不怕生疏。”

    穆侯楚袖中的手捏了捏她的手心,转头看着她,眸中都似乎带着几分幽怨。

    心禾没好气的道:“谁让他总惹我!”

    季东哈哈大笑了起来,惹的小翠都笑了。

    “对了,咱家青禾小铺生意一直不错,我最近甚至听京城来的商人说起过京城也有一家青禾小铺,我当时都觉得不可思议,咱的青禾,名声都这么大了!”季东笑道:“你既然回来了,这铺子便还是你来经营吧,你大哥脑袋笨,也没什么能耐管一个铺子。”

    心禾哪里不知道季东的心思,他是不怎么喜欢占便宜的人,尤其这铺子本来就是她的,他怎么也不愿意占,她不在的时候帮衬一下,那是兄妹情分,她回来了,他自然要立即交出来。

    心禾却是摇了摇头:“大哥怕是还得继续给我管着,我这次回来,还想着别的打算,这生意上的事儿,我最信得过的还是大哥,大哥若不帮我,我怕是都找不到别人了。”

    季东也是一愣:“你还有别的什么打算不成?”

    心禾笑了笑:“自然是有的!”

    不单单是有,而且算盘还大着呢!

    她的野心已经不再是一个小小的铺面,她想要创造一个城!比京城还要繁荣的城!

    ——

    兄妹几个说话说到很晚,才终于睡下。

    心禾兴许是太兴奋了,到了夜里也辗转反侧的睡不着。

    穆侯楚刚刚沐浴进来,便瞧见她不安分的在床上翻来覆去,还不时的咯咯的笑。

    直接上床,将她圈入了自己的怀里,搂着她道:“傻了不成?高兴什么?”

    心禾趴在他的胸口,喜滋滋的道:“高兴的事儿太多了,一时半会儿都说不过来。”

    穆侯楚不禁笑了:“在京城可难得见你这般高兴过,早知你离了京城会这么高兴,我也该早些带你回来。”

    心禾在他怀里缩了缩身子,笑着道:“回不回来倒是其次,只是经历了事情多了,突然回归最原本,最温馨的地方,就觉得心里踏实了。”

    穆侯楚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既然是你喜欢的,便也无所谓在哪里,不过你方才晚间说起的大计划,可有什么安排没有?”

    心禾从他的怀里“噌”的一下撑起身子坐起来,兴奋的道:“自然是有的!”

    “哦?”

    穆侯楚往后靠了靠,俨然是一副愿闻其详的意思。

    心禾却是得意的扬了扬下巴,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等着瞧吧!”

    穆侯楚无奈的笑了笑:“罢了,随你。”

    正说着,便忽而听到窗外传来两声石子儿砸在窗台的生意,穆侯楚面色微微一沉,将心禾按进了被子里:“乖乖睡觉。”

    心禾探出一双眸子来,眨巴下眸子:“是你的暗卫来了?”

    “嗯。”

    穆侯楚披上衣裳出去,便果然见暗卫已经在门外等候。

    “什么事?”

    “京中的密函。”暗卫双手呈上。

    穆侯楚随手拆开,看了看,面色微沉,将信收入了袖中,这才道:“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是!”

    屋里,心禾正百无聊赖的等着。

    瞧间穆侯楚进来的时候,便脸色似乎不大好的样子,其实他心情好不好,是不会轻易写在脸上的,那一张脸,对旁人很难表露情绪。

    可他周身的气势,却是会明显的变化。

    “怎么了?可是京中出了什么事?”心禾忍不住问。

    穆侯楚沉声道:“还能是什么事?沈家想争权,皇帝想集权,各自打着各自的算盘,我们走了,这朝中反而更忙了。”

    心禾顿了顿,才道:“其实倒也不算是一件坏事,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如今你算是退到了局外,坐山观虎斗,等着看看,谁胜谁败岂不是很好?”

    穆侯楚微微点头:“也是这个道理,但是沈家若是赢,却是棘手的很,所以,还是得稳住皇帝的位置。”

    换言之便是,那个位置,就算被人觊觎,也只能被他觊觎,否则其他任何人登上那个位置,对他都是大大的不利。

    心禾幽幽的叹了口气:“就算离开了京城,这京中的是非却依然在这里,躲也躲不开的。”

    穆侯楚瞧着这小女人难得多愁善感的样子,忍不住笑了,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你既然这般忧愁,咱不如不同他们争,自己来。”

    “什么?”心禾愣了愣。

    穆侯楚捏着她的小脸道:“你此前还许诺我说,要还我一座比京城还要繁荣的城,不会是骗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