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57章 穆小白兔

第357章 穆小白兔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你一个女孩子家,刚来这儿人生地不熟的,还去打探这方面的消息,当心被人卖了就是。”心禾这会儿想想也是觉得棘手的很。

    吴掌柜知道的基本都告诉她了,她现在想知道的,就是花满楼的内部确切情况,吴掌柜对花满楼本就不甚在意,又不是内部的人,怎么可能知道?

    可她想要打探,便只能靠自己,难不成,得找穆侯楚借个暗卫用用?

    心禾正有些犹豫着,便见一直沉默的小柴火突然站出来道:“我去!”

    心禾笑了笑,摸摸他的头:“你个小孩子瞎参合什么?”

    小柴火却是十分坚持的道:“就是因为我是小孩子,才不起眼,很容易偷溜进去,也不受人重视,也不怕被卖到里面去当花姑娘!”

    心禾“噗嗤”一声笑出来:“你还知道花姑娘?”

    小柴火眸光却是认真的很,丝毫看不出动摇:“我可以的!”

    心禾歪着头想了想,瞧着他这般坚持的样子,倒是也不想扼杀他积极性,让他去试试也无妨:“那好,你想去便去吧,机灵点儿,若是被人抓住了就乖一点。”

    小柴火像是不服气的样子:“我不会被抓住的!”

    心禾挑了挑眉:“咦,你上次不是还在公主府被我抓住了?”

    小柴火脸上一红,却是梗着脖子道:“那只是······”

    心禾却哈哈笑着摆了摆手:“罢了罢了,不逗你了,今晚你就去,到时候我等你的好消息,嗯?”

    “嗯!”

    花楼的事儿已经有了主意和安排,宅子的事儿吴掌柜答应帮忙留意一下,她今日的事儿算是忙活完了。

    心禾这会儿闲着也是闲着,便又在街上晃悠了一圈儿,这个熟悉的街道,就是让人觉得格外亲切些。

    晃悠了一圈,便又去了一趟青禾小铺,看了看铺子上的生意,这才回家去。

    她还得回去准备一份花楼的计划文书,这事儿轻怠不得,她还是很忠实的。

    心禾回到村里的时候,几乎满村人早已经知道了她回来的消息。

    只是大家看着她的眼神······嗯,怎么有点儿怪怪的?

    “心禾!你回来了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还是今儿早上小翠跟我说起,我才知道了的,你也真是,半点消息都不露,可见是根本就忘了我了!”红芹突然瞧见了心禾,便欢喜的跑过来拉着心禾的手话家常。

    心禾咯咯笑道:“什么时候敢忘了你?只不过昨日和家里说话都说到晚上,今儿一早又出门办事,送小北上学,也是忙得不得了,正打算这会儿回来了就找你呢!”

    红芹笑嘻嘻的道:“果然你还是记得我。”

    一边说着,便又突然变了个脸色似的,冲着心禾挤眉弄眼的道:“心禾,我听说你千里追夫,最终将你相公给追回来了?可真是厉害了呀!”

    心禾瞪圆了眼睛:“什么?”

    “你可别装了,咱姐妹两个你还想骗我不成?你也不想想,咱两从前的交情,我可是把我那未婚夫的事儿,全都跟你说了,你倒好,走的不声不响的,我还怕你出事儿呢,结果现在才知道,你原来是去追穆楚去了吧。”红芹贼兮兮的笑着,很是暧昧的样子。

    “你听谁说的?”心禾呆在了那里。

    她千里追夫?分明是某个不要脸的混蛋不远千里跑来跑去的缠着她!

    “穆楚呀!今日村里人得知你回来了,好多都上门来拜访,穆楚接待了,虽说话也少吧,但是大家伙儿都高兴,所以就有嘴碎的多问了一句,他当初不是逃婚了么?怎的又回来啦?然后······”

    心禾面色都僵硬了几分,森森然的磨了磨牙:“穆!侯!楚!”

    穆侯楚在后院都似乎听到了心禾气急败坏的声音。

    果然没一会儿的功夫,便见这个炸毛的小野猫冲了进来。

    心禾瞧着某个不要脸的男人竟然还安逸的在树荫下的躺椅里看书!顿时火冒三丈。

    “穆侯楚!谁让你乱散布谣言的?!我什么时候成了千里追夫了?你个不要脸的混蛋!”心禾张牙舞爪的冲着他扑上去。

    穆侯楚唇角勾着笑,却是轻易的抓住了她的手腕,轻轻一带,便让她失去了重心,摔倒在了他的怀里。

    木质的躺椅发出“吱呀”的一声响声,两人便一起躺在了里面。

    穆侯楚一手扣着她两只手腕,一手搂着她,很是无辜的眨了眨眼:“怎的一回来就这么大气?”

    心禾磨着牙:“你最好别给我装傻!红芹都跟我说了,你竟然对外说你是我千里追夫追回来的?!”

    穆侯楚更无辜了:“没有。”

    心禾挣扎着要起来打他,穆侯楚只好无奈的道:“今日不少村里人上门拜访,我向来不好客,却也想着是你家的客人不好推辞不见,所以硬着头皮接待了,可她们实在是太吵,一群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我都没耐心听。”

    心禾的脑海里立马浮现出一副穆侯楚被三大姑六大婆子围在中间,承受着此生从未有过的热情洗礼······

    心禾突然觉得好笑。

    这位在京中周围一米之内都不敢有人靠近的煞神相爷,旁人在跟前连大气都不敢出的人,一向最讨厌吵闹的人。

    竟还真能忍得了?!

    心禾心里虽说笑了,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反而虎着脸道:“所以你就胡说八道?”

    “我可没说,这都是她们说的,我没耐心听,就胡乱的应和着,她们说什么就随便应下了,谁知她们竟猜出了这么一个戏码来,我当时也没听清,你怎的能怪我?”某位“穆小白兔”很是委屈巴巴的道。

    心禾心软了几分,没好气的道:“这下好了,全村都知道我巴巴上赶着嫁你了,我多亏啊!”

    穆侯楚连忙哄着:“哪里亏了?”

    其实穆侯楚说没听清,肯定是假的,他虽说懒得应付,但是听还是听了的,故意应和下来,其实也是很想要这个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