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59章 记仇的很

第359章 记仇的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不过他不打算告诉她这些,这些事,在他交出相印的时候就已经放下了,实在是没有必要再去多说,也惹的她跟着烦忧。

    “偶尔听说的,”穆侯楚道:“我亲自登门,找陈阁老,找他谈了一笔交易。”

    “十两银子的救命钱,换十年后千倍万倍的还他。”穆侯楚冷笑一声:“不然你以为,陈阁老这种人,会是平白无故的帮人的性子吗?想要他的区区十两银子,都得用数倍的代价来回报。”

    心禾揪紧了他的衣襟,似乎能感受到他从前过的多不好:“那你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陈阁老当初收养的孩子不止我一个,战乱的年代,到处都是活不下去的小孩,随便挑拣一番,便能够找到一堆,三百个孩子,关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吃饭倒是不愁,也会有人专门来教武功,那时候谁都不知道自己以后的命运是什么,还以为我们会成为陈阁老养的侍卫。”

    “难道不是吗?”心禾诧异的道:“不然教武功做什么?”

    “半年时间,能学多少?最多也就一个基本功,教武功,是为了看出谁的天资好,”穆侯楚冷笑一声:“三百多个孩子,陈阁老只要一个。”

    季心禾忽而觉得后背发凉:“其他的呢?”

    “死了。”穆侯楚冷声道:“半年后,他说我们之中只能活一个,让我们自相残杀,用这半年学到的本事,给自己的生路杀出一条血路来。”

    穆侯楚定定的看着她:“我就是从那三百个孩子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唯一一个。”

    也是陈阁老最看重的药引。

    心禾面色一白,她前世也算是做尽了亏心事,从小被训练的时候,最惨的便是被扔到原始森林和野兽搏斗,但是她有队友相互扶持,她的师傅比谁都希望他们全能够平安出来,并且练就一身好本事。

    可她从未想过,这世上还有如此残忍的人,让三百个孩子自相残杀,年仅六岁的穆侯楚,便已经经历了这些吗?

    “之后他便十分致力于培养我,因为他的药物不一定能研制的出来,如果不能研制出来,将我培养成一个得力的鹰爪也是赚的,从六岁,到十六岁,十年来,我每日的生活就是习武,读书,最终中了功名,陈阁老顺势让我进入了朝野,想让我成为他在朝中的一个牵线木偶。”穆侯楚冷笑一声:“可惜,他还不够格。”

    进入朝野,短短三年,他便已经完全脱离了陈阁老的掌控,并且将他踩在了脚下。

    穆侯楚从小就知道,这世上只有权势才是最真的东西,只有拥有权势,才能拥有一切,因为他恨透了一无所有。

    可自从遇到她开始,这一切都似乎不那么重要了,这个小女人,在他的心里,早已经是凌驾于一切之上。

    心禾趴在他的怀里,低声道:“我也好后悔,为什么没能更早一点遇到你。”

    可惜,这种想法永远不可能成立,其实老天爷对她也算是不薄了,至少在她来到这个时代的第一天,便是遇到他。

    已经足够幸运。

    “现在,也不算晚。”穆侯楚掀了掀唇,能遇到她,拥有她,娶到她,他已经知足了。

    他反倒庆幸他现如今才遇到她,否则若是在他羽翼还不够丰盈的时候,他多怕保护不了她,就想当初,面对那老奴被人打的险些丧命,他却也无能为力,他也恨透了,那时候无能的自己。

    “嗯。”

    “心禾。”穆侯楚突然道。

    “嗯?”心禾抬头看他。

    穆侯楚抚着她的脸,道:“你可知道我多不放心你?”

    “什么?”心禾被他这突然不着调的话给弄的懵了一懵,呆呆的道。

    “我已经二十五了,你却依然还不足十七,从前没长开倒是罢了,如今模样出落的一天比一天好,你可知道我多怕你又被人个惦记上了?”穆侯楚抚着她的脸的手忽而顿住,捏住了她的脸。

    兴许是从前营养不良,这丫头长的就是显小,分明都嫁了人的人了,还像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似的,他怎么都显的老牛吃嫩草!

    心禾疼的龇牙咧嘴,没好气的掰开了他的手:“放心吧,知道我有这么个残暴的相公,想必没人敢惦记我!”

    穆侯楚凉飕飕的一笑:“最好如此。”

    如今放手让她在外面随意的闯荡,虽说也是不想拘束她,但是但凡让他知道那个不知死活的男人趁机盯上她了,他非得挖了他的眼珠子才行!

    正说话间,便听到外面传来了小北的声音,大概是他下学了,心禾立马从穆侯楚的身上爬起来:“不说了,小北回来了。”

    “姐姐,姐姐!”小北一回来便飞奔往后院跑,随后扑到她的怀里,险些没让她摔着。

    “你这孩子,读了书还学不会稳重,怎的乱跑乱叫的?”心禾虽然说这责问的话,却是没有半点责怪的语气,反而带着几分宠溺。

    对于这个唯一的弟弟,她是当真责备不起来。

    小北委屈巴巴的道:“我下了学便去了铺子上,大哥却是姐姐早就回家了,我怕大哥骗我,我就立马赶回来了。”

    心禾瞧着便是心疼的不行,摸了摸他的头:“大哥说话还能骗你不成?我不在家能去哪儿?”

    小北却低着头,嘟囔着道:“大哥骗过我,上次我说要找姐姐,他就骗我说,等我乖乖吃饭,乖乖睡觉了,姐姐就在家里等着我了,谁知我怕照做还是没有等到姐姐。”

    心禾微微一愣,便见季东满是无奈的笑着道:“上回他实在想你,便闹着不吃饭,要去京城找你,我便哄他说等他好好吃了饭,第二天一早你就回来了。唉,这小子,可真是记仇的很!”

    季东说着,便还捏了捏小北的脸。

    心禾心里也是跟着一涩,小北从小也没娘,心里也是没有安全感,早把她这个姐姐当成了娘亲一般重要的人,她独自去京城,却不知这孩子在家苦苦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