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61章 最终还是得让步

第361章 最终还是得让步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瞧着这两个年纪一般的孩子彼此初见还算和谐,心里也算放心了点儿了,其实让小柴火给小北当书童,也不是随便挑的。

    小北的性子,是随了季东了,为人本分又乖巧,脑子里也没什么弯弯绕绕的,这样的性子单纯,心禾其实挺欣慰的,但是太单纯了,在外面总容易被不知觉间欺负了。

    小柴火就不一样,他是个很有算盘和主意的人,他跟在小北的身边,至少不会让他被人白白算计了去。

    原本她唯一担心的,就是两人性格怕不合,毕竟小柴火性子算是比较闷一点的,小北也不大爱和生人说话,可她却没想到,小北第一次见他便这么高兴,看来她的担心也是多余的了。

    心禾笑道:“好了,小北你先写字,小柴火你随我出来吧。”

    “是。”小柴火跟上。

    到了旁边的小阁里,心禾这才问起正事儿:“你去了一趟花满楼,可有什么收获没有?”

    其实她看着他回来这么早,便猜到八成是已经有收获了。

    小柴火正色道:“我潜入了花满楼去查看了一番,那边的确很颓圮了,上下甚至都没什么管制,有许多姑娘甚至被别家挖走了,就留下些个很算念旧的撑着呢,不过我听说,似乎那花满楼的东家也觉得这生意做不下去了,正想着直接将这花满楼给处理掉呢。”

    心禾摸了摸下巴,唇角轻勾:“嗯,倒是个好时机。”

    这做生意吧,一来讲究手段,二来讲究运气,这两者能兼得,那也是你的本事。

    “我还听说,那东家已经联系到了几个买主,其实也不是转让花满楼,而是直接卖地皮。”

    心禾疑惑的道:“这花满楼的地皮不就在花街上?何必非要卖地皮不直接转让呢?毕竟这地皮在花街上,也只能用来开花楼啊!”

    小柴火道:“大概是花满楼现在的招牌已经被搞臭了,下家不会乐意用。”

    心禾了然的点了点头,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那花满楼的东家不乐意将招牌也让出来就好。

    心禾笑道:“这事儿办的不错,喏,赏你的。”

    心禾说着,便随手在手边的碟子里拿了一块绿豆糕,送到了小柴火的手上。

    小柴火愣了愣:“啊?”

    心禾咯咯笑了起来:“得了得了,这一碟子都是你的,拿去吃吧,小北最爱吃这个了,我想着你们小孩子大概都喜欢这些东西。”

    “多谢夫人。”小柴火恭敬的道。

    心禾笑道:“以后你就跟着小北,方才你也瞧见了,他性子好,但是你也不能看着他性子好就欺负他,你素日里跟着他当书童,其实也就是个玩伴,每日跟着他上学去,还能跟着读书,其实也算是件大好事儿,只要你安安分分的做,没什么不能的。”

    小柴火眼睛都亮了几分:“我知道!”

    心禾轻叹一口气,这才道:“我也知道你年纪小,心思多,估摸着怕自己没用就被我丢弃,你也别总担心这些,要知道,能被我丢弃的人,只有一种人,那就是背叛我的人。”

    心禾最后一句话,带着几分凌厉之色。

    小柴火微微一滞,随即正色道:“我不会!”

    心禾笑了:“既然如此,你便可以随意一点,不必每次都这么紧张,我又不吃人。”

    小柴火抿了抿唇,随即道:“可我还是想要帮夫人做事,夫人救了我,我理所应当的报答,而且,我也觉得,夫人是做大事的人,跟着夫人做事,也能学不少东西!”

    心禾微微有些诧异,方才她问小北,要选择经商还是读书,小北一时都难以选择,这个孩子,却似乎已经目的明确,可他真正想要学的,到底是经商之道,还是她的手段呢?

    心禾弯了弯嘴角:“好。”

    她本来就喜欢有野心的人。

    ——

    小柴火上次打探的事情很多,心禾这会儿对花满楼的了解也不少了,便想着正儿八经的走一趟,看看能不能谈下来这桩暗地里的买卖。

    晚上的花街灯火通明,虽说是比不得京城的花街热闹,但是却也不差的,心禾一身男装,十分驾轻就熟的摇着扇子走在这花街上,冲着那些对他丢手绢儿抛媚眼的姑娘们满嘴含笑。

    穆侯楚跟在她的后面,看着她这副资深嫖客的样子,脸色不禁有些发黑,心里也是无奈的很,娶了这么个不安分的小女人,也不知是他上辈子积了多少福,或者积了多少恨。

    “哎呀你走快点儿,慢了那些姑娘就以为你对她们有意思,会围上来的,到时候她们搂着你往花楼里带,你也不好意思拒绝了是吧?”心禾十分有经验的样子,干脆拉着穆侯楚快点走。

    穆侯楚手上一用力,便将拽着穆侯楚走的心禾一下子给拉到了自己的怀里,声音凉飕飕的:“我看你很有经验啊,来上瘾了?”

    心禾连忙从他怀里挣出来,左右看了看没人用奇怪的眼神看他们,这才连忙安抚这个容易炸毛的男人:“我哪里上瘾了?这种地方,我可不乐意来!这不是为了生意嘛!”

    穆侯楚轻哼一声,这才继续抬脚走:“不知是谁上回在京城就跟我说再不往花街走一步了。”

    心禾讪笑着道:“哪次?我怎么忘了?”

    穆侯楚捏了捏她的脸,皮笑肉不笑的掀了掀唇,眸中却染着无奈:“季心禾,你说我能拿你如何是好?”

    他再如何不答应又能怎样?也不可能折了她的双翼,最终还是得让步。

    正说着,便已经走到了花满楼的门口了,这花满楼的生意,相比其他花楼的生意的确要冷清许多,门口都没什么客人,连招揽客人的姑娘,也是没精打采的很,怏怏的样子,显然这样没落的生意,已经让她们意志力消沉。

    心禾摇着扇子,和穆侯楚大摇大摆的进去的时候。

    她们显然都是愣住了,这两人瞧着面生,但是模样却难得的好,关键是,通身的打扮气派来看,也必然是大户啊!

    这样的人,怎的偏偏挑中了她们的花楼?